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本站编辑原创长篇连载《 松江记梦 》

420 2013-05-28 20:04 浏览 836853 39 热度 松滋资讯 使用道具
本帖最后由 zhxyun 于 2015-6-1 20:29 编辑

《 松 江 记 梦 》
引     言
    爱好摄影,应将摄影和人生境界融为一体、思考摄影快乐、身体健康与身心健康。即使片刻的沉思、高山、流水、建筑、浮世的人物,都是我们思考的理由,想象的空间。摄影要深入生活,不畏艰难。要扑捉光影和色彩,需要身临其境;也许道路很迷茫,但只会越走越清。
    大自然是我们眷顾的摇篮,世间人与事,你无法回避,只有坦然面对,聚与散、权利与义务、欢乐与悲情―――我们得用敬畏与尊重来看待。
    为什么用这个名字,从松滋河说起,而今,松滋河已成为一条季节性通航河流,冬春季,河床滩多水浅,通航期一般在5-10月间。上世纪50年代,汛期南来北往的船舶通行无阻,上世纪70年代,新江口有客轮直达沙市,现已被陆运所替代。它是我们的母亲河,它影响我们的成长,也影响这个城市的发展,我仅能以孤独的光影,来讲述它遗漏的故事。30年前,我们大多这样的年龄的人说起新江口,就是“青峰山下,松江河边”。并且白云边酒的前身,也叫《松江小曲》、《松江大曲》。从它的过去、它的周边说起,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设想,注定它不是完美的―――
用相机记录人与事的一瞬间,但恰恰是“这一瞬间”散发着芸芸众生中最平凡的人那种感动与温暖。
                                 第 一 季              
                        渔 舟  唱  晚
    松滋河边的捕鱼人,虽然辛苦,但是收获并不是很多,而且,冬季枯水季节的到来与上游三峡水坝的影响,这一传统生产方式已濒临消逝。
    1978年,王传友五十五岁,他每天清晨四点都要起床,与老伴一同到江边去收网,之后要把网到的鱼赶到早市去卖。以前的大船已更换成了小舢舨,他没有力气划大船了。
    但是,王传友还是为自己的生活感到庆幸,发小张木生在解放前淹死了,他太自信,大冬天还仗着自己水性好去赶松滋口捕鱼,一阵北风,船翻了,他再也没有游上来;读过私塾的梁有才在文化大革命中因为成份不好被批斗腿子打折了,至今走路还是一跛一拐的。
    幸亏自己家祖上一辈子的穷,如今成了一件光荣的事,解放后什么都要公私合营,但就是没要捕鱼的合营,在5960年自己家过得比人家都匀巧,想当年置备了一整套的拉网、丝网、甩网还有一条木船,与老伴出一次船,几乎什么鱼都有,鲫鱼、鳊鱼、黄鲴、江鲢、丁宫、青虾、螃蟹------孩子们也渐渐拉扯大,没有受太多的苦。
     自从新江口的大桥修好这后,这个原来叫做“华子咀”的小码头越来越热闹,桥下自然形成了市场,从桥上下车的客人也在河街一带打住,王传友所捕捞的鱼也愈加好卖------

15支持

回复 94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高级模式
    impanan东吴的船 作者
    -2楼 2013-5-29 09:57:15
    是呵,很多老百姓的生活是很艰辛的!!!
    impanan东吴的船 作者
    -2楼 2016-11-26 22:11:23
       关于麦芽糖熬制的成功,还只是春节美食的前奏。
       每家每户的孩童都期待着春节,由它可以衍生出若干种甜蜜的糕点和点心来。首先是一种最寻常的“米花糖”,家家都得有,也称作米子糖。用蒸熟的糯米晒干,而且要干得透彻,叫做“阴米子”,然后用混合干净的河沙在铁锅里炒,熟透后称作米子。“米子”在春节所有的食物中显得很平凡,一点地位也没有,孩童们可以随意吃着玩儿,也可以用糖水泡着吃当作过早,其实“阴米子”也有另一种吃法,稍许繁琐一些,就是熬粥喝,据说是补虚的好东西。至于早先人们所称的补虚,确实不好界定,总之,用这个熬粥时放一点盐和葱花,味道好极。
       而街道上还有另一种制作“米子”的道具,那就是半机械的“炸米子”,这个不用阴米子,直接用大米或者糯米就行,主角由穿街走巷的小贩担当,设备的一个生火的煤炉,一个椭圆的铁容器器械,上头有一个压力表,一头有拆卸的开关,小贩是按炸米子的大米斤两收取加工费,操作很简单,将容器的口打开,灌入大米,封闭容器,在火炉上手摇旋转,容器上的压力指示足够时,将容器卸下,朝布袋里撬动拆卸的开关,就听得“呯”的一声,米花随之涌入布袋。涛哥他们对此观看乐此不疲,但是又总是紧紧捂着双耳,他们在惊险中寻找着童趣的欢乐。炸好的米子个儿比炒的米子个儿要大,显得很肥胖,甜一些,但是缺乏脆劲,而且容易“嗝”(松滋方言受潮)。
       炸的米子做米花糖不是很好吃,但是也有一些,反正,在当年孩童们不会拒绝。
       ---东吴的船《少年茶》
    impanan东吴的船 作者
    -2楼 2016-9-14 16:46:11
         而伍仁月饼就很贵族了,五仁是指"杏仁,核桃仁,花生仁,芝麻仁,瓜子仁",想一想那个物质匮乏年代,就名字儿在那榜着就象征着这种月饼的江湖地位,而且,那年代的东西正宗地道,完全不用担心掺假,想想也正常,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正高潮,谁敢不负责或许会扣上一顶反动帽子,也感谢那个真实的朴实的年代,"伍仁月饼"涛哥他们吃着仔细真能将内瓤子分成五类来。
         -----东吴的船《少年茶》
         ----2016.9.14.
    impanan东吴的船 作者
    -2楼 2013-10-18 10:23:26
    本帖最后由 impanan 于 2013-10-20 18:42 编辑

          寻访到松滋的摄影前辈,这是赵大斌先生(中)、罗远惠先生(右) 于1960年左右在松滋河边小船上拍摄------
    1楼 2013-5-28 20:09:03
    本帖最后由 impanan东吴的船 于 2013-12-21 12:10 编辑

        impanan东吴的船盼盼欢迎关注,这个帖子稍长,待续————————
    2楼 2013-5-29 09:08:01
    原来白云边酒的前身,叫《松江小曲》、《松江大曲》!!学习了!!
    3楼 2013-5-29 09:17:01
    很不错,支持!
    4楼 2013-5-29 09:20:24
    5楼 2013-5-29 09:29:56
    我都不知道,原来松滋原来也有靠捕鱼为生的。
    7楼 2013-5-29 22:15:35
    本帖最后由 impanan 于 2013-6-1 10:43 编辑

      第 二 季   
    河 街 与 青 果 行

         必须要介绍河街与青果行的地貌,从大桥开始沿河边到现在的北湖边上的玉带园堤角,有三条街可通到民主街,一是松江茶社与水果行这条街,穿过民主街,向西是人民医院,俗称十字街,又叫南街口子,当时可是最繁华的社区,这街上有百货公司门市、供销陶瓷门市、文化馆、副食品厂、废品回收公司------码头就在河边,停着用水泥做成硕大的趸船,有南来北往的商人,也有去坐船匆忙的旅客,附近还有上下装船的货物与工人,间或有拄着拐杖的算命先生在招揽生意,上面的临江茶社有滔滔不绝的说书人,有沉浸在说书故事的半醉的茶客------而且这条街上一直漂荡着水果香味儿,靠岸的船上卸下的水果全部集散在这儿,每次走过,总是诱惑着你深深的吸几口气息,仿佛要将这淳厚的气息整个吞下,最爱是四川下来的船,装运着黄澄透青的巫山李子,果肉与果核很容分离你只要用手轻轻一掰——————。
         二是装卸公司老码头至公安局消防大队大门的小街,进出的是骡车与驴车,车夫可是正式的国企工人,驾着车在努力的吆喝,手里的鞭子时而扬起,预示着这车的归属与主人的权利,他们在街道上穿行,和蔼而亲切,谁也不会想到三十年后的今天,怎么会堵车呢??三是现在的航管站(海事局)这条街斜对着现在的星星大道,这是最短的街,没有许多故事。街边种的是法国梧桐,现在的孩子们可听都没听说过,当初是多么洋气的树!天空是碧蓝碧蓝的,从树叶中投影下的斑驳的阳光跳跃在街上,映照着我们的脸,温暖而热烈,这样的感觉,已然随着时光的流逝已经再也找不到了!街道是大多是木头青瓦房子,大红门板,有些凤凰古城的味道,只是微微矮一些,没有那绚烂的色彩与高低错落的风格。
          这是我们童年抹不去的记忆,每年夏天涨水季节,也就是大约孩子们放暑假的时间,在河堤边有幸的话还是可以看到江猪(江豚)的,一般是五个或是七个会在水中起伏的游泳,象是顽皮的可爱的狡黠的样子,黑黑的圆润的身体-------它是水中的精灵,又似乎是我们的朋友;夏天多数时间河街是会淹水的,从酒厂到青果行,连上民主街,长约半个月,短的约一个周,都会浸泡在夏天的洪水中,孩子们会在水中天真的嬉戏,有时是抱着一个木盆抑或是一块门板-----他们是那样无忧无虑,而大人们却要划着船或竹排来通行,人们会将家里稍微值当的东西搬走,去找寻相近的亲友投靠,这个季节,虽然是孩子们玩乐的天堂,但也是家长们的噩梦。

       先上一张河堤边的沉思的小狗,其它照片更新中————————









    8楼 2013-5-30 10:39:34
    我美丽的家乡!
    9楼 2013-5-30 11:09:06
    新江口长大的????{:soso_e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