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致敬坦荡的人生 / 郑令琼

[复制链接]
280 0
一辈子未曾因病住院的我,在即将65岁时,终于品尝了住院的味道。

正在深圳埋头工作的我,突然胸疼,本以为忍一忍就会好的,无奈“病来如山倒”,3天后仍然疼痛难忍,只好去医院做检查。量体温、测血压、验血、做心电图、做CT……经过一大串检查程序,900多元打了水漂,好在胸腔包裹着的肝肺脾胃肾被看了个清清楚楚,原来我是“胆总管结石,梗阻性黄疸”。这医院是博士硕士授予点,3位专家会诊的结论岂容我质疑!而且,因为已经延误,黄疸指数极高,医生嘱我“立即住院,一天也不能拖。”可是我没人护理,且医保结算比例不高,又不知在异地是否会被宰,哪敢在深圳住院呢?我立即在网上买了机票,当夜即飞回家中。

一到家,立即住进医院,医生说要养护好肝脏,才能做手术。每天输液3瓶,降低黄疸指数,给肝脏消炎。我控制住食欲,每天只吃一点稀饭。可是两天后,情况不见好转,胸腹既痛且胀。再次验血、验尿、做心电图、做B超、做CT,情况更糟了,不仅胆总管,胆囊里也有许多结石;尤其是因为结石阻隔,导致胰腺发炎,如果不治好胰腺就施行胆结石手术,导致胰腺被感染,那就更麻烦了。医生加大了用药力度,每天输液8瓶,用药水供给营养,同时每6小时注射一次抑制消化液分泌的药,嘱咐我立即禁食。与美食缘深的我,被疼痛折磨了这几天,岂敢不听医嘱?即使面对美食馋涎欲滴,也只能一次次吞咽口水而已。

猛药很奏效,胸腔不疼了,只是原计划的手术时间又延迟了三天。胰腺病症不消除,医生是不敢动手术的,我只能耐心等待。

第四天上午,我接到了肖先生的一个电话,他是本市文化界资深领导人,担任过20多年市作协主席,长我10岁,我们交情甚笃。他告诉我说,按照我20多天前制定的那个文集编纂方案,政府的兜底资金马上就要到位了。近几天,要完善这个方案,并且选定写作的人,把任务分下去。原来安排我写8篇,现在希望我能写1520篇,需要我有这个思想准备。

每篇超过500字就够了,20篇也不过万余言,多大个事呢?我发表的几百篇报告文学作品中,一篇长达2万多字的就有10多篇呢!

中午2点左右,李姓老友来看我——这次回家我连夫妇双方的兄弟姐妹都没告诉,唯独不慎告诉了上午向我咨询点事情的这位老友。一见面,他谈到了开拓业务的一些想法,精神抖擞,笑声爽朗。在我这里连水都没有喝上一口,他又去了一处正在施工的工地,真是步履矫健,行色匆匆。

细想这两位文友的身影,我很感慨。肖先生75岁了,卸任作协主席后,仍然活跃在文化领域,编家谱,编村志,出文集,参加各种采风活动,到台上朗诵诗歌……一刻也不能停下来。稍有闲暇,他就想着去哪里旅游,俨然“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的放翁再世;这些年,我陪着他到了国内好些地方,出国旅游2次,高铁、飞机、国际邮轮等所有交通方式都由我网上敲定。糖尿病许多年的他,每次进餐前要打一针胰岛素,即使旅游也不例外。在他身上,你永远找不到痛苦的影子,微笑,已经成为他的特殊印记。

李先生小我一岁,参过军,当过记者,头脑活络,文笔清新,疏财仗义。只是,六合彩坑他太深,让原本富足的他突然困顿,甚至负债,生活状态发生云泥之别的剧变。于是他自闯江湖,开文化公司,做白酒代理,终于,靠着朋友们的支持,他的生花妙笔不断滋生着令人颔首的作品,抽空他还玩抖音吸粉,日子逐渐滋润起来,刚买“宝马”不到一年。在我的社交圈子里,他是为人大方的第一人,但凡朋友聚餐,他总是抢着买单;朋友之间交往,他从不让人吃亏。在他公司工作过的文友,没有一人不钦佩他的胸怀宽厚和大方仗义。我常想,行伍出身的他,如果生在乱世,一定有如“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辛弃疾,始终洋溢着克敌制胜的豪迈之情。尽管已64岁且身体有一些老年人常见的毛病,可是他思维敏捷,神采奕奕,谈风健旺,行走如风。驰骋在文化界,为拓展业务他常常日行千里,夙兴夜寐,甚至驱车远行,借鉴他山之石,至今一点也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个并不完全健康的老人。

文友圈中,襟怀坦荡的老人还有很多,他们从不考虑会有什么不虞之灾,一切顺其自然,喜欢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哪些东西能吃,什么运动最合适,全凭已有的知识和经验加上现有的感觉,适当取舍而已,没有长寿的刻意,更无人生迟暮、来日不多的担忧。

龚先生80多岁了,曾任市人大主任,正处级干部。老年人的活动,他从不矫情;玩2元一坡的花牌,他身上备有许多硬币,不管谁和了牌,他懒得去核实,别人开钱,他就立马开钱,牌局完了,他也不计算输了赢了,收起钱袋了事。独自在家,他就琢磨自己的篆刻艺术,自得其乐。

谈先生已逾古稀,曾任职市委宣传部,国画、书法都有相当造诣,在本市资深望重。退休以后,他的大量时间都用在了书画创作上,曾创作了10余米的国画长卷,展现武陵洈水的旖旎风光,赢得业界的高度评价。市内许多办公场所或酒店餐馆,都可看到谈先生的大作。和文化界同事相处,他总是春风盎然,笑声朗朗,只谈艺术与人生,绝口不提养生活命、企求长寿之类的话题。

近朱者赤。退休前在各地管理民办学校10多年,我有幸结识全国各地许多优秀的同仁;进入老年,我和文化界许多同龄人及年长者接触更加密切。于是,我逐渐改变着自身年轻时的一些坏脾气,朋友圈也因此不断扩大。不管是拉拉家常,还是谈谈工作,话题再多也不会有养生专题,偶尔谈到会很快滑过,没有谁刻意追求长寿,更没有谁忧惧早生天界。

一位杨姓友人,勤于笔耕,作品遍及各类报刊,文名早已跳出松滋,享誉省内外。他为人洒脱,性格豪爽,每有朋友到来,他都会热情地尽地主之谊,陪酒直到客人尽兴。聚餐时的他常说:“宁可伤身体,也不伤感情。”这话看似不合“健康第一”的生命哲学,与追求长寿的世俗心态更是格格不入,但是折射着他对朋友的真挚,对现实的热爱,对生命的坦荡,对死亡的无畏。

本来,人生无常,生命根本就无法预期,只要想想成千上万英年早逝的“星级人物”,你会发现痴迷养生之道也许毫无意义。一个有点知识的人,对如何养生自然懂得一些,会有“适当注意”。只是无论你如何注意,生命现象实在复杂至极,加上许多灾祸让人防不胜防,所以,营养学家、养生专家、著名医生未能长寿的例子,太多太多。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放下忧虑、坦荡地对待未来的时光呢?

世界很大,人生苦短,让我们拥有坦荡的人生吧!与自己不相干、和自己合不来的人,没有必要耿耿于怀,保持距离、尽快忘记最好。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能耐,管不了的事情,没有必要去唠唠叨叨、牵肠挂肚。尤其是已到老年,更要放宽心胸,做点自己喜欢做且能够做的事,不要总想着来日不多,暗自忧心。有了坦荡的襟怀,你会活得更加轻松,更加潇洒!

20209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