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小小说 熟人

[复制链接]
4315 0
小小说
 
 
熟  人
 
文/杜官恩
 
        倪慧平的房子被人拆了。也是话赶话,倪慧平对领头来的陈区长说,"你们拆不得的,你们谁拆谁背时!"
        所谓背时,就是诸事不顺。比如做生意的亏本,当官的错过升迁机会等等。
    陈区长听老百姓的这种话听得多了,还有比这更狠的呢,没当回事更没放到心里去。
    一同被拆的十多户乡亲,有气没地儿撒,都说:"倪慧平,都说你有熟人,你就拿点狠气出来让这些龟儿子们瞧瞧!"
     倪慧平来这村里只有十多年,一来就住在这个山坳坳里,离村不远也不近。起屋的时侯,一大帮子人帮忙开了屋基开了道路,做了护栏砌了水窖。完工后就再也没见到那些人来过了。大多数时间是一个人在过,有时候会换一身干净衣服出门,一去个把星期,也不知道去干什么。有人问村支书,村支书也不知道。当时,镇长只是说帮忙弄一块荒地安置一名孤老太婆。村支书说,“山上荒地多得是,就是怕没有人烟,会被野物叼走。”镇长说,“叼不叼走是别人的事,不用你管。”"哪就好!"
    看倪慧平的生活状态,更像是来寻地儿修行的。终南山大家听说过吧?莫非此处与终南山有得一比?还莫说,有人注意了,就认出这儿是风水宝地了。这山这水,哪儿哪儿都看得顺眼了,哪儿哪儿都看得出韵味了。你说老百姓不精吗?能判断风水会跟风,都傍着倪慧平的房子,远远近近砌了十几幢。依山靠水,因地制宜,投资也不多,却能和倪慧平一起享受云淡风清,一起倘徉青山绿水。
    只是没想到与城市八杆子打不着地方,会成为修飞机场的首选,山沟沟里也会面临拆迁。倪慧平和乡亲们费尽心思建起来的房子一夜之间成为违章建筑。
    因为大家都在说如何如何之类的狠话,其中不乏是空谈,讲的是虚狠。倪慧平被众人一怂恿,便糊了头,忘记了自已几斤几两,也跟着讲。她发狠的说,"他拆我的房子,老子就拆他的房子。"
       隔壁村子里有一批别墅群,都说是一些富人和当官之人建的。里面就有陈区长的。             
众人一片喝采,纷纷说心中解气,仿佛倪慧平就是他们的希望所在,是带他们出恶气之人。
    等倪慧平清醒,己经没有退路了。她只好硬着头皮拾掇一番,仿佛胸有成竹的进城来了。
    我们再来看看倪慧平的来历,她为什么要到山坳坳来。
    倪慧平是一名上海来的支教老师,孤身一人。退休之后不想回车水马龙的大城市了。恰好镇长是她的学生,就帮忙在山村找块地贻养天年。因为户口原因一直办不来房产证土地证,导致此房成了违建。拆除时,倪慧平偷偷给镇长打过电话。镇长为难的说:"这回恐怕帮不上忙了,因为是区长带人拆的。倪老师,您的学生那么多,看看有没有能够说得上话的人?”
    就这么回事,哪里来的背景?哪儿有熟人支持?
    谁是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呢?倪慧平的学生中不乏出众之辈,但大多在科研医疗方面。现官不如现管,远水不能解近渴。不过,倪慧平最终还是想起一个人来,当年的县委书记,现在的市委组织部长。当年在劳模会上颁奖,县委书记紧紧握住她的手说:"我就是在晴川中学出来的学生。我记住您了,倪老师。感谢您从繁华的大城市来到贫穷山区支教,感谢您为老区人民做出的贡献!"  
    倪慧平看得出来,书记的话说得很诚恳很真挚。但也判断不出是不是官话套话。两种语境,倪慧平宁愿相信是前者。
    倪慧平毕竟不是乡村老太,很快就找到了市委办公大楼。但她平时只教书,很少与政府部门打交道,印象被老百姓口中传说的"深宅大院”所禁锢。看到宽敞的大门、滑轨栅栏以及在门口巡逻的保安,有些陌生有些不适应,有些犹豫。 这时有一名保安走过来,"大妈,您找谁?”
    保安热情主动招呼让倪慧平没想到,她正想着到哪儿登记才能进去,一时回话竟然口吃起来。"想……找找找刘部长。”
    "哪个刘部长?刘部长有几个。组织部的,宣传部,还有武装部,多了。"
    "组织部的。"
    "噢,大门进去右边进电梯八楼右拐走道尽头就是的。右拐,八楼,右拐,好记呢!"
    保安很专业,简明扼要,像受过专门业务培训似的。
    "就这么走,不登记?"
    "您抓紧忙吧,不登记。"保安笑得很和善。
    本来还在犹豫进不进,被保安一问,等于是拽进来了。这莫非就是笑脸相迎起的作用?
    保安的"拐"虽然多,却"拐"得很明确清晰。倪慧平一点不费劲就找到组织部办公室了。正在找部长办公室牌牌时,办公室出来一个年轻人,看到倪慧平后,止住脚步,"老人家,您找谁?"
    年轻人好有礼貌!就像平时走亲戚碰到侄孙侄女。倪慧平的陌生感马上消失了一大半。
     "我找刘部长有点事。"
     "噢,您进来吧。请坐。刘部长在开会。我是办公室秘书。如果是急事,可以讲给我听,看我能不能跟您办理?"
    "不用不用,我跟他是熟人。"倪慧平还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讲心里话,尽管这位秘书已经很暖心了。
    "哦,那就只能麻烦您在这儿等一会了。我来跟刘部长说一声,让他好开完会马上就过来见您。"
    "不用不用,我等一会不要紧。"秘书的热情搞得倪慧平怪不好意思的,就像自己是多大的官似的。
    “没事。"秘书拿起手机,发了一个微信。
     过了没几分钟,刘部长便来了。刘部长握紧倪慧平的手,"欢迎您,晴川中学的……”
     "倪慧平。"
     "倪老师。”
       “对!"果真是熟人,果然还记得!倪慧平担心见面时会尴尬。此时看来担心完全多余。
        倪慧平将拆房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刘部长仿佛老朋友一样埋怨着倪慧平,"想保住房子就应该上前来找我呀。现在拆都拆了,怎么办呢?"
        倪慧平说,“国家工程,我们也不是不支持。但他为什么说都不说,上来就拆?他拆我的房,我也要拆他的房。这叫一报还一报,这叫公平!。”
          “陈区长有房子在村里吗?”
           “有,一幢别墅就在我们村子的后山上。”
        刘部长很肯定的说,“好,这个可以帮您实现。今天是星期三……这个星期来不及了,下个星期就拆,行不行?”
        “行,行……”倪慧平没想到刘部长会答应得这么干脆果断,心里激动得让她嘴巴笨笨的说不出多的话来
     倪慧平回来不久,陈区长就赶来商量房子补偿的事,并承诺那幢别墅也马上拆掉,并邀请村里的老百姓现场监督。只是恳求倪慧平在完工之后能将拆除信息及时反馈给组织部长并多美言几句。这个官还在想多利用一条渠道保他官运亨通呢。
        陈区长的别墅也被拆了。村里人都在喊拆得好拆得让人开心。大家猜测,陈区长的别墅不会一拆了事,说不定还要背个处分或是免职什么的。正应了倪慧平当初“谁拆谁背时”的话。要倪慧平理都不要理陈区长的。
       倪慧平是村子里的狠人这个角色就这么铁板钉钉了。其实她就是因为需要被老百姓竖立起来的一个人物,包括这个故事也许会被传出许多个版面。倪慧平也不挑明就这么模糊着,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倪慧平和组织部长是什么关系,大家都没说上来。有人说组织部长是当年住在倪慧平家的下乡知青。这一说有时间概念错误,知青下乡时倪慧平还没来。有人说倪慧平是立过战功的军人,是组织部长的首长,或者是救过组织部长命的医生护士。其实,什么都不是,就是县委书记和教师。只是她记住了名字,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过他,知道他在市里当组织部长。她找到组织部长时,部长只是有点印象,只是她提起才迅速记起来。是组织部长热情待人的工作作风让她有了熟人般的感觉,以为是熟人好办事起了作用。其实是执政为民的好作风让老百姓误认为成了熟人好办事,包括区长也是这么认为的。    
       倪慧平很想说,你们也是刘部长的熟人,因为他进过你家。你们村也是部长熟悉的村,因为部长进过你们村。你向他提起什么时间来过村子里,他就会想起来,就会认识你。你们也是熟人,因为你是老百姓,进他的门是看得起他,信任他。
       老百姓就应该是这些干部的熟人。 (完)
(本篇根据民间传闻版本改写。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