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滋100网 首页 松滋文化 党史书简 查看内容

襄北风雪

2014-5-12 13:21| 发布者: zana| 查看: 3341| 评论: 0|原作者: 贺炳炎|来自: 贺炳炎纪念文集

摘要: 秋天,天黑得早,几颗亮的星星,在灰蒙蒙的天空里闪烁。襄河(汉水)带着一抹雾气,渐渐隐没在越来越深的夜色之中。远处,人的喊声、哭声和狗吠声,沉重地掠过旷野。偶尔有几下枪声,但很快又消失了。我在河岸上急匆 ...

  秋天,天黑得早,几颗亮的星星,在灰蒙蒙的天空里闪烁。襄河(汉水)带着一抹雾气,渐渐隐没在越来越深的夜色之中。远处,人的喊声、哭声和狗吠声,沉重地掠过旷野。偶尔有几下枪声,但很快又消失了。

    我在河岸上急匆匆地走着。回想这些天来的艰苦奋战,周旋于10多万围攻的敌人之间,虽然曾经多次给了敌人沉重的打击,可是在大兵压境、根据地被破坏的情况下,我们红三军眼看要立不住脚了,以后该怎么办呢?……我四顾苍茫大地,远处有血红的野火在燃烧,我们的根据地正经历着最大的灾难!我又猜想:贺总指挥这时候忽然叫我去,一定有什么紧急的指示,也许是部署一次新的战斗,或者是命令我们骑兵大队去偷袭哪里……我被自己这种猜测所鼓舞,一口气朝指挥所跑去。我是多么渴望战斗!

    一进屋子,就看见贺总指挥和关政委等几位首长正俯身在一张方桌上看地图。马灯吊在梁上,轻轻地摇晃着。传令兵正在忙碌地收拾东西,除了偶尔有茶缸碰撞声外,屋子里一点声息也没有。是的,看样子马上要行动了!我心里暗自高兴。这时,门口忽然进来一个人,瘦骨伶仃的,穿着便衣,腰带上别一支驳壳枪,是地方干部,年纪和我差不多,不过20岁,两眼骨碌碌地转,十分有神。我们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有在意。略等了一会,贺总指挥直起身来说:“好吧,转移的路线就这样定了!”我听了一怔。贺总指挥这才不慌不忙地告诉我:“现在情况很紧张,坚持洪湖根据地对我们不利。中央分局决定主力转移到外线,开辟新根据地。给你留下三个县的游击队,叫你带着到襄北去打游击,继续拉队伍,精干的编成独立团,其余的编成游击队,等敌人‘围剿’结束,再相机回洪湖。另外,还有件事情交给你办。”贺总指挥继续说:“洪湖地区三四千革命干部和群众,被敌人逼得走投无路。你负责把他们带到襄北安置下来,搞饭给他们吃,搞钱给他们用。”这时,关政委指着那位瘦个子对我说:“这位是少共省委书记宋盘铭,现在就是你们襄北独立团的政委了。”我俩不觉又互相注意地看了一眼,共同的任务,使我们顿时亲近起来。

    接受任务后,我的心情分外沉重,这不仅是因为担子委实太重,主要还是因为和根据地——我们在这里流过血、流过汗的根据地,就要分别了!……

    当夜,我们三个游击队约200多人,离开新沟嘴,急行军,直奔马良渡口。政委分头通知各县群众队伍连夜向渡口集中。

    夜漆黑,四周电筒光闪闪,不时传来敌人的吆喝声。我们从敌人的缝隙中迅速穿过去。这是一个多么惊险的夜晚呀!

    经过两天一夜的行军,拂晓到达了渡口。襄河不宽,看上去只有200米左右。渡口附近集结着100多条木船,这些都是昨夜通知地方党准备好的。各路群众队伍也陆续到达了,河岸上黑压压地站满了人,呼张喊李,闹闹嚷嚷。我把各县群众队伍略为整顿了一下,同时布置好警戒,便开始渡江。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河面金光闪闪,木船来往如飞,三四千人的队伍,不多久便都渡到了东岸。

    这时.有一条由南向北航行的大帆船向我们渡口驶来。我们便在河湾处进行突袭,却没有遭到抵抗。原来这是敌人的一条军需船,满装医药物资,但没有武装护送。我们将物资分发给群众,然后一把火把船烧掉了。

    在岸边停留了一阵,吃了点干粮。我歪在一棵树下闭眼休息,脑子里思考着今后的行动。警卫员把我的手枪拿去,大卸开来擦油。忽然,“叭!”一声枪响,紧接着枪声就像炒豆子一样大响起来。我仔细一听,枪声是从一个方向传来的,敌人可能刚发觉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包围。我便通知大家迅速向东北方向转移。警卫员手枪也来不及装,用包枪布一兜,挂在裤带子上,跟上队伍就走。

    这股敌人可能也不知道我们的虚实,追了一阵,见讨不着便宜,就不迫了。

    我们这支臃肿不堪的队伍,开始向襄北的大洪山地区进发,第一个目的地是客店坡。一过汉水,地形就变了,都是旱地,河道很少,这倒便于我们穿插。我们绕过城市、大镇,专拣小路走。必须通过大路时,便把两头警戒起来,让群众队伍从中通过。看着群众扶老携幼,默不作声在面前走过,我心里矛盾极了。论环境,敌人重兵压境,据点星罗棋布,我们革命武装必须轻便灵活,才能避免敌人的围攻追击,相机打击敌人,可是现在我们实力不强,却还带着这样多的地方干部和基本群众,危险多大!可是他们是和红军同呼吸、共生死的呀,我们绝不能把他们丢下不管!想到这里,我不禁咬一咬牙,准备着应付最困难的遭遇。

    襄北的根据地同样遭到敌人的破坏。沿途时常碰到我们的游击队、政权干部和革命群众,他们一见到我们,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抓住我们的手久久不放,然后就自动地参加了我们的队伍。队伍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这么多人,吃饭确实是个大问题。我们一过河,就和地方党取得了联系。幸好这一带很富,因而还多少可以弄到粮食。只是现在政权遭到破坏,革命群众受到迫害,流离失所,我们的口粮仍然无法得到保障。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打土豪一条路。打开一家土豪的粮仓,大家可以饱吃一顿,每人再背一点走。

    这时候,我们发现沿途有许多红军标语,路上抛弃不少破烂的草鞋,还在一些地方发现成堆的子弹壳,显然不久前这里打过仗。每天,大路上的部队像流水一样滔滔滚滚直向西开。我们都很奇怪,问地方党的同志,才知道是鄂豫皖的红四方面军从这儿经过,十几万敌人正在后面追赶。为了避免和敌人主力接触,我们专拣小路走,夜间就找松树林隐蔽。可是,许多地主富农一见我们,便鸣锣报警,接着便是敌军的四处拦截,弄得我们坐卧不宁。

    到达大洪山地区后,立即开始安置群众。地方于部和部分愿意参军的群众,就编到独立团去,其余的,有的通过地方党的关系.有的由他们自己找亲友关系,暂时住下来,待情况好转后再回原籍。

    队伍也整编了一下,正式命名为襄北独立团,竟有千余人枪,都是各县游击队加上地方干部编成的。有一个连的成员全是各级工农民主政府主席,大家开玩笑,叫它“主席连”。部队政治质量高,战斗力也不弱。独立团一面安置群众,一面四出活动,筹粮筹款。敌人曾经几次出动正规部队来“围剿”我们。我们忽东忽西,敌人捉摸不定,只好作罢。我们经常打到白区,这样一来可以摆脱敌人的追袭,转移敌人的视线,二来可以打大土豪,不但解决部队本身的给养,还可以背粮回来,分发给群众。

    把群众安置妥当后,部队的机动力大大提高,于是就开始主动地去打击敌人。有时袭击小据点,有时伏击敌人行军的队伍。这时,围攻洪湖苏区的敌人,也纷纷渡汉水向北,追赶红三军。我们便央定袭击这些敌人,拖他们的后腿.

    这天,侦察到敌人的队伍要从客店坡经过。我们连夜行军,天一亮就到达了那里。

    这一带地形我们很熟:一条狭长的山岭在两条大路之间,路北山不多,向南群山连绵。我们把团指挥所设在半山的一个只有七八户人家的小村子里,部队隐蔽在附近的松林中。刚布置好,侦察员就赶来报告:南北两条大路都有敌人的行军队伍。我拿起望远镜望了一阵,发现路上走的正是敌人的主力部队,当官的耀武扬威地骑在马上,当兵的像蚂蚁一样挨挨挤挤朝前涌。我和政委研究,根据地形条件,打南边一路对我们有利。从两侧山上合击,敌人犹如瓮中之鳖。作战方案便这样决定了。我们立刻通知部队:干部放哨,战士睡觉,准备打仗,同时又要侦察员每隔一刻钟向指挥所报告一次敌人的情况。

    已经是深冬,墨绿色的松林,把襄北山区点缀得更加庄严。我沿着山间小路巡视了一遍。战士们辛苦了一夜以后,都已呼呼入睡,他们互相挤得很紧,以抵挡寒气的侵袭。因为穿不暖吃不饱和过度的疲劳,面容都很憔悴。我想起这些日子来的行军和战斗的生活,想起战士们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心里感到自豪。我们的战十就是这样忘我地从事着庄严的革命事业。俯视山下的敌人,渺小的身影,似乎已经溶化在一片灰尘里。

    下午4点多钟,通知部队吃了点干粮,然后又找各分队干部来研究部署。会上,决定派遣两支队伍。一支由政委率领,从敌人的空隙中穿过去,到对面山上埋伏,以便钳击敌人;另一支队伍负责拦头,并以他们的枪响为号,一齐出击。战斗结束后,全体到山南八里路外的一个大村庄去集合。

    穿捕的队伍出发后,我又亲自观察了一下南路的敌人.,大路上空荡荡的。我正在疑惑,侦察员抓来一个掉队的敌人。一问,才知道敌人的大部队已经通过,后面还有敌八十五师的辎重营,他们要赶到客店坡宿营的,辎重营后边就没有队伍了。我挥手叫侦察员把俘虏带走,立刻通知部队进入出击位置。

    这时.太阳已经落到西山头了,夕阳的余辉照耀着山坡,山坡上现卅金色的光芒。我伏在一块岩石后边,静静地观察大路。不到一刻钟,山脚处果然出现了敌人,军官骑马,士兵倒背着枪,吆吆喝喝押解着一大队民夫,他们有的挑,有的背。队伍里还有不少骡马.看样子都是重载。走了一天,大概累了,队伍乱糟糟的,行军速度很慢。这时,又有侦察员回来报告说:北路敌人已经过完了,只剩下一些掉队的,情况完全对我有利。

    我们抑制着焦急的心情,等这七八百人全部进入伏击囤内。—个军官模样的家伙正用望远镜朝四周山头张望,“啪啪!”两枪,那家伙倒下了。与此同时,拦头的队伍也打响了,紧接着两边山上飞出了一群“黑乌鸦”,一直投向山沟。一股股浓烟很快将山沟填满,一声声滚雷震得山摇地动。战士们一跃而起,发出惊人的吼声,朝山沟里扑去。这一股泰山压顶之势,把敌人惊呆了,民夫早就丢下担子散了,那些当兵的伏在地上胡乱地朝山上放枪,有的干脆夹在人堆里奔逃。骡马受了惊,叫着,尥着蹶子,把驮子掀翻。敌人军官一边喊一边朝士兵开枪。山沟里沸沸扬扬,简直像一锅烧开了的粥。我们从四面一合,敌人一个也没有走掉。

    我们把子弹、粮食、衣服、西药、骡马等迫切需要而又能够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r,其余的堆在一起,用火烧掉。除了愿意参加我军的敌兵外,其余的统统放掉。等敌人主力闻声回头赶来时,我们早已转移到山里去了。

    像这样的战斗,我们常打,一方面补充了自己,另一方面也牵制了敌人,减轻了敌人对我主力部队的压力。

    襄北独立团经过许多次战斗,装备改善了.战斗力大大提高。这时,大部分敌人已经跟踪我主力西去,剩下少数部队,配合地方团防来对付我们。我们便决定趁这时机回到洪湖根据地去。

    在一个月黑的深夜,我们独立团千余人迎着初雪,悄悄从赤流河南拐弯处,渡过了汉水,沿着堤岸向前走去。过了不多久,忽然发现派到前面侦察的小王无声无息地站到我面前,深深地低着头。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从他这不常有的沉默中,知道事情不妙。可我还是平静地问他:“怎么样?村子里有敌人吗?你父亲在家吗?”小王似乎再也憋不住了,扶在我的肩膀上呜地一声哭了起来。我抚摸着他的头,低声安慰说:“小王,坚强一些!究竟怎么了,”好久,他才哽咽着说:“村子已经没有了……父亲被……被杀了……一家……”我们听了都很难过。

    因为快天亮了,只好开到这个村子里去。村子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烧焦的颓垣残壁隐伏在夜色中,方圆半里的村子,竞找不到一间完整的房屋。,小王将我带到一个席棚门口,他轻轻喊了一声:“二婶子!”门帘掀开了一条缝,一个妇女伸出头来,朝我们审视一下,哇地一声哭开了。草棚里的小孩,也跟着哭起来。我们坐在半截墙上,二婶子边哭边告诉我们发生的事情:自从红军撤离洪湖后,敌人继续在我根据地内“清剿”。粮食、家畜被抢得一干二净,无数村庄被烧成废墟,无数人被残害;党的组织被破坏了,共产党员没有逃走的都被杀死了。小王的父亲就是被绑在村前大树上活活烧死的。反动地主回来了,他们疯狂地进行报复,白色恐怖像洪水一样吞没了这一片曾经是繁荣幸福的土地。我们静听着根据地人民的泣诉,喉头被悲愤哽塞了。我们用自己带来的粮食做了一顿饭吃.也给二婶子留下一些粮食。根据二婶子所说,附近四处都有据点,最近的只有六七里路,白天不宜出去,只好就在这个“村子”里休息,直到第二天傍晚才离开。

    谁知,我们刚一出动就被敌人发觉了,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我们跳来跳去,好不容易才摆脱敌人,弄得疲劳之极。从此,我们只好白天住村子,封锁消息,夜问才出来活动。虽然也和个别隐蔽下来的秘密政权取得了联系,可还是无济于事,弄不到粮食。这一带尽是河网湖泊,多数堤坝又被敌人破坏,洪水横流,部队机动不开:加上红色政权的基本群众绝大部分流落襄北,我们无所依靠,而敌人的据点却是星罗棋布,地主土豪耳目众多,我们到哪里一停,要不了一两个钟头,敌人就从四周包围上来,迫使我们投人战斗。就这样,从新沟嘴到浩子口,从浩子口到沙岗,我们一直没有站得住脚。来往转战,一日数仗,吃饭睡觉都没有时间,部队拖得精疲力尽,带来的粮食也快吃完了,最后不得不重新退出洪湖,从岳口附近再渡汉水北上,回到耿家集、张家集一带。回洪湖苏区时间总共前后仅一个星期,虽然没有能站住脚跟,可是每个人都受到了一次极深刻的教育,我们更加懂得了政权的重要,依靠群众的重要。

    独立团回到襄北后,继续在东起应城、京山、天门,西至荆门、当阳的广大地区内,积极展开活动,打击敌人,建设地方武装。后来贺总指挥派了一个侦察队来找我,命令除留主力一部及地方游击队坚持襄北斗争外,要我带襄北独立团去鄂豫边与主力会合。于是,就在1932年冬,我们这支一千七八百人的队伍,离开了襄北地区,边走边打,一个多月走了1000多里路,终于在鄂豫边找到了主力部队。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收藏 邀请
下一篇:板栗园阻击上一篇:贺龙在群众中

最新评论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