松滋100网 首页 松滋文化 党史书简 查看内容

雪山草地红旗飘

2014-5-20 11:45| 发布者: zana| 查看: 3169| 评论: 0|原作者: 贺炳炎|来自: 贺炳炎纪念文集

摘要: 1936年6月,红二方面军长征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以后,两个方面军浩浩荡荡,继续北上会中央。四方面军在前,二方面军在后。我们六师(二军团)担任全军的后卫。经过甘孜高原,翻过大雪山,通过了川西北大草地 ...

  

19366月,红二方面军长征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以后,两个方面军浩浩荡荡,继续北上会中央。四方面军在前,二方面军在后。我们六师(二军团)担任全军的后卫。经过甘孜高原,翻过大雪山,通过了川西北大草地。这是一个艰苦的历程。它显示了我们红军是拖不垮,打不烂,能战胜任何艰难困苦,最后取得胜利的英雄部队。

 

甘孜城下英雄誓师

 

    会中央,与一、四方面军大会合,早已使我们望眼欲穿。它一直是我们从湘西出发,经历千山万水,克服一切困难的动力。与四方面军会师那天,甘孜高原上下了一阵六月雪,大地一片白茫茫。两支革命部队会合在一起,真是高兴非常,又唱歌,又跳舞。当地藏族居民,也载歌载舞,在雪地里夹道欢迎。当时的电台不好,消息不灵通,大家还以为这里就是中央呢!但是有些疑问:中央是毛主席在领导,怎么这里又钻出了个张国焘的中央呢?一天,贺龙同志对我们一些师级干部说:“同志们!这里是张国焘搞的假中央,他在进行分裂党的罪恶活动,真中央是毛主席在领导,已经到了陕北。为了抗日,我们必须马上北上,与真中央和一方面军会合。”我们非常愤恨张国焘的罪恶活动,盼中央的心情也就更加迫切了、恨不得长上两只翅膀,飞过雪山草地,回到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怀抱中去。在任弼时、关向应、贺龙等同志的斗争下,张国焘的阴谋失败了。两个方面军紧密地团结起来,明确地提出了“会中央,一、二、四方面军大会合”的口号,积极准备北上。

    我们的准备作仓促而简单。说仓促,是时问短.我们必须很快出发,趁大雪封山之前,通过雪山草地,否则就有被困高原的危险。说简单,是指最起码的必备物资也弄不到。甘孜这个地方,人户不多,驻军却不少。不仅油、盐、糖、辣椒无处去买,就连必需的粮食——青裸或者牦牛,用枪也换不出来了(藏民最喜欢枪)。经过多方努力和内部调剂,每人才弄到很小一袋青稞面。这就是我们过雪山草地唯一可靠的粮食。出发前,大家经过讨论,自觉地订出了用粮公约,每顿只能用一撮炒面冲水喝,尽量掺野菜充饥。大家都知道这次行军将比过去更为艰苦,可是大家的情绪却特别高昂,到处都可以听到这样的豪语:“草地再宽总有边,雪山再高总有顶。国民党反动派的飞机大炮都没有阻挡住我们前进,雪山草地能把我们怎么样

一个初秋的早晨,我们怀着会中央的火热心情,踏着甘孜高原上的冰霜出发了,,英雄们的足印,顺着色达以南,沿着炉霍、道孚以北的草地伸向大雪山。

 

雪山英雄

 

    甘孜高原上,几乎成天是雾沉沉。时风,时雨,时雪,有时出点太阳,叉热得头皮发胀。一连几十天,有些同志的体力不支了。干部的牲口全给了伤病员和体弱的同志骑。那时,我的右臂负伤锯掉后,伤口虽未痊愈,但年轻力壮,牲口也给了走不动的伤病员。忽前忽后,和战士们一路走一路聊天。战士们经常问我:“师长,快到边了吧?”一个共同的心愿是早点走出草地,快些会中央。

    一天午后.云飞雾腾,前面突然出现一座大山。顿时,沉寂的草原欢腾了:

    “同志们加油!走出草地啦!”口号声此起彼落,前呼后应。部队很快就到了山脚。这就是纵横川康边境的有名的大雪山脉。一方面军己翻过它的南段,我们现在要走它的北段。

    我们在山下宿营了。山边撑起一排排五颜六色的帐篷。帐篷很简单,一块被单,中间竖上一根杆子,四角甩绳子一拉就成了。既不能挡风,也不能避寒,仅能略遮霜露。战士们一堆一堆地围在篝火旁,一面用缸子煮野菜吃,一面谈论着过甘孜草地的胜利和关于雪山的一些离奇传说。谈着谈着,就在篝火旁睡着了。

    黎明,朝阳从东边射过来,大雪山巍峨险峻的巨影投射在我们身后的草地上。

    山上的积雪,闪闪发光,我们踏着兄弟部队踩出来的雪路,迎着瑰丽灿烂的朝阳,奋勇向山上攀登。

  我们越上越高,自然景物不断更换。开始还有参天的古树、矮小的树丛和葱绿的小草,最后什么生物也没有了,尽是横七竖八的风化石。,随着自然景物的变化,呼吸越来越困难了。每走几步,就得站着喘一下气。就连善于爬山的骡子,也喘着粗气,走几步停一下。气候越来越冷了。汗透的衣服变得冰凉,冷气侵入。冷,要求人走快点,可是越快呼吸越困难。快到山顶时.天气突然变了,倾盆大雨夹着冰雹打下来,淋得连气都透不过来。大家三个两个一起,拉着扶着往上爬。有时由于两个人都气微力衰,就同时倒下,再也爬不起来,可是他们一个个神态如生。有些死去的同志,还跟活着一样,互相搀着手,或是肩靠肩地坐在路旁,或一前一后坐着,后者的手臂还搭在前者的肩上。这些伟大的战士虽然长眠在雪山上了,但他们的形象,却永远印刻在我们的记忆巾。当时,大家只有一个思想:“共同战胜雪山草地,一起会合中央。”干部则是想尽一切办法把部队带出去会中央。因此,我们的干部,只要还有一口气,总是鼓舞大家前进;只要自己还能走得动,总是扶着体力难支的战士往上爬。十六团政委汤成功同志,在长征途中,不仅没骑过马,而且在他的身上不是扛着机枪.就是背着步枪,或者扶着战士行军。在这艰难的雪山顶上,他又冒着雨雪,喘着气,一歪一晃地背着体弱的战士前进。正是这种伟大的思想和精神,使我们战胜了雪山草地,回到了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怀抱。

    当爬上山顶时,已经暮色苍茫。山上奇寒,空气稀薄,我们不能在山上宿营,必须连夜赶下山去。下山不像上山那样吃力,可是结了冰,特别滑;夜又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加上我们都缺乏营养,害夜盲症的很多,下山根本看不到路,只好一个拉一个,慢慢地往下摸,往下滑。一个失足,就会有四五个摔下岩去,真是寸步艰难!

天明时,终于到了山脚。然而迎接我们的又是茫茫无边的草地——这就是著名的川西北大草地,今天的阿坝藏族自治州、稍微休息以后,我们又带着战胜雪山的骄傲前进了。

 

草地红心

 

    自从渡金沙江以来,我们走的路,就一直是草地、雪山,雪山、草地:现在是最后一个大草地。大家都鼓起精神,尽量把步子放大一些,腿动快一些,希望很快突破这最后的难关。但是,饥饿和疲劳使我们无法走快。粮袋一天天瘪下去,步子一天天慢起来。当我们到达草地的中心——阿坝时,绝大多数同志的粮袋都已经空了。每个人都怀着极大的希望,想着能在这里弄到一些什么吃的.、可是这里虽然有几户人家,但主人早已不在了:希望落空了,只有到森林里去打野兽,找点菌子、松子充饥。可是这里有山无树,山上已经踩出了纵横交错的小道,证明兄弟部队曾不只一次地在里面找过东西了。

    这时只有个别干部还剩下·些粮食。说起来,剩下一些粮食真不容易,出发时不分干部和战士,大家带的粮食一样多,因为干部少吃粮食多吃野菜才剩下的。面对着当时的严重情况,剩有粮食的同志都主动提出:“集中起来,分给大家。”可是粮食少得可怜,加上供给部儿匹牲口驮的一些粮食,每人才分得了大约一把炒面。

    炒面很快吃光了,我们只好杀牲口吃。能杀的牲口吃完了,就吃皮斗笠。后来,一切皮的东西都吃光了,较轻的伤病员就从牲口下来拉着干部说:“把牲口杀掉吧!我怎么能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倒下呢?”如果你要劝他继续骑牲口时,他就会非常生气地说:“难道要我背叛革命吗?”在这种形势下,谁也无法使他再跨上牲口,只好实现他这种革命的要求,把牲口杀掉。

    一天,我们来到噶曲河边。一连几天的秋雨,噶曲河涨水了。波涛滚滚,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由南向北,直奔黄河而去,深不可涉,更无船只。秋雨丝丝地下个不停,河水还在上涨。全师同志集结在河岸上,焦急地望着河对岸。

    不过去是不行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多停留一天,就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困难。我们决定在河上拉起一根绳索攀渡过去。当同志们知道这个消息后,未等指挥员下命令,就自告奋勇地出来100多人,要求担任架绳索的任务。大家纷纷把绑腿解下来,把唯一的而且当帐篷的被单撕掉,一齐动手,很快就拧成了一根大绳索。

    高原上的河水,冷得刺骨头,流得又急。同志们两个多月不曾吃饱肚子,更未沾过油盐,身体都很虚弱。绳索又沉又重,要在滔滔洪水中把它拉过去,架起来,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我们从100多个同志巾,挑出了十来个比较壮实些的同志,担任这一艰巨任务。泅渡开始了,一连几次都被急流冲了回来,有两个同志终因体力不支而牺牲了。为了继续前进,为了实现烈士的志愿,剩下的同志,仍然一次又一次地试验着。有一个同志冻僵了.别人用体温把他暖和过来以后,一看绳索还未架过去,又不顾劝阻地参加泅渡,,经过种种试验和搏斗,终于在噶曲河上架起了一道英雄的绳索。

我们攀着这根用同志们的生命架起来的绳索,渡过了汹涌澎湃的噶曲河。在长征的道路上,我们战胜了一道难关。

 

突破最后一关会中央

 

    过了噶曲河,日子更加艰难了。不仅在我们身上找不到一点可以吃的东西,沿途连可以吃的野菜、野草也很难找到。我们只好见到青草就尝,不管苦的辣的,都吃下去。可是这些不知名的野草野菜,往往不仅又苦又辣,有时还会碰到一种怪昧,使你非常难受。一次,我费力地拔起一株野草,看上去又嫩又鲜,满以为可吃,一尝,上当了,又涩又麻,连嘴皮、舌头都木了。我呸的一下,连忙吐掉,还一个劲地吐唾沫。政委廖汉生同志在旁边嚼着一株勉强可以吃的野草,看到我那种难受的生气的样子,他不禁笑了:“呵,生气了?有什么办法,为了活下去,为了会到中央,还是要尝呀!”当然还是要尝。在这种时候,只有不知名的野草,是唯一支持我们取得胜利的粮食。由于尽吃野草,不少体弱的同志在慢长的路上倒下了!在这艰难的时刻,动员大家吃野革野菜,想办法“活下去会中央”,说明突破这最后一关就是胜利,是我们最重要的一项政治工作。每次宿营后,团长、政委来汇报时,除了汇报行军情况外,更主要的就是研究如何战胜困难,把部队带出去会中央,介绍鉴别毒草的办法。他们一回去,就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做起动员工作来,使大家在最困难的时刻,能看到胜利,树立起“活下去会中央”的信念。这样一来,群众性的政治思想工作也活跃起来了。

每当有人因碰到难吃的野菜而赌气不吃的时候,别的同志就会劝他:“吃点吧!不吃怎么能走出草地会中央呢?”“突破这一关就好了。…你看!我们隔中央不是又近了一天吗?”或者晃动着手巾的野菜:“大家看,这种野菜很好吃。”说着,挪动自已的身体和对方靠在一起,亲手把野菜塞向对方的嘴边:“来,吃一点!”被动的人,总是开颜一笑:“好,我吃!”三两下就塞到嘴里,一面嚼着一面又继续去找野草野菜,准备第二天的食粮。一天,从前面传来一个消息,说:“和一方面军会师了!”这个意外的消息,在大家身上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饥饿和劳累一下都消失了,一拐一拐地直往前奔。跑了一阵,却什么也没看见,只是在我们右侧出现了一条大道——这是一方面军、党中央、毛主席在草地上踩出的一条大道:原来所谓“会师”就是说我们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虽然还没有和一方面军见面.但是大家已经看到了长征胜利的曙光。同志们尽力提高嗓子,嘶哑地喊出:“加油!我们走上了毛主席的道路,很快就要出草地了。”

    没多久,我们就到了上、下包座。从此我们甩下了一望无边的草地,登上了毛主席在长征诗中所写的“更喜岷山千里雪”的岷山地区。

    从包座出发,虽然还是没有粮食吃、但是比起雪山草地来要好多了。运气好,有时在地里还能找到一星半点燕麦穗,或者胡豆杆。同志们的情绪也越来越活跃了。我们又当了好几天“活神农”,终于登上了天险腊子口,胜利地到达了甘肃的哈达铺。

    这时,军部和一方面军在环县会师了。不久,我们又继续北上,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展开了神圣的抗日战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收藏 邀请
下一篇:雁门关伏击上一篇:板栗园阻击

最新评论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