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布新帖

[散文] 1983年,我刻骨铭心的记忆

1935 0
发表于 2023-8-4 10:50:00 | 查看全部 阅读模式
1983年,我刻骨铭心的记忆
   
1983年,那是一个流逝了许久许久的年份。亲爱的同龄人,你当年身处何方?是在大学校园吮吸知识的芳香?还是在三尺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抑或是在沸腾的车间操作机器?是在广袤的田野上挥洒汗水?还是在绿色军营里苦练报国本领?
1983年,那个流逝了许久许久的年份,你问我在哪里?我可以噙着泪告诉你,那一年,我依旧在高考落第的泥潭里苦苦挣扎。是朋友倪德启“搀扶“了我,更是那个不知名的小邓妹妹“搭救”了我。
1983年,我被命运捉弄了一次次的内心,烙印着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1983年小满时节,江南大地麦浪滚滚,阵阵麦香直钻我的鼻孔。5月下旬的一天,身为民办教师的我,坐上开往鄂西北车城十堰的班车,兴冲冲地奔赴武汉音乐学院(当年称湖北艺术学院)设在十堰的考场赴考。年过“弱冠”的我,为这一次艺术考试做足了功课。每天除了备课、上课、管理班务之外,只要有空,我就捧起资料贪婪地啃乐理。节假日加班加点练习乐器,对我来说,成了家常便饭。我为什么这么拼?我要努力“跳农门”,我要“一考改变命运”!
哪晓得,“有心栽花花不发”。命运,多舛的命运,在我21岁的年轮里,又一次跟我开了个玩笑——复试榜上竟没有我!我的强项根本没有发挥作用!
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啊!上榜的考生自然眼角、眉梢都是“笑”,而我呢,一名落榜生,自然脸上是苦,眼里是愁,甚至五脏六腑都是苦水横流……
要知道,从1978年参加高考角逐开始,我已经为“跳农门”奋斗了六年,失望了六年啦!
六月的十堰,太阳光十分耀眼。我无力地坐在一个石凳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不争气的眼泪顿时盈满了眼眶……
艺考落榜了,人还是得回去呀。可是掏掏口袋,早已一无所有。幸好一位枝江同考朋友手里剩点钱,仅够买两张十堰到襄樊(后改为襄阳)的火车票。他大方地出了钱,并说到了襄樊你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我知道他的难处,连连点头说“谢谢”。到了襄樊,我拎着旅行包,背着小提琴盒,和另一同考朋友、学小提琴专业的倪德启联系上后,他把我带到他襄樊家中,他一路安慰我,我还是一路哭丧着脸。在倪德启家吃了午饭,我让他把我送到襄樊火车站,准备混上从襄樊到枝城的火车……
在襄樊找到倪德启,我实际上是想向他借钱买火车票回家,但见到他后,我嗫嚅着嘴唇,又不好意思开口。他也只是以为我复试落榜,情绪低落,需要极力安慰而已。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不一会儿,下起了小雨。从襄樊到枝城的火车早已开走了,没办法,我只能蜷缩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盼望着有一线回家的希望。天花板上的灯光白得刺眼,外面的小雨一直下个不停,中午在倪德启家吃的一点东西早就消化光了,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响。复试落榜了,回去民办教师的位置还会给我留着吗?母亲生病还躺在医院,四个幼小的弟妹们孤单无助……此时,我突然想起宋代词人秦观《踏莎行郴州旅舍》中的几句词:“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秦观被贬后感到前途渺茫,我落榜后不也是眼前黯淡?
已经下半夜了,我冷得发抖,便站起身动一动。我将小提琴盒打开,拿出我的宝贝小提琴,将小提琴擦了几遍,琴盒就开着放在脚前,开始卖艺行乞了,指望能讨到回家的车票钱。试了一下音,就开始拉琴,一首一首地拉,把十年来所练过的曲子拉遍。有些旅客围过来看我拉琴,但没有一个人放一分钱在琴盒里。现在想来我当初的做法真是太幼稚了,那时只有讨米要饭的,哪有讨钱的呢?黎明前的火车站候车大厅空荡荡的,只有稀稀拉拉十几个乘客。音响效果特别好,我熟悉的旋律在大厅上空回响。那阵阵琴声,不就是我那时凄苦的心声吗?如今39年过去,那凄美的音乐和哀伤的情景依然清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人群中突然出现一位扑闪着大眼睛的小姑娘,姓邓(可惜名字我记不清了),14岁,山里人,个子矮小,明显的营养不良。她已经站在我面前很长时间了,最后她终于笑着开口,一个清甜的女孩声音,一个纯正的襄樊山里人的土语:“这位大哥哥,你拉得可好听呢!”
我把考音乐学院的准考证给她看,准考证上有我青涩的照片和音乐学院鲜红的公章印,壮着这个准考证的胆子,说:“没钱买车票回家了,从襄樊到枝城的火车早已走掉了。”
小姑娘说:“我也是去枝城的,我枝城有亲戚,他就住在枝城的码头边。过一会天亮了,就会有去枝城的货运火车经过这里。我带你爬上去!”“能行吗?”“能行,我经常这样干,没有出过钱。快点,跟我走!”我将信将疑,赶紧收好小提琴,随小姑娘来到火车站外面。不一会就响起刺耳的汽笛声,是火车进站了。她拉着我开始跑,有很多人都在跑。火车渐渐慢下来,直到停止,小姑娘飞身跳上最后那列车厢,转身将我的小提琴和旅行包接住,双手拽着我的手。我腾地一下,立马爬了上去。
原来这是一列运煤的火车。我只好在煤堆中间找个地儿,把旅行包搁在上面,然后坐下,偶尔闭下眼睛。呼呼的夜风直朝我扑来,我赶紧把身体蜷缩成一团,根本没有安睡的可能。
火车在铁轨上哐当哐当地爬行,我的心始终被这哐当哐当声叩击着,落榜的痛苦一直纠缠着我。到达枝城已是黄昏时分,阴雨连绵不停。从枝城火车站到码头还有很长一段路需要步行。“小杨哥哥,你跟我来,我知道怎么走。”小姑娘说着,撑开一把红色的小雨伞,她什么时候拿着伞呢?我不知道。我别无选择,毫不犹豫地和她相依在那把小小的红雨伞下面,向着枝城码头疾行。
来到枝城的长江码头,雨已经停了,天色渐渐好一些。我望着停在江边的小机船,已经看到了希望,明天早上我就会回到我的家乡。我看看站在我面前的小妹妹,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她是那么纯洁美好,只是一个劲地单纯地笑。我们在大堤上玩了一会,我把那张音乐学院的准考证送给她作为留念,准考证上有我青涩的照片和鲜红的音乐学院的印章。小妹妹带我到码头的候船室,嘱咐我不要乱跑,她要去亲戚家一趟。
等到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她来了,双手捧着一碗饭走到我面前,说:“小杨哥哥,我亲戚做的饭,我端一碗来,给你吃。”我望着那碗饭,上面有几根青菜。我有些傻呆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碗饭。她双手捧着那碗饭,伸向我,又说了一遍:“给你吃!”“饭”?这个我已经模糊了30多个小时的概念。我已经30多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完全不知道饿了。我颤动着双手接过饭,慢慢地、慢慢地吃,眼泪“叭叭”地往碗里滴落……上帝啊,小邓妹妹是你打发的小天使来护佑我的吗?没有这小天使的帮助,我不知道会在襄樊城里流浪到什么田地。多少年来,小邓妹妹善良纯朴可爱的形象一直深藏在我心底,她成为我深深祝福的小天使。
一路跋涉回到家乡江心村,已是太阳偏西时分。家门前,满脸晒得黝黑的父亲,正和我的几个兄妹在用连枷“噼噼啪啪“地打麦。要是搁在以往麦收时节,我一定会边打着连枷,边吟诵南宋诗人范成大的诗句:“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可今儿个情况不同,我又一次落榜了。“妈好点了么?”我问父亲。父亲说好点了,大丫头在医院照顾着。小弟突然告诉我,村里把我的民办教师拿掉了。我吃惊地问道:“真的?假的?”父亲说是真的。
我拖着疲乏的双腿去村办小学,恰好校长与教务主任在里面谈笑。见了我,他们的脸立刻拉长了许多。教务主任冷冷地说:“你考大学,考中了吧?”我……没考上。”我低低地说。校长“哼”了一声:“我们这个庙小,装不下你啦!“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我冲着校长、教务主任吼了一通,在学校旁边的小卖部赊了二斤烧酒,请学校饭堂师傅做了两个青菜,和师傅两人三下两下将酒喝光了。我收好被子帐子和脸盆,还有一大堆书,肩扛手提,走出校门。不料腿脚发软,一头栽倒在校门墙角,一时悲从中来,借助酒劲,嚎啕大哭。哭了几个小时,哭声惊天动地。那些民办老师、校长、村干部们都能听得到我撕心裂肺的哭声,可我的面前只有几个呆呆地站在那里看我哭的小孩子。
这就是1983年我人生的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最艰难的1983年,是我一生之痛。1984年我考上大学后,倪德启兄弟专程来学校看过我。顺便多说几句。2020年我们重新联系上后,倪德启说,后来收到你到家后给我写的一封信,我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心里难受得要命。好的是我们兄弟的坎坷经历让我们变得无比坚强,在这样没有靠山的社会里站住了脚跟,并干出一番大事业,足矣!
这段故事只能一次性地从我人生中经过,也早已在我记忆中封存,现在不小心被突然打开,立刻就成为我深深的隐痛。苦难的1983年,是我人生大转折前的阵痛。天底下谁能料到,又经过一年努力,1984年我真的“范进中举”,跳出农门,步入音乐学院的殿堂,从此开始了我人生的艳阳天!
在武汉音乐学院学习的日子里,我将小邓姑娘与我的真实故事讲给同窗好友周世波听,他感动得流泪,后来他写了一篇短篇小说,题目叫《小杨哥、红雨伞》,在学院《无名湖》文学杂志上发表。大学毕业时,周世波同学在我的毕业册上留言……从此我将难得再听见《小杨哥、红雨伞》的故事了!这样吧,约个时间,或是老了,我无论如何也得找你再讲一次。当然,那时我们的桌子上必须放着一瓶老白干!
小邓妹妹,你在哪里?
扬声,本名杨深泉。指挥家、音乐家,武汉音乐学院音乐教育指挥专业毕业,美国南加州浸会大学神学院音乐艺术硕士、教牧学博士。现任美国华人青少年交响乐团指挥,圣地亚哥海韵合唱团、春之声女子合唱团、华美教会诗班指挥,广州爱乐乐团客座指挥,武汉音乐学院客座教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生活在松滋,爱上100网!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建议联系

yun@songzi100.com

松滋百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站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法律相抵触的言论!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站立场!
  • 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 2012-2024 松滋百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2023001510号-3 鄂公网安备 42108702000062号

关灯 在本版发帖
扫一扫添加微信客服
QQ客服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