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滋100网 首页 松滋文化 党史书简 查看内容

从长征到解放青海

2014-5-26 10:13| 发布者: zana| 查看: 2934| 评论: 0|原作者: 廖汉生

摘要: 我和贺炳炎是1929年七八月份认识的。那时红军打开桑植以后,桑植县成立苏维埃政权,成立农民协会,他给农会主任陈昌厚当警卫员,我也在农会工作。他16岁,我18岁,少年易熟,我俩认识了。但和他搭档共事,还是从长征 ...
     我和贺炳炎是1929年七八月份认识的。那时红军打开桑植以后,桑植县成立苏维埃政权,成立农民协会,他给农会主任陈昌厚当警卫员,我也在农会工作。他16岁,我18岁,少年易熟,我俩认识了。但和他搭档共事,还是从长征途中开始的。
     1935年I1月红二、六军团长征之前,鄂川边、龙桑、龙山独立团编为二军用第五师,贺炳炎当师长。长征到甘孜以后,六师师长调走了,他就到六师当师长,我当政委,一直到1937年改编成八路军一二0师三五八旅匕一六团,他当团长,我当政委。后来,他到延安学习,学习回来,就到冀中平原,和余秋里到一二0师独立第三支队,他当司令员,余秋里当政委。
     1944年11月,我们组织了一个干部大队,跟王震同志的三五九旅南下,贺炳炎当大队长.我当政治委员。我们带了三十几个团级干部,还有排长、连长百把人的教导队。到洪湖地区之后,贺炳炎到第三(襄南)军分区当司令员,我当地委书记兼政治委员。1945年八九月份.襄南三分区、二分区等整编为汀汉军区,他当江汉军区司令员,我当政治委员。
     1946年8月份,他是晋北野战军剐司令员,我是副政委。1947年蟠龙战斗之后,贺炳炎调到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当副司令员,后改任司令员,我任政委。定编时,一纵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他当军长,我当政委,一直到1949年青海解放,成立青海省军区,他当军区司令员,我当军lx.政委、省委书记。后来他到北京看病,休息了-段。1952年到成都,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四川军区司令员。1955年,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兼四川省军区司令员。
贺炳炎同志的优点是作战勇敢,决心果断,对党很忠实。他负伤11次。他当团长的时候,被当做“改组派”拥起来了,几乎杀掉了,但放出来以后,义单独去组织沿河独立团,开辟了黔东根据地。忠堡战斗时,贺炳炎当参谋,要他到十八团当团长,他不去。他说:“我是‘改组派’‘改组派’还能当团长?”有些不满意,发牢骚。最后,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说:“你足共产党员,在党有困难的时候,你应该是什么态度?”听了这—句话,他就跑去了。
     长征的时候,我们和四方面军在川西甘孜会师以后,进入草地北上,六师担任全军后卫,不但要保证主力部队的后卫安全,还要收容整个二、四方面军掉队的人员。我们的牲口都驮着伤员。我虽然伤过,但没有残。贺炳炎不是一只手吗?腿子、脚也打坏了。他的牲口也计给伤病员骑,自己还为伤病员牵牲口。
1937年雁门关战斗,敌人在忻口战役中向太原前进,我们七一六团在雁门关插敌人的后路。敌人相当多,我和贺炳炎带领七一六团打了两个钟头,缴获了很多汽车。这个战斗之后,太原失守,我们七一六团就到了太原以南。
     1944年11月.我和贺炳炎率领干部大队从延安出发,随三五九旅南下,到大别山李先念同志的新四军第五师那里。我们去的时候,任务是刘少奇同志交待的,陈毅同志做的报告。过春节后,我们到了襄南,那里有日本人和同民党顽固派的几个据点。我们的任务,一个是搞钱、筹款,一个就是扩大根据地、扩大部队。时间不长,搞了一年多一点。那个地方部队很多,李先念本身的部队、王树声的部队、王震的部队,驻得很多。后来,在桐柏山打了一仗。之后,要我们江汉军区部队作后卫,我们承担了这个任务。在处理伤病员之后,我们就殿后了。这时敌人把我们七围八围,围得差不多了。我跟贺炳炎被调到宣化店,后又回到江汉,后又要走。我到武汉、北京各驻了儿天。贺炳炎到宣化店后,董必武同志到了宣化店,他们就一块到了重庆。
     1947年蟠龙战役的时候,贺炳炎从晋北到西北野战军。纵队来.途中碰上了敌人的还乡团。贺炳炎很机智。国民党军看他那个样,披的披风,骑的大骡子,带的墨色眼镜,以为是什么民党的一个什么大官,问几句,贺炳炎跳下骡子就跑了,就带一个警卫员、一个喂马的.因为离我们部队不远,一下就跑过来。消灭蟠龙的敌人以后,他又把骡子找回来了。
      贺炳炎到一纵,开始当副司令员。打清涧的时候,张宗逊离开一纵队,贺炳炎当司令员。有一个册子上写他当副司令员,搞错了。以后就打沙家店敌三十六师,西北战场的转折点。宜川——瓦子街战役是西北比较人的战役,围城打援,围的宜川,打的瓦子街。我们一纵是从西北往东南,二纵由西南向东北,三纵、四纵从北向南,六纵向西。战斗发起是在拂晓,二纵过黄河耽误了,我们一纵把二纵的任务也担任起来。我们六个刚分一个团一三五八旅七-四团去顶二纵的任务。部队打得很顽强,团里干部牺牲负伤很多,“硬骨头六连”就是这个仗打出来的。敌人方面,整编二十九军军长刘戡和整编九十师师长严明自戕身亡,几个旅长没有一个跑掉,都给抓起来了。整个战役歼敌1个整编军部、2个整编师部、5个旅,共29000余人,其中一纵就歼敌11000余人。
     贺老总对贺炳炎很重视,因为他打仗勇敢,交待任务能够完成。所以,他被抓了“改组派”拉出去要杀,贺龙把他保下来,那时是哪里没有团长了,他就去;没有位置了,就又回来给贺龙当警卫员。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