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一本书一辈子

    一本书一辈子

    Hox2013-9-24 15:47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勤奋的他接二连三地出版了一本又一本著作。在每本书的后记里,他都提到了刘老师和那本《古诗词选编》,都写上了这样一句肺腑之言:“刘老师通过那本书教给我的人生道理,让我受用了一生!” ... ...
    我写《王家大湖剿匪记》

    我写《王家大湖剿匪记》

    Hox2013-9-24 15:43
    我拿着文稿去石子滩找他征求意见时,发现他不在家,他老伴流着泪告诉我:“就在和你喝酒交谈的第二天,他就走了……”她把我带到屋后菜园子,指着一座新坟说:“这就是他的墓地,可惜家里穷置不起棺木,只有一床芦蓆 ...
    致亲爱的婆婆子 ——松滋男人的情书

    致亲爱的婆婆子 ——松滋男人的情书

    Hox2013-9-24 15:38
    啊!亲爱的婆婆子,我们俩个,在天上愿做两只比志榜的雀嘎子,在地上愿做两根连到的柳树丫子!
    植一株生命的芬芳

    植一株生命的芬芳

    Hox2013-9-24 15:35
    有一种芬芳,能将一切生命中的美丽拉动起来。它的香味,携带着绿叶和花朵的气息,散发着春天的温馨。
    古树名木迁徙论

    古树名木迁徙论

    Hox2013-9-24 15:32
    呜呼!日月之精魄,山川之灵气,邑地之涵养,千门累世之经营,已如潺湲河水,不断流进私人之腰包,弥补一局之公帑。况古树名木,几迁其地,几易其主,命存仅半,而复勃亩荫者,十乏一二也。 ... ...
    校园诗选登

    校园诗选登

    Hox2013-9-24 14:57
    淡淡的,滑过空际的叫声,有点儿忧伤。咕咕咕——咕,这穿透北风的叫声,有点儿忧伤。 窗外没有落叶,只有一根羽毛,贴着薄霜,把我牵回童年,牵回老家的河堤、田垄,与稻场…… 扳罾孤独,在蒲草的空隙,拉不起渐 ...
    太阳照在她的头顶上 ——胡拓组诗

    太阳照在她的头顶上 ——胡拓组诗

    Hox2013-9-24 14:24
    太阳照在她的头顶上,一双肌肉丰润的手,伸在黄亮的木盆里,搓洗着粗蓝白布衣裳,太阳照在她的头顶上,满腹心事象洗衣盆里的水在动荡……她低垂着头,并未把心放在搓洗衣服上——隔壁的新媳妇,都眉开眼笑地送走她的 ...
    告诉你一个闻所未闻的洈水 ——《洈水颂》的感悟

    告诉你一个闻所未闻的洈水 ——《洈水颂》的感悟

    Hox2013-9-24 14:13
    洈水,在我心中永远是甜的,甜甜的。 儿时的欢乐,童年的梦幻,一桩桩、一件件,一丝丝、一缕缕,全都让洈水母亲般收藏在自己轻盈舒缓、圣洁缠绵的胸怀之中。 我是喝洈河水长大的,是在洈河水里泡大的,洈水看着我长 ...
    洈水颂

    洈水颂

    Hox2013-9-24 12:03
    洈水,这条在祖国大地图上还找不到的河流,两岸居住着上万的人民。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松滋说鼓子介绍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松滋说鼓子介绍

    Hox2013-9-24 11:51
    松滋说鼓子原名“说古书”,由元、明朝的“词话”演变而来,并逐步形成一种民间说唱形式。
    黄林桥的传说

    黄林桥的传说

    Hox2013-9-24 11:44
    一河东西成坦途,行人过往寻根由;荒林不知何处去,古桥英名万古留!
    儒家四圣与钦定统一字辈

    儒家四圣与钦定统一字辈

    Hox2013-9-24 11:38
    松滋颜家洲颜氏入谱《湖西颜氏家谱》,此谱涉及湖南澧县、石门、桃源、湖北公安、松滋、恩施等二十一支颜氏后裔。
    松滋九岭岗起义略记

    松滋九岭岗起义略记

    Hox2013-9-24 11:32
    1928年6月18日,地处湘鄂边陲的松滋爆发了著名的九岭岗起义,波及周边数县。这次起义,是大革命失败后松滋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的一次英勇斗争…… ... ...
    我在张文秋家里作客

    我在张文秋家里作客

    Hox2013-9-24 09:59
    无产阶级革命家张文秋是我们湖北京山人,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儿女亲家。张文秋的两个女儿邵敏和邵华分别许配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毛岸英和毛岸青。一九八五年四月,我有幸应邀到张文秋家里作客,老人家的音容笑貌至今萦 ...
    童年的狮子

    童年的狮子

    Hox2013-9-24 09:56
    在我的记忆中,从腊月廿四的小年,到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一直到廿五的“尾年”,在农家所有的“年”里,狮子一直唱着主角。我已离乡多年,蜗居城市,很少见到狮舞了,不知家乡的狮子是否风采依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