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三位资深校长的情缘 / 郑令琼

2021-05-13 08:51 浏览 13060 乐乡文学 使用道具
        五一小长假,我从深圳回到松滋家中。其实没什么大事,只是为了与朋友们聚一聚。
        路上太堵,我下午三点多才到家,可是几位朋友两点就在餐馆等我了。我的朋友多,从一号到四号,一直在餐馆娱乐,还有几个聚会因为无法抽身没能去应约。五号看了几处楼盘,售楼小姐的热情接待,让我感到很难为情,最后哪里都没能订下来。现在130平米的房子也只住了10年,只是有个邻居很不友好,好几户人家都在想着换房,我也因此动了换房心思,希望买一个环境更雅致、面积更宽敞的房子。
       披着晚霞,我离开松滋上了返回深圳的火车。虽然买房没有敲定,但是三位德高望重的校长,小长假期间与我神交,让我忘却了所有的忧虑与不安。
       5月2日,微信好友刘治宴先生发给我一首律诗:
                  七    律
        五一劳动节颂人民教师
              (平水韵)
               刘治晏
         滋兰树蕙度秋春,
         授业何辞付苦辛。
         指点江山传薪火,
         肩担道义启来人。
         璞经百琢始成玉,
         器历千锤方显真。
         喜见鲲鹏腾浪起,
         甘为燃烛化微尘。
        随后,他做了一个特别说明:“写给郑校长这样优秀人民教师。”
        在他面前,我只能算是一个小卒,岂敢领受这样的高评!于是我回信道:“惭愧,感谢!”
        刘治晏先生长我8岁,教授,主任医师,担任过湖北省职工医学院院长、长江大学教学督导委员会主任、湖北省高等学校教学巡视组组长等重要职务。他治学严谨,是国家卫生部内科学编委,著有内科学、小儿心脏病临床诊断学、内科学指南等多部学术著作。四五年前,我担任武陵洈水网主管,兼《洈水流域乡贤志》副主编,所有应邀入编的乡贤资料,都是发到我QQ邮箱后,由我修改校对的。从那时起我便认识了刘教授,后来我俩又在张府鱼糕创始人家里聚过一次餐,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曾多次想邀请他到出生地刘家场聚一聚,那里有认识他的许多朋友,可是我先后辗转于江苏、深圳,在家的时候不多,一直没能遂愿。所幸的是,不管我在哪里,都能在微信中读到他的诗词。实话说,现在写诗的人很多,能让我欣赏的作品却并不多。我觉得,自由诗缺乏节奏和韵律的音乐美,欣赏价值不大。而近体诗写作需要很深的文化根底,一个诗人如果读书不多,对写作诗词的认识不深,写出的律诗绝句在用词上可能不够典雅,形象也可能不够鲜明,意味更有可能不够浓厚,我是懒得浪费时间去读的。刘先生是饱学之士,担任过高等院校院长,他的诗词作品可不是浪得虚名,我从内心里很是佩服,每有大作公开我都会认真欣赏。他常常发给我早安图片,背景是秀美的河山,英语Good Morning问候语之下,是典雅的诗词:尘烟雨打风吹去,青山依旧枕江流;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把颜色留给岁月,把平凡留给自己;云雾缥缈掩绿野,疑入仙山不知处;仰天长啸山鸣谷应,提笔四顾海阔天空……
          file0006.jpg
        5月3日,远在四川雅安养老机构修养的黄万胄校长,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收到书没有。我才想起1号刚到家,便收到丰巢智能柜的一条消息,说是让我取快递。我很奇怪,这四五天我并没有网购什么呀,怎么会有快递件呢?现在看来,一定是那本书寄到了。黄老先生3月中旬就曾与我视频,说他的教育学专著《寄望未来》四月份会出版,一印出他就会把书寄给我。这本书我在两年前就开始着手进行文字调整,直到前年秋季,我在担任校长期间,仍然双休时拨冗修改校对;后来华中师大出版社全盘接手了,我再也插不上手。最初有近40万字,正式出版仅保留了20多万字,后记中的一大串名字也含有我一个。这本书凝聚了黄老先生的毕生心血,综合了他在担任武汉粮道街中学校长时,独创的希望教育理论和实践。在该校领衔数年的黄校长,团结全校教职工,殚精竭虑,锐意进取,大力推行“希望教育”的理论与实践,把只能招收后进生的一所废品学校,办成了一所差生由入学时的80%降到毕业时仅20%的名校,其教育效果令人惊奇。学校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成为首批薄弱学校转变为先进学校的典型;“希望教育”也被教育部官员誉为上世纪90年代中国教育改革的三大流派之一(另两派是成功教育、愉快教育),当时慕名前来学校取经的学校数以百计。越来越多的领导和专家学者对希望教育的理论予以特别重视,中国教育协会多次召开理论研讨会,总结推广了希望教育经验,黄校长也因此获得许多荣誉,同时担任中国教育学会第三届理事,全国初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湖北省第七、第八届政协委员。
        我与黄校长的结缘,也是因为编纂《洈水流域乡贤志》,那年初秋,市人大副主任王文标、武陵洈水文创团队总顾问付良全带领我们几位编辑人员,去北京叨扰了黄校长和夫人余老师。他对我们一行的盛情款待,我曾在一篇文章里做过记述。黄校长年长我15岁,出生在松滋城区,从小丧父,命运多舛,在六叔的帮助下,他读书成长;几经辗转后,终与西席(受人尊敬的老师)职业结缘。在漫长的教育生涯中,他刻苦研究中外教育理论,结合实践思考总结,在1990年提出了“希望教育”理论,其核心是着力培养学生健康稳定的希望心理,激励学生向积极目标不断进取;重点是培养学生的“四心一力”,即自尊心、自信心、进取心、责任心、自控力,并有具体的考核目标和考核办法。全国有几十家媒体报道过希望教育,他也曾多次接受媒体采访。退休之后,他被聘到中山市小榄镇第一中学、东莞市新世纪英才学校担任校长,继续丰富他的希望教育理论和实践,直到古稀之年才退出学校管理岗位安享晚年。
        现在,80余岁高龄的黄万胄校长,在武汉、北京、成都轮住,子女们对他呵护有加。四川气候最好,他和夫人先后住进攀枝花、雅安等地优渥的养老机构,颐养天年,与我的联系从未中断过。我知道他曾重病住院,现在眼疾尚未完全恢复,便不敢经常打扰他。可是最多间隔数月,他就会打了电话过来,称呼我是“亲爱的郑主任(我第一次去北京见他,使用的是“龙华杯评委会办公室主任、《洈水流域乡贤志》副主编职衔),我最亲爱的兄弟,你好!”我最关心的是他的身体,毕竟80多岁了,他的健康就是子女们的福音,也是我这个朋友的至诚心愿。
        回到深圳我取出他寄来的这本可以用作培训全国校长的专著,收到了他谦恭而诚挚的赠言:
        恭请尊敬的散文家郑主任、亲爱的挚友令琼先生指教。
                                                            老朽万胄敬呈
                                                              2021/5、1
                                              于雅安天全二郎山宾馆
          图片1.png
        还在返回深圳的火车上,我便接到集团总顾问、鹏达高中校长邓继新先生的电话,他问了我预计的到校时间,说是派他的司机来接我到高中商议重要工作。风风火火赶到初中,我走进宿舍放下行包只几分钟,邓校长的电话又来了,告诉我司机已经在校门外等我了;我赶紧出校上车,疾驰十余公里外的高中学校。
       我与邓继新校长在集团干部培训会上相识,至今不过8个多月。不知从什么途径看上了我对学校工作的全盘理解,他出面请求集团指示初中,允许我参与高中的筹办工作。于是,本学期我有近一半的时间为高中的举办在思考和写作,完成的各类文案总字数已经8万有余,还有分批次文化制作、与合作单位的签约谈判、开学前的教职工培训等许多大事留待我去处理。我本来认为自己早已年过六旬,不想再为学校负累工作了,家乡也有很多写作任务需要我来完成。可是,大我2岁的邓校长居然勇敢挑起了高中校长这一重担,我这个担任配角的年轻老头便不好意思提出辞职了。好在我的工作是动脑而不是耗费体力,目前我的精力还是能够胜任工作的,况且所有人都没有勉强我过于辛劳,倒是经常关照我“不要太累”;只是管理学校这工作远不如写作那么自由,人际交往的圈子也不如当一名写手那么大罢了。好在这里的人际关系十分和谐,管理学校又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其社会价值也值得我努力为之。
       邓继新先生初任校长时年仅21岁,1987年,他调任湖北省重点中学沙市三中任校长,年仅34岁,在该校工作七年有余。一直在重要的教育机构担任院长、校长的邓继新先生,1993年调任广东省重点中学深圳中学任校长。又一个七年之后,邓继新先生退出公办高中管理岗位,转而投身民办教育事业。他考察过欧、美、亚50多所国际名校,著有《新思新路》一书,先后发表了20多万字的教育论文。在数十年的校长生涯中,邓继新先生以丰富的教育管理经验、卓越的治校能力和先进的教育理念,为所任学校铸造了辉煌。
       与资深望重但相交未久的邓校长合作以来,我感受到他敢于负责、富有主见而又平易近人的人格魅力。对于高中的文化宣传,他全权委托我负责;关于办学的许多设想,他都讲给我听并征求我的意见。重大事情他十分民主,总是召集班子成员仔细斟酌。他在几年前就成立了“邓继新工作室”,在多所学校着力推行“精致教育”理论。一个多月前,他把自己的专著送给我一本,并在扉页上题写了“请老郑专家指正”的赠言。虽然我对民办学校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思考,可是从来不敢以“专家”自诩,邓校长的谦恭,让我有些诚惶诚恐。
         abou000.jpg
       越近晚年,我越是没有了脾气,朋友也就越加多了起来。当然,我对交友持比较慎重的态度,认识的人很多,但对那些本事不大却虚荣心很强、心胸狭隘唯我独尊的人尽量避免来往,惟愿与温文尔雅、德馨艺高者结缘。与刘治宴、黄万胄、邓继新三位资深校长有缘相识且友谊日渐深厚,使我如步花园、如饮淳酿,深感愉悦和幸运。我会珍惜这份友情,和他们常通音讯,祝他们快乐健康!


1支持

回复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高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