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道听桃源境

倔强的松果| 2014-6-13 13:25 阅读 3301 评论 0

    松滋西南境,有古桃源之称。其风物传说始巴楚,文字比喻在于清代。

    洈水,北源五峰,南源石门,自松滋卸甲坪两河口汇合,成为湘鄂边界线,蜿蜒东流,上游有高山、峡谷、奇松、怪石、温泉、险崖、溶洞、云海等自然景观;西为巴夐氏活动区,东有楚太子读书地,神话传说故事,历代文人骚客,留有古道、关隘、军寨、庄园、奇风、异俗、东城、西斋等人文遗迹。

    清朝雍正十三年(1735年),湘鄂边地带“改土归流”全面结束,鄂境土司地域全面推行流官治理,昔日大小土司地域和人口,就近归并于州县境内,扩大已有州县的辖区,这有松滋、枝江、宜都、长阳、巴东、建始、恩施等;对于历代土司、所隘不便归并的人口和地域,新设置州县,实行流官治理,新增长乐(今五峰)、鹤峰、宣恩、来凤、咸丰、利川等。

    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昔日五峰、石梁、水浕、长茅等诸多土司之地,清王朝设置长乐县,拨松滋、枝江、宜都、长阳和湖南石门等边缘之地,其中“割松滋之地数十里”,属原添平所(清代添平所纳入土司系列)渔洋隘部落驻防地、红岩寨巡检司地。雍正十三年(1735年),随添平所改流,渔洋隘地其初分别拨归松滋、枝江、石门等县,渔阳关拨归长阳县。后来新置长乐县,将原拨归的渔洋隘地、红岩寨巡检司供给地西半部,一并划归长乐县。

    松滋西南部及洈水上游,因古代是少数民族地区,历史上称“蛮夷”地区,历来在国史、方志等文献史籍中记载稀罕,世人知之甚少,无不充满神秘感。直至清朝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著名文学家顾彩,入容美土司地游览,历时5个月另4天,留下约2.8万字的诗、文,披露这片神秘土地,其所见所闻,比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并诗》要实、要真,笔下所言比陶文更细、更美;容美地域不是陶渊明构想的“乌托邦”,而是真真切切的“桃源地”。

    古代容美土司地域,包括今鹤峰、五峰大部分地域,以及长阳、宜都、松滋、巴东、恩施、建始等边缘地带;松滋西南的深溪土司,是容美宣慰使司的属司,其领地为容美的属地。当时顾彩入容美,取南路松滋西南入境,留下容美古道遗迹。

    顾彩开篇即言“容美宣慰司,在荆州西南万山中”,“草昧险阻之区”,“或曰古桃源地”,“此地在汉、晋、唐皆为武陵蛮。武陵地广袤数千里,山环水复,中多迷津,桃花处处有之,或即渔郎误入之所。”“夫其地广人稀,山险迷闷,入其中者,不辩东南西北,宜为餐霞采芝者所居,秦人择而处焉,岂复知世间有甲子哉!”此为当时包括松滋西南在内的容美之地,是顾彩将其视为桃源的记载。

    清朝雍正十三年(1735年)“改土归流”后,深溪土司不复存在,但因“土司王”张彤柱率先响应改土归流有功,受到清政府优待。深溪土司本与百户土官等级相同,都是“正六品”,类似此级土官,均改授“把总”虚衔,亦为正六品;而张彤柱却是升授为“千总”,为“正五品”。这便是史籍所载的:“首先缴印之土弁张彤柱,既蒙皇恩赏给千总职衔,支食俸薪。其应食俸薪银两,应以奉文之日为始,令地方官于地丁银内,按年支给,造报奉销。”

    深溪“土司王”张彤柱,经过“改土归流”之后,虽然不再是“奴隶主贵族”,不再世袭土地、世袭人口,但作为世袭职官的“千总”(后代可袭职),品级与荆州知府相同,加之又有功于清王朝,也属名声显赫、地位崇高之人。他虽然不再将农奴劳作剩余值收为一人所有,但与知府同样多的俸禄,更为可观:“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是对当时知府每年俸禄三万多银两的真实写照,而张彤柱作为终身制的五品“千总”,为其倾权一方仍不失经济基础。加之道路交通阻塞,官府政令不达深山,土民老死不入城市,他又有钱有势有地位;民间风俗依旧,生产、生活无所变更,其地域的“神秘性”,仍不减“改土归流”之前。

    清乾隆八年(1743年)正月,张彤柱病故。其子孙仍按土司旧俗,不惜银两,将尸体运回出生之地,即今五峰县五峰镇香东村彭家铺子安葬。

    清王朝雍正皇帝之后,历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世一个多世纪,不见高官大儒至松滋西南“荆边”的记载,哪怕被称为“一方之全史”的地方志书,在清同治本《松滋县志》中对该地的记载,也是揣度而作。以致民国本《松滋县志》记载:“同治修志诸公,尚为此推测之词,可见当时县人,于西南形势,毫不明了。盖岩深路远,交通不易,外人入其中者,非重趼累胝不能至也;深山之民,老死不入城市,差徭不及,理乱无闻,与桃源无异。”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zhxyun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