洈水之恋

倔强的松果
2014-6-3 11:00 2992查看 0 评论
我是松滋人,但我离开家乡已经三十多年了。在我闯荡江湖、游历国内外诸多名胜以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发现家乡的洈水才是天生丽质、出水芙蓉,没有浮华的包装与矫饰,就像绝代佳人的“酒窝”,让你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荆楚大地,松滋境内,有名洈水,国家级森林公园,不仅能满足你的“醉翁之意”,也不仅仅能证明你是仁者与智者,它在环境问题日益严重的今天,是比黄金还宝贵的稀缺资源,其价值怎么估计也不过分。你如果能有幸亲近洈水,在这里愉悦身心,享受一种欢乐的山水醉意,那就是高级的审美过程了!
    我是松滋人,但我离开家乡已经三十多年了。在我闯荡江湖、游历国内外诸多名胜以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发现家乡的洈水才是天生丽质、出水芙蓉,没有浮华的包装与矫饰,就像绝代佳人的“酒窝”,让你春心荡漾,陶醉于她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觉已经与她身心融合,成为超越尘世的“风流人物”。
    甲午清明期间,我回乡扫墓踏青,与亲朋同游洈水,一扫京城带来的疲惫,也卸去正月里丧母之痛造成的巨大精神抑郁,登上“南山观岛”的白云阁,纵览满目山水,俨然借诗仙李白之眼,醉看人间美景。飘飘欲仙之际,我不禁朗声大笑与歌唱,洈水成为我的知音,包容我,接纳我,爱护我,让我这个年过半百的“老顽童”返璞归真,找回遗失已久的赤子之心。一对武汉来的老夫妻,受到我的情绪感染,也高兴极了,尤其是那位颇有宋美龄之风的女士居然在南山上与我一起唱《纤夫的爱》,后来交谈得知他们是退休干部,是老年合唱团的。我放声歌唱,自然引发了他们的欢乐。
    与“南山观岛”相对的是“生态岛”。岛上的红色樱花盛开,没想到洈水风景区也有樱花!联想到我的母校武汉大学的樱花,以及春节期间在台北市郊三芝乡看到的樱花,特别是清明节这天还在松滋二中校园也看到了怒放的樱花,我感到樱花的美丽犹如蝴蝶的翅膀,在哪里都可以停留,在哪里都可以存在。美丽无边界,属于所有爱美的人们!美丽有境界,也属于所有爱美的人们!洈水,不但山美、水美,花也美,而这种美也能唤醒人们心灵的美。
    登高抒怀与踏青赏花以后,最放松的时刻就是乘快艇在岛屿间劈波斩浪,速度与激情交汇,草木与碧水辉映,真乃乐以忘忧也!此刻,无关庙堂与江湖之辨,亦无关“君”、“民”之别,更罔顾人生沉浮,唯有欲仙欲死之快感。如果说苏轼赤壁泛舟,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是一种潇洒与浪漫,那么我等洈水飞舟则为“老夫聊发少年狂”,让心灵飞起来,做一回御风而行的“水上神仙”。
    洈水景区还有“桃花岛”和溶洞“颜将军洞”等景点。此前我曾夜宿桃花岛,感受静谧与安宁;也到神奇的溶洞参观过。传说洈水系春秋战国的巴国遗址,巴国战时失利,颜将军率余部逃入溶洞中,以巨石封口御敌。敌退,欲出其洞,遍寻其出口而不得,中为饥寒所毙,颜将军洞由此而得名。近年来,由于交通更加便利,前来洈水旅游的人逐渐多了,洈水正从“养在深闺人未识”走向知名度与美誉度不断提升的佳境。在城市喧嚣侵蚀人心、人们渴望无污染的空气与水之际,洈水无疑是一处洗净铅华的天然氧吧。我为家乡松滋有这样的一片净地而感到骄傲!
    回到北京,在雾霾深锁高楼的日子里,我想念洈水,就像想念深山里风姿绰约、肌肤若雪的“处子”,让我神思飞扬……  (作者单位:中央电视台)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