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诗歌】荆州城(组诗)- 铁舟

2021-04-09 09:48 浏览 3319 《洈水网刊》 使用道具

荆州城(组诗)

铁舟


亲人


   

不伦不类,五年了    

我被凉在这里,像一粒外乡来的土豆    

偷窥着宾阳门里    

进进出出的男女,多想    

一跃而起,请瓮城里抽签掐指的    

瞎子算算    

哪一位是我的亲人    


   

而事实总不如我所愿    

我像一尾    

丢在护城河里的白鲢    

郁闷、孤独,因缺氧而浮头    

喘气、望天,数    

城墙上一字排开,找不到发音的    

象形文字    

——凹凸    


   


   

地图    


   

一张荆州城区地图    

忽略荆南路、荆东路与荆北路    

眯着眼看,凹凸围拢    

荆州城,分明就是一只    

很多人穿不了    

很多人穿了又脱下    

遗世经年的靴子    

而你我,或者说    

我们,这些小混混    

都不是那只脚    

顶多,也就是一粒    

落入靴内的沙子    

横竖都被人磨    

偶尔,也耍耍脾气    

顶顶他们    


   


   

罪人    


   

我是这城市的罪人    

我的职业是买卖    

货币,我一只手    

把城里人的钱,以存单那张纸    

收起,投出去,让开发商    

修起    

紫荆御景、城南春天    

福城、浅水湾、蔚蓝水岸、观邸    

一只手,用按揭贷款    

帮城里人买回房子    

我就是那个玩魔术的人    

有罪的人    

拿你们的物质    

帮你买回物质,而我    

我最大的作用,无非    

就是,借农业银行四个空洞的字    

帮你换换肩,挑重担子的    

那个人,仍然是    

你自己    


   


   

补城墙    


   

寒风中,几个工匠在修补    

一段腐蚀的城墙    

他们架梯子上去    

把一些风化的城砖琢开    

再补上新灰    

与做旧的青砖    

我在护城河对岸散步,手心    

也替上上下下的他们捏着    

一把汗    

远远望去,如同在读    

一部编年体史书    

散开的每一页上,都布满    

旧痛与新伤    

而他们,起先爬上去    

挖掉腐朽的部分    

像在试图篡改什么    

最后滑下来,填充完整    

又像在掩盖什么    


   


   

秋游八岭山    


   

铜岭岗是一座植物王国    

栾树开黄色的花,结灯笼样的籽    

板栗藏在草丛中,扮演刺猬的小兄弟    

葛根埋在地下,探讨无限的秘密    

枯荷站在干涸的池塘,回忆夏日的风景    

栝楼是我失联多年的亲戚    

只有安静的南瓜,在山坡上盼望    

一群城里来的人    

谁娶了谁,她们都认命    

香蒲是这个村里唯一的才子    

他举起壮硕的水蜡烛,风每吹一次    

就写下一行文字:    

“我爱秋天,胜过爱我自己”    


   


   

换帽台    


   

落帽台上的人    

到了这里,就戴上了新的帽子    

古时候,在八岭山只有风    

才拥有摘帽子的权利    

现在,不远处的沪渝高铁线上    

有动车向东,同时就有动车向西    

仿佛在各奔各的前程    

动车内,有升职履行的人    

就有解甲归田的人    

他们的升迁荣辱都写在    

一张纸上,风吹不落    

他们从不戴帽子    


   


   

三义街145号    


   

低矮的门楣和门前    

磨光的青石板一起    

记取旧日的欢愉    

从远古而来,穿月白色衣裙的    

古代的仕女,有着现代姣好的笑容    

我们从八岭归来    

由得胜街进大北门,老远就看见    

一只挥舞的手,每晃动一次    

就发出一种悦耳的招引    

在三义街145号,落帽台的刺板栗    

被章国梅砸出蛾眉一样的果肉    

以及李子和柠檬的香味    


   


   

在大北门城洞里    


   

我曾用一个小小的伎俩    

赢得了俩个人的欢心    

那一年秋天    

我们俩骑自行车,过大北门城洞时    

我随手从城洞的一条砖缝里    

掏出了一枚硬币    

你惊讶的望着我    

这个看似偶然的奇迹    

为打消你的疑虑    

我又快速重复了一次    

这一次彻底点燃了你    

你凑近来,踮起脚尖    

掏出一脸的狐疑    

多年后,我陪海外归来的女儿    

来到这里,不同的是    

我们驾乘双人自行车    

更不同的是,她当场揭穿    

我事先准备好两枚硬币的秘密    


     

   

石磨    


   

现在早已不用这个工具    

很多人    

甚至都不认识    

而我却一直记得    

被生活所逼    

如何把苦荞喂进磨嘴里    

而后,跟在它身后    

敬而远之    

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它转一圈    

我就点一下头    

从穷苦中,磨出一丁点甜味    

它旋转的越快    

就把那些千辛万苦    

从磨牙缝里挤出来的东西    

甩得越远    



   

在东辰草堂    


   

一个普通的下午    

因几只白鹭湖飞来的白鹭    

与几只洪湖飞来的白鹭    

偶遇,而与众不同    

我们被同一只大鸟引领    

在现代的花草与古老的文化间穿行    

我看见,你在暗处    

贴地飞行,不时发声警示——    

有些规矩是不能破坏的    

譬如:天园地方    

再譬如:外圆内方    

我们因穿行而不知不觉    

被提升    


    

   

铁舟,湖北松滋人,湖北省作协会员,曾出版诗集《供词》《松针上有蜜》。现供职中国农业银行荆州分行。    


          

1支持

回复 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高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