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散文】闲情二题------刘远军

2022-07-06 11:44 浏览 3347 《洈水网刊》 使用道具

闲情二题

刘远军



听贵州小蓉儿唱歌


三月之夜,市民健身中心华灯璀璨,温润的风轻拂面庞,风中还传来优美而伤感的歌声:“我吹过你吹过的风,这算不算相拥?我走过你走过的路,这算不算相逢?”这么好的歌词,这么美的旋律,不经意之间戳中我的泪点,我朝着歌声的方向,找寻,聆听。


隔了几天,刷手机视频,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挎着一个小音箱,拿着话筒,穿梭在一个大排档,问一个中年大叔,要不要点一首歌。大叔问她会不会唱“我吹过你吹过的风”,姑娘说歌名叫“《听闻远方有你》”吗?大叔连声说对对对。大叔又问点一首歌多少钱?姑娘说十元就可以了。大叔又说只要你唱得好,我给你一百元。姑娘笑着说十元就够了。音乐响起,姑娘开嗓唱了起来:“听闻远方有你,动身跋涉千里,追逐沿途的风景,还带着你的呼吸……”姑娘的演唱很投入,真挚多情,似乎在诉说自己一段美好的初恋,虽千里追寻却无法牵手那个鲜衣怒马的翩翩少年。隔着屏幕,我似乎能感受到姑娘的气息和心跳,想像岀“所谓佳人,在水一方”的意境。一曲终了,大叔鼓掌赞许,拿岀一张百元大钞双手恭敬递到姑娘手上,姑娘几次推辞后方才收下。这个视频我反复看了好几遍。对于这类草根歌手,我以前特别喜欢朱之文和王二妮,此时又多出了这个不知姓甚名谁的姑娘。


再刷手机,关于这个女孩演唱的视频越来越多。在灯火阑珊的夜市里,她为失恋的女孩唱《白狐》,失恋女泪水滂沱,举杯痛饮。她一边唱一边轻抚失恋女的后背,分文不取。在猜拳行令的酒局中,她为豪横的大叔演唱《一路向北》,大叔掏岀一大叠钞票相赠,她不为所动。在热闹公园里,她牵着她母亲的手演唱《阿爸阿妈》。在天桥下在闹市里,面对行色匆匆的人群,她自信优雅地演唱,在椰树下临水边,娇花照影,她对着美景轻歌曼舞。她从贵州偏僻的乡村走到繁华遍地的海南三亚,落脚的地方就是她的舞台,拿起话筒就开始歌唱。她是林中的百灵鸟,她是现代的艾斯梅拉达。


对这个女孩我不禁生出几分怜惜。在人生最美的芳华里,背井离乡,来到繁华的都市,为生计打拼。每个黎明醒来,她不知道今天要去往何方;沉重的夜幕里,没有一窗灯光为她预留。她没有亲人朋友,没有街坊邻居,她只是一个孤独的过客。她面对的始终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行走在茶楼酒肆,和客人打招呼总是陪着笑脸小心翼翼。遇到轻薄狂妄之徒,轻则伤及颜面自尊,重则生命安全有虞。而我们都市的年轻人,上班豪车代步,归家父母侍候,食甘饫肥,养尊处优。二者天差地别,不可并提。


同时对她又多出几分尊重。这个女孩长相俊美,亭亭玉立,穿着打扮端庄得体,不像其他女艺人身着奇装异服,亮肩露脐,波涛汹涌,动作表情夸张挑逗,追求性感媚惑。她给我的印象是清而不寒,娇而不媚。如山野的百合,如山涧的溪水,如三月的春风。更值得赞赏的是她的音乐天分与素养。她的歌声有如天籁,高音通透响亮,如旭日喷礴而岀,低音低沉浑厚,如乳燕呢喃。高低音转换自然,如行云流水潮涨潮落,声线如秋水一般纯净。她能娴熟地演唱上百首歌曲,能满足不同听众的需求。闽南语歌也唱得非常地道。更重要的是她对音乐的痴迷与追求永不停歇,如《听闻远方有你》说的那样:“我从来不曾歇息,像风走了万里,不问归期。”


后来才知道,这个流浪歌手竟然是一名网红,粉丝量高达29万人,对此我不由心生敬意。她的网名叫贵州小蓉儿,真名叫韩蓉,黔西南州人,29岁,毕业于贵州职业技术学院。凭独特音乐天赋,以优美嗓音真情演唱在酷狗音乐平台上,依靠翻唱《女儿情》《坚强女人花》等歌曲而岀名走红。她演唱的小视频点击量动辄上百万。如《听闻远方有你》点击量高达240万。可以说是贵州小蓉儿带火了这首歌。


出于好奇,我又上网了解了关于《听闻远方有你》词曲作者。这首歌的词曲作者是同一个人,他叫刘钧,甘肃定西人,也是一名网络歌手。他曾谈起这首歌的创作缘起。他说大家都认为《听》是一首情歌,其实不然。这是一首怀念他奶奶的歌曲。小时候奶奶对他特别疼爱,经常牵着他的手,行走在村里那条路上去小卖部给他买吃的,给他讲故事。奶奶去世时,他没见到她最后一面,为此抱憾终身。现在回到村里依然走在那条路上会自然追忆起奶奶,因此写下了这首歌。刘钧也是这首歌的原唱。听这个有故事的人唱自己写的歌,应该别有韵味吧?听完后我却有些失望,无论是声音条件还是情感表达乃至细节处理都稍欠火候。值得一说的是刘钧有一个女儿叫刘艺雯,才11岁,是一名小童星。2019年荣获央视节目“cctv超强宝贝”全国总决赛冠军,曾与于文华、阿尔法等明星同台演唱。她也唱过这首歌,成为童声版的代表作品。


“《听闻远方有你》是毒药,贵州小蓉儿是解药。”这是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是的,虽然有很多歌手在唱这首歌,我最喜欢的还是贵州小蓉儿的歌。



烟花三月去踏青


3月19日,一个特殊的日子,武汉人终于可以舒展眉头长舒一口气了,今天是武汉“双清”的第一天。阳光格外明媚,中午气温升到20℃。经过近两个月的封锁,小城新江口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喧嚣,街市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只是口罩成了所有人的标配。


下午,我和一好友相约去郊外踏青,我们驱车来到了木天河。


油菜花占尽了春色。下了车,漫步在蜿蜒的乡村公路上,纵目远眺,金黄色成了大地的主色调。远近高低的田垄上油菜花正肆意地开放,把土地重新进行分割,变成一方方金色的地毯。由一方方地毯缝合起来变成花海,该有多么壮观!去年春节我在深圳就有幸目睹了生态观光园里万亩花海。


走进观光园,你感觉就走进了我们的江汉平原,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四周裁种的全部是油菜,适逢花期,花儿把积蓄了一个冬天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热烈绽放,挤挤挨挨,一直铺展到你视野的尽头,和远处的白云相接,汇成了金色的海洋。园内道路四通八达,慕名造访的游客摩肩接踵,人数之众绝不亚于十一黄金周任何一处5A景区。黑色的头颅正好为一方方油菜花镶嵌了一道黑边,游客稀疏的路段就蜕化成一个个若隐若现的黑点,正像大海深处的一叶小舟。最开心的是女人,她们尽情地观赏拍照,笑语喧哗。有人越过沟坎走进农田,亲昵地抚弄花枝,有人弯下腰来将鼻子凑近花蕊,有人花下摆pose,定格成佟丽娅的美照。


曾经沧海难为水,见过了万亩花海的人自然不会为眼前的情景动心。我们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一块葱茏的豌豆(学名蚕豆)苗吸引我的目光。翠绿的叶子中,黑白相间的小花像夜幕下的星星,明明灭灭。我蹲下身子,仔细观赏这低到尘埃的小花,它盛开时如展翅欲飞的蝴蝶,花蕊饱满圆润,呈黑色,像孩子的眼睛;含苞时像深秋夜幕深处的月芽,一片玲珑心,十分惹人怜。我还从来没有为这种小花动过心。动心的只是它的果实,再过一段时间,豆荚就可以生吃了,那种清新的滋味令人难忘,成熟后的豌豆经炒炸后,松脆而清香,一直是我喜欢的美食。


我们闲聊着豌豆,回忆着流年深处的故事,讲述在生产队里偷吃豆荚的经历,不知不觉走上了河堤。


河堤边缘,枯萎衰败的杂草一片一片,脚似乎也特别想亲近它们,踩上去像踩在厚厚地毯上,它们没有一点痛感,而脚却特别享受。轻轻踢一下,它们就从脚下纷纷惊起,很快又落到它们族群中,绝无声响。寻着落下的地方,仔细察看,在枯草丛中,有细如游丝的小草正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再过几天,或者一场春雨后,它的小伙伴们就会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暴动,破土而出,那时路边坡下将是绿油油的一片,全是它们的人马。


河堤下水平如镜,可惜没看到“湖光山色两相和,白银盘里一青螺”的景致,因为这里没有山。白云、蓝天、河堤下枯黄的芦苇投射在水面上,阳光在水面上欢快地跳跃。大片枯萎水草地方,荡起细密的波纹,同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友人说那是鱼儿啃噬水草的声音,天朗气清,也正是鱼儿活跃的时候。


河堤下,临水边,到处是垂钓的人们。他们悠闲地抛出鱼钩,漫不经心地望着水面,有人畅快地吐着烟圈,有人大声谈论收获与渔情,有人不断走动,频繁地变换阵地,毫不在意隐蔽,也许他们注意力根本不在鱼上,而在钓上,可谓钓胜于鱼。我们也一路看了很久,很少见鱼儿出水、钓者雀跃的场景。


随着河床隆起,河道变窄变深,这里没有了垂钓者,却是一群水鸭的天堂,数百只鸭子在平坦的河谷嬉戏觅食,养鸭人拿着竹竿在半坡上来回走动,这样的场景已多年没见到了。


太阳西沉,远处的油菜花依然是这片天地里温暖的背景。不少垂钓者已收起了渔竿,农家的厨房上升起了袅袅炊烟,狗儿们在房前屋后撒欢地追逐着。


破土而出,那时路边坡下将是绿油油的一片,全是它们的人马。


刘远军,松滋市第一中学语文教师。




支持

回复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高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