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开启左侧

短篇小说《蓝猫皮皮的寻爱之旅》

短篇小说      
  
蓝猫皮皮的寻爱之旅

                  
   皮皮要走了

        
三月四月间,蓝猫皮皮最伟大的时刻到了。它整日里用充满雄性魅力的叫声和到处撒尿留下气味向四周发出信息。可惜,它
所留信息的地方,不是野外山林,不是灌木丛里,而是在一家卖日用品杂货的商铺里。女主人丛允莲很喜欢它,把它当儿子宠着。喂食梳毛洗澡蹓湾都亲自操作,无微不至。
         
但男主人辛权斌对皮皮的态度就不一样了,跟女主人比是天壤之别。每天一进屋就嚷嚷,"好臭,到处都臭。臭气冲天!"
         
丛允莲说,"我怎么闻不到呀。是你不喜欢它,嫌弃它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辛权斌十分生气地说,"是你喜欢它才没有闻到它的臭气。你等着,我跟你找证据。"
        
辛权斌开始翻箱倒柜找证据。窗帘后面,扫地机上面,床头柜角落,他耸着鼻子哪儿有味往哪里找,凡是有尿迹的地方都用手机拍了照。落在地上的一张纸片上也发现了湿纸印,他干脆拎着来到丛允莲面前,指给她看,"你说,这是不是皮皮留下的?"
         
丛允莲无话可说了。其实这都是经过她满屋处理了的,只是有些地方漏了,被辛权斌当着有力的证据拎在了手里,只好承认皮皮造成了麻烦。"那我们怎么办?"
         
皮皮的麻烦事影响到了店里的生意,有人一进来闻到臭气扭头就跑了。
           "
怎么办?扔了呗!"
          "
扔了?这是法国蓝猫呢,太狠心了吧! "
         
当初买它时花了好几千。丛允莲不是心疼钱,是喂了这么多日子,喂出感情来了。同时也迎来了它已经性成熟这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
要不,到宠物医院跟它做个绝育手术?"
         
丛允莲在乡下看到过兽医劁猪阉鸡的场景。说到要给皮皮动同样的手术时浑身发冷。以至于将无名火发到了辛权斌身上,怪他不该说出这样的话。"不行不行,要是割在你身上看你痛不痛?"
         
辛权斌一阵苦笑。丛允莲的"分得太开了。平时在生活中尽量不去惹这个毛脾气,顺着驴毛摸好过日子。
        
辛权斌说,"那我就没办法了。"
        
丛允莲说,"不能没办法,要想出办法来。"
        
辛权斌知道这个球还得他来顶,丛允莲太爱她的皮皮了,爱得有些头昏脑胀,爱得有些蛮不讲理。
         
辛权斌语重心长的对丛允莲说,"皮皮是你的宠物,也是一个物种!它们和人类一样需要遗传和延续。而我们却把它关在屋子里,剥夺了它的权利。这种爱是不是有些自私?"
        
丛允莲道,"说得好像有道理哩!我们放了它?"
        "
正确,让它自己去寻找伴侣。"
         "
这不等于就跑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它了?"
         "
这样吧!儿子当年读小学时佩戴的一块腕表还是好的,有定位功能。我们贴上一块小纸片,写上电话号码。三个月之后再去找它,怎么样?"
         "
这个办法也还行吧。"
         
辛权斌趁热打铁,迅速制作了一个既结实防雨又精美漂亮的圆项圈,戴到了皮皮的脖子上。项圈里面藏有定位表。表面还附有一张过塑纸片。纸片上写着"这是丛允莲的蓝猫,名字叫皮皮,请碰到的人不要伤害它,一定要善待它,感谢大家。电话:xxxx"
         
丛允莲打开了店铺的玻璃门,有意放皮皮出去。皮皮平时总是千方百计钻空子溜出去一阵就会被丛允莲找回来,然后一顿数落教训。今天却奇怪坐在店门口没动。它不解主人的用意,望着丛允莲,希望主人能给一个明确的提示。
        
辛权斌说,"你把它送到路上去看看。"
        
丛允莲将皮皮抱在胸前,像平时一样轻轻抚摸着它,一起来到马路边。
         
马路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
         
皮皮看着人和车,有些陌生有些慌张。从丛允莲怀里挣脱跳了下来,在花坛旁边没有方向的四处钻了一会,又跑回到丛允莲的身边。
         
丛允莲这回狠着心肠没有抱起皮皮。
        
皮皮已经意识到了主人的用意,不安地绕着丛允莲的脚脖子摩挲了一阵。
        
见丛允莲没有动静,皮皮的思维终于被生命起源时就被赋予在它身上的那个伟大的计划牵制了。它在花坛边趴着身子撒下了一泡尿,它想记住这个地方,几个月后,它还会回到这里,再找它的主人!
         
皮皮隐进花丛。丛允莲泪水盈盈。

                     
   皮皮被卖了

         
花了一个多星期,皮皮到处撒尿圈地盘。闻到雌猫留下的信息后便重点徘徊高声呼叫。面对高高的楼宇,它知道希望渺茫再大的困难也阻止不了它热烈的期望。虽然有时候吵得别人厌烦了,被骂几句踢两脚。皮皮都会忍着,都会灵巧的躲开。真的讲起机敏来,人们不是皮皮的对手。
        
其间,有几只猫寻来过,但皮皮没看上。它睡在旧轮胎中的一个安乐窝里懒洋洋的,眼晴很难睁开。这几天,它比较兴奋,活动量过大。太累了,浑身发痛。
         
也是这几只猫找来的不是时候。她们撩了几圈,见皮皮不理,伤了心,悻悻而去。
         
那天半夜,皮皮的懒觉睡醒了。睁开眼,发现一只长得十分漂亮的花猫很安静的坐在旁边等皮皮醒瞌睡。皮皮心里怦然而动,高兴得跳了起来,围绕这只花猫兜圈问候。花猫也很积极的回应着皮皮的热情。
        
皮皮一眼就相中了花猫,它知道这次出来千辛万苦,得来的十分不容易。
         
花猫很灵巧也很有细心。是心甘情愿吧?也找了很久吧?
        
花猫领着皮皮,一路玩耍,一路摩肩擦鬓,不知不觉,远远地超出了皮皮先前所圈定的范围。看来花猫比皮皮有毅力,比皮皮寻得更加艰辛,更加耐心。
         
花猫带着皮皮钻过一道铁珊栏门,进了一个院子。院子里摆满了板车扬叉铣板簸箕,看来是个农家小院。远离了城区,皮皮被一个"农家小妞"带回来了,难怪那么远!
         
突然,从黑影里蹿出来一只大灰狗,冲着皮皮一顿狂吠。
        
防不胜防,皮皮吓得心惊肉跳,急忙逃跑。这时,花猫勇敢地阻挡在了灰狗前面,发出了严厉的警告声。
        
小院的男主人薛元刚从床上揪起脑袋,"花花怎么和灰哥干起来了?"
         "
哟,花花回来了?"小院的女主人尤柬芝睡眼惺忪,"嗯,是不对。肯定是进来了什么东西,快去看看。"
        "
嗯。"
         
薛元刚披衣下床出门来到院子里,喝住灰狗。"灰哥,干什么?"
         
灰狗仍然叫了两声,表示着对花花的不满,怪她带来了陌生客。想带主人找到皮皮,无奈皮皮藏得很深,灰狗鞭长莫及。
        
夜晚虽然有月亮,但院子里树影多暗处多,薛元刚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院门好好的,四周院墙没有异样。也许是跑过去的老鼠黄鼠狼惹起无聊的灰哥汪几声吧,而花花嫌它多管闲事吵得她烦燥而回了几嘴。
         
薛元刚回屋上床。
         "
什么情况?尤柬芝问。
       “
没什么情况。"
         "
花花出去了这么长时间,莫不是带回了一只公猫呢?"
         "
有可能。"
        "
明天仔细找一找,如果是的话,就多倒点饭菜淘点汤到猫碗里。"
        "
嗯。"
         
第二天,薛元刚在一堆柴棒缝隙里看到了皮皮。体型健壮,油光发亮,很是可爱。
        
傍晚,尤柬芝在麻将馆玩牌归来。花花缠着尤柬芝的腿不让她进屋,还一个劲儿的叫唤。
        "
花花,怎么啦?没吃饱是不是?"尤柬芝看到猫碗里剩饭还多。那就是另一只猫没吃,花花在为她的伴侣求食或者是叫委屈呢!
        "
薛元刚,快过来。你看看那只猫什么情况,怎么不吃?"
        
薛元刚盯着皮皮看了一会,发现它的一身毛并非灰色,而是一身比较正统十分好看的浅蓝色。"好像是一只蓝猫。"
        "
什么蓝猫黄猫,我问你它为什么不吃?"
        "
对,就是一只法国蓝猫。我在宠物店见过。大几千上万一只。这猫高贵着呢,当然不会吃你的粗茶淡饭了!"
        "
我的乖乖,比你这辆摩托车还贵?"尤柬芝惊得豁起嘴。
        "
敌两辆还不止。"
        "
它的主人怎么这样不小心,让它跑出来了?"
         "
我看不一定。脖子上有东西,等喂熟份了看看是什么情况?"
        "
怪不得花花这么喜欢,还是很有眼光呢!那它喜欢吃什么?"
        "
有专门的猫粮。宠物店有。我们去买一点?"
        "
行,为了我们的花花。尤柬芝弯下腰,痛爱的抚摸着花花的头。
         
花花用轻声的喵喵喵回报。
         
花花长得漂亮,每年生一窝崽也十分漂亮可爱,与她会选择伴侣有很大关系。亲戚朋友向尤柬芝讨要猫崽时人人都很开心。这也是尤柬芝与姐妹交朋友的重要途径。
        
但是时间一长,尤柬芝那种爱贪小便宜的毛病就犯了。尤其是她打麻将输了几场之后,尤其是听说法国蓝猫很值钱之后。她曾在网上对照过,网上说的让她越来越兴奋。
        
尤柬芝对薛元刚说,"我看花花已经怀了毛毛,皮皮留下来也不起作用了。猫粮也快吃完了。不如将皮皮卖了。"
        
薛元刚是老实本分之人,"这不好吧。看纸条上写的,明摆着是主人心善放出来的,我们不能做恶人。"
         "
将那个项圈一取,只当是流浪猫,谁知道?"
        
好多男人都有一个毛病,怕老婆,不敢忤逆老婆说话做事,哪怕有时候明知道那样做不对。
        
为了一只外来猫和老婆作对,显然不符合薛元刚的性格。此事不伤大原则,他很快屈服了。 "也行。"
            三     正中下怀

        一来二去,皮皮和薛元刚他们混熟悉了,也就放弃了戒备。尤柬芝一边温柔地抚摸皮皮一边顺势抱在了怀里,转过身,突然加快了速度将皮皮塞进了平时装鸡鸭上街卖的铁笼子里。她怕皮皮抓咬。
         一人稳住猫,一人摘项圈。薛元刚顺手将项圈挂在了院墙上面。
        本来还有半个月,皮皮照顾完花花就可以回家的。经这对夫妻一弄,前路就坎坷了。
        皮皮莫名其妙地望着薛元刚和尤柬芝。花花叫了两声,因为是主人在捉皮皮,虽然不解,也无可奈何,欲言又止。倒是一旁的大灰狗幸灾乐祸,呜呜的发出声音得瑟。这条狗看主人卖鸡卖鸭看得比较多,瞬间明白皮皮的命运是什么了。        
       皮皮四顾茫然。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唯一让它有点安慰的是一屋子的鸟笼子,一屋子的花鸟虫鱼,热热闹闹。
        宠物店的老板王呆萌看了薛元刚夫妇一眼,“捡的流浪猫吧?”
        “老板眼光贼!我们也喂了一段时间。你看这毛色,用手指拖,一拖几条印。手感蛮舒服。”
        王呆萌扫了一眼皮皮,显出满脸的失望,"猫是品种猫,可惜是公的。我们不收。"
         这一点倒是没想到。满怀希望的薛元刚和尤柬芝大失所望,表示不相信。
         薛元刚说,"老板,压点价可以。我们虽然不懂行情,但不能这么压啊?"
        王呆萌说,"不是压价,确实是收进来压库。活物要吃要开支,对不起了。这样吧,我给个微信到你,看别的宠物店收不收,出多少钱好不好?”
        没等薛元刚答应,王呆萌扒拉出一个微信,拨了过去。"李老板,我这里有一只蓝猫,公的,你要不要啊?你看看。”
        王呆萌边说话边将手机对准了皮皮。
        李老板说,“要啊,要是母猫就完美了。我顶多出五百元。”
       “说好了,你要的。我看别人卖不卖?”
       “可以。”
      “看到了吧,别人只肯出五百。是李老板要,我还不要。我这里太多了,没地方放。”
          “只有五百?”薛元刚有些犹豫。
      尤柬芝说,“五百就五百,比赶走强。”
           "要不,你们还是带回去?"
           "懒得带了。"
            "想好了?"
             "想好了。"
        “好吧,跟你们做件好事,我是赚不到钱的。微信还是支付宝?”
      “支付宝。”尤柬芝将手机伸到王呆萌面前,只听到叮的一声,十分阅耳动听。
        薛元刚夫妇刚离开宠物店,王呆萌就从座椅上跳起来,拨通了李老板的微信,“李老板,合作愉快!你马上通知你那个客户,争取做成这单。老规距,五五开?”
          "可以。"
      其实,王呆萌做这笔生意之前刚和李老板通过电话。
      李老板说,他有一个客户点名要买一只法国蓝猫,还要是公的。价钱出得挺高。
         王呆萌说,"什么客户这么菜?"
         "菜才好赚钱嘛!"
         "关键是没货。平时都没要这种货。"
        "我也犯了同样的错误。看来还得闲时备急时用。"
         "只能吃一堑长一智了。"
      王呆萌收了电话正在懊悔,恰巧薛元刚和尤東芝拎着皮皮走进了宠物店,惊得他怔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恢复到生意人的状态。
      相信大家多少都曾有过这种财喜突然临门的感觉吧?
四    皮皮想回家
      冯志雄就是李老板口中的客户,他住的地方与皮皮的城市相距一百八十多公里,开车上高速要两个小时。
        
冯志雄的母亲八十七岁了,仍然一个人居住在老屋,不想打扰冯志雄的一家人。偏偏冯志雄又是个孝子,除了缝年过节必到之外,稍微多一点空闲时间就往母亲住处跑。
        
最近,老太太的一只猫也和皮皮一样开始闹脾气了。叫声一声连着一声,一声比一声着急,一声比一声凄历。叫得老太太的一颗佛心惶恐不安。老太太年轻守寡拉扯冯志雄几兄妹,知道这只猫是怎么回事。她喊来儿子,"志雄啊,莎莎成年了,要伴儿了。你到宠物店再买一只公猫来跟它作伴吧。"
         "
好的。"
         
莎莎也是法国蓝猫,是去年冯志雄同老太太一起蹓湾时买的。当时,老太太路过宠物店,进去看了,看见莎莎后便爱不释手,"好漂亮啊,好温和啊!
         
冯志雄问母亲,"要不,我们买一只,跟您做个伴?"
        "
你看看多少钱,贵不贵?"老太太有退休工资,平时买东西都坚持自己出钱,同时也会量入为出的考虑。
        
冯志雄看了看标牌价:一万四仟二佰元。他明白了,这是一只品牌猫。照实说,母亲肯定不会买。
         "
不贵,一千四百二。"冯志雄骗母亲的同时,又向店老板使眼色。
        
店老板十分机敏,配合冯志雄一唱一合,哄得老太太开心不完。
        
结帐时,冯志雄刷的卡。老太太极为兴奋,但还不忘说,"回家就把钱还给你。"
        
老太太有了莎莎,仿佛多了个陪她的子女。说话做事唠嗑精神头比较足。让冯志雄感觉轻松了许多。
         
这一次,冯志雄决定故技重演。但没想到和上次相比困难了许多。
        
宠物店的老板说,"公蓝猫是稀缺物品,很难找到,所以价格不菲。"
         "
多少钱?"
         "
两万。"
        "
可以。"冯志雄也在开贸易公司,知道里面有价格水分。但为了母亲,他舍得花钱。冯志雄说,"但必须三天内找到货源。
        "
保证。"
        
商场之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律:人托人,六人之内必有熟人;货托货,三日之内必有货源。
        
还只托了两个朋友圈,花费不到两个小时,这些商人就找到皮皮了。有了皮皮,一圈子的商人都有了一股利益分红。
        
皮皮的命运就这样被一群陌生人决定了。
        
皮皮乘上汽车,一下子被拉到了一个更加陌生的城市。被放到了一位老太太身边,被放到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公主身边。
        
按说,皮皮和莎莎是百分之百的同类,平常是很少有机会呆在一起的。尽管莎莎初见皮皮时眼睛一亮,但皮皮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它想念的是"农村小妞"花花,想念的是以前的主人辛权斌和丛允莲。
        
巧的是在皮皮思念他们的同时,辛权斌和丛允莲也在思念皮皮。
        
转眼间三个月期限已到,皮皮没有回家。丛允莲每日想得茶饭不思,终于理解了电视新闻里爱狗人士围阻狗贩子的疯狂举动。
        
开始,他们看到定位信号没动,以为皮皮乐不思蜀,被人家俘获了"芳心"。因为腕表有一二十米的误差,在家里或者院子里走动就不能正常显示。
        "
要不,我们去找找看?看它生活得怎样?"
        
辛权斌虽然不太喜欢皮皮,但一起生活久了,滋生了一份家里人的情谊,多少有些想念。妻子的提议正符合他的心意,俩人关了店门开着车便一路追寻过来了。
        
找到薛元刚这里好找。腕表提示圈的地方到了,他们下车一看,一二十米附近就这一户农家小院,珊栏门开着。
         
丛允莲在门口往院子里张望,轻声喊着,"皮皮,皮皮……"
         
喊声扰动了屋里正忙碌的薛元刚和尤柬芝。
         
薛元刚一惊,"坏了,皮皮主人找上门来了!"
        "
慌什么?"尤柬芝也诧异不已,"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尽管做了亏心事,人家找上门来了,还得找理由搪塞啊。薛元刚夫妻俩只好硬着头皮出来了,打定主意佯装没这件事。
        "
大姐稀客!"
         "
大妹子,你们有没有看到皮皮?"
        "
什么皮皮?"
         "
噢,一只法国蓝猫。这么长,这么粗?"
         "
没有啊!"
         
这时辛权斌看到了墙上挂的猫项圈。"这就是那只猫项圈么?"
         "
噢,这呀?路边捡的。觉得漂亮,想给我们花花戴,就带回来了,还没功夫跟花花戴上。"
        
站在旁边一直没做声的薛元刚于心不忍了,他告诉辛权斌,"村里经常有骑摩托车的狗贩子蹿进蹿出,说不定是他们捉走了。"
        
说话听音,辛权斌听懂了话里的意思,他轻拉了丛允莲一把,"既然没有,我们走吧?"
         
丛允莲晃了晃手里的项圈,"这个东西……"
         
尤柬芝大方地一摆手,"没事没事,你说是你们的,就拿走吧!"
        
辛权斌和丛允莲走了没多远,尤柬芝拧了薛元刚一把,"你是皮痒?"
         
薛元刚呲牙咧嘴,虽然疼在膀子上,但心里不会因为隐瞒皮皮的消息而内疚。
         
接下来的寻找就相对简单了,宠物店只那么几家。辛权斌和丛允莲是生意人,知道皮皮进入了商品市场后属性就改变了。她们明白,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与人为善合理沟通,所以他们在寻找过程中一直重点强调只是想看望一下。不然,别人一句不知道,你就得打道回府。
        
王呆萌悔意连连,"确实不知道这猫有主人。"
         
李老板连忙道歉,"误会误会……”十分干脆的将冯志雄的电话地址给了丛允莲,并积极帮忙沟通了丛允莲上门探望皮皮的日期。
        
驱车近两百公里,丛永莲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皮皮。
         "
皮皮。"
         
正萎糜昏睡的皮皮听到丛允莲的呼唤声,一下子纠起脑壳,快速摇动耳廓探听声音的来源方向。
         "
皮皮!"
         
丛允莲眼里泛起泪花。         
        
皮皮爬起身,喵喵叫着扑向丛允莲。
          "
皮皮……”
         
丛允莲泪水涟涟喊声发抖。
         
皮皮沿着丛允莲的脚脖子打转,望着丛允莲不停的高声大叫。像在诉说委屈,又像在责怪丛允莲的无情。
        
触景生情, 这一幕也催得老太太鼻翼耸动泪水盈眶。佛心加母心,老太太决定将皮皮还给丛允莲。
         
丛允莲连忙拒绝。
        
这时,莎莎心里不安了。皮皮对她一直不理不睬,她用着十二分的耐心在培养两者之间的感情。但看着眼前的情景,感觉自己的努力将面临付诸东流的危险。她忍着性子跟皮皮交流了一阵,皮皮仍然沉浸在与主人相聚的欢乐之中,对她无动于衷。
        
莎莎终于怒不可遏,大声斥责了皮皮两声,露出虎牙扑向皮皮。
        
皮皮没有防备,被莎莎紧紧咬住了后左腿。
         
众人大惊失色,急忙驱赶解交。
         
还好,皮皮的一身毛厚,只掉了一撮绒毛。后来才发现,还是伤了腿,伤筋动骨一百天。成了皮皮这次寻爱路上付出的印象最为深刻的代价。
         
老太太倒是没惊,理解莎莎的举动是"爱之深,恨之切"
         
看情形,这些人都舍不得皮皮。
        
辛权斌说,"我们这样做,每年三四月份我们就将皮皮送到这里来,让他们在一起生儿育女。你看行不行,冯大哥?"
        
冯志雄说,"主要看母亲的意思。"
        
老太太说,"我没意见。看皮皮留在这里也不情愿,怪可怜的!莎莎也是选得蛮刁,难得看上别的猫。
        
这事就这么圆满解决了。
      
通过这次寻爱之旅,皮皮见识了许多新的人,增长了许多新的知识。在它积垒的经验里,第一个就是碰到陌生人就跑,不会像以前那样傻傻的站着,不会让陌生人轻易抓到。
(完)

回家后的皮皮在卖萌

回家后的皮皮在卖萌

被莎莎咬伤后的皮皮狼狈不堪

被莎莎咬伤后的皮皮狼狈不堪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HOT • 推荐

© 2012-2021 松滋100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2012148号-1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58362200 公司名称:湖北松果传媒有限公司 客服QQ:554259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