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龚老爹出嫁(松滋说鼓子)

Hox| 2013-11-6 17:43 阅读 3951 评论 0


  唱:唢呐哇哇哇地叫,

    鼓儿咚咚咚地敲。

    唱一段松滋说鼓子,

    龚老爹出嫁到丝线潮。

  问:你说话太蹊跷!世上只有姑娘出嫁,哪有公佬汉子出嫁的呢?

  白:不着急,两姑嫂上QQ,您听我细细聊。

  表:呢个龚老爹本名叫龚大豪,家住金八宝。他承包养鱼起哒点小水,银行的存款有二十万,还带哒一点“爪。”

  唱:龚老爹有儿有媳有孙伢,日子过得哟,

    就像“驼子翻跟头——往上翘”!

  表:媳妇李春姣,能干贤慧长得蛮俊俏。自从婆佬巴子去世以后,她是百般地心疼公佬,公佬爹想喝酒她去打,公佬爹有毛窍(病)她把医生找。她疼公佬爹硬是疼得……

  问:哪门样?

  唱:让儿子白天黑哒像防强盗。

  问:呢防的个送个名堂呢?

  唱:生怕公佬爹把媳妇拐起跑咧。

  表:呢也难怪,龚老爹的儿子龚小毛,眼睛长得像“两条”,心比针尖小,纯粹是个乱鼓泡。要是没得李春姣孝敬——

  唱:龚老爹早就去阎王那里报哒到。

  表:呢些天李春姣,一直细观察明察秋毫,自从邻村里王大妈中风瘫痪,总是龚老爹去烧茶做饭、挑水洗衣、端屎端尿。后来才晓得,王大妈是公佬爹年轻时的相好,王大妈的丈夫早就去世了——

  唱:现在他们俩正好相互有个依靠,

    媳妇李春姣有心给公佬爹当月老,

    让公佬爹再续前缘,

    晚年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表:李春姣跟小毛一商量,哪晓得“乱鼓泡”马上投哒反对票。

  白:你少在呢里唱高调!我爹要是和王大妈拢哒伙,他那二十万存款就打哒水漂!

  唱:就会全部拿去给王大妈看病……

    不得给我们留一根毛。

  白:小夫妻正在争吵,龚老爹走进家门、面带微笑。(干咳一声)“儿子媳妇你们听好,我要给你们来个‘特别报道’……”

  唱:话到嘴边留半句,龚老爹满脸通红蛮害臊。

  白:李春姣鼓励公佬爹,“爹,有送个话,您就直说!”“我……我……”儿子在一旁急得不得了,“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喉咙又没被肉哽倒?”

  唱:龚老爹他不敢正面“炸碉堡”,

  只好迂回前进旁击侧敲:

  白:“伢们咧,我呢一双脚,睡到半夜时候,冷得硬像两块雪糕。我……我想找个捂脚的……”“呢好说!我给您买个捂脚壶、暖手宝。睡在被窝里,让你发烧、发高烧!”“不是的。你们各忙各的,我……一个人蛮冷清。”“呢还好说些!我跟您换个大彩电,里面有说有笑、有唱又有跳——

  唱:你一天到黑抱倒它,收看荆州花鼓调!

  白:“龚小毛哇龚小毛,你不要跟老子把弯子绕!我不缺呢些死东西,我缺一个大活人!我要找老伴,我要结婚。”““结婚?!你结‘黄昏’、只怕是‘脑壳昏’、邪火上升发猪瘟!”“你呢个不孝的东西!你敢骂老子是猪?!实话告诉你,呢哈我是卯起哒,呢个婚是结定哒!”

  唱:我晓得你是个生就的“乱鼓泡”,

    跟你打商量是瞎子点灯白白把油耗。

    免得人嘎把舌根子嚼,

    老子提前去民政局办哒“执照”。

  白:“你看,结婚证我都领好了!”

  表:说话间,龚老爹掏出一个红本本。

  白:“哼,我看你是眉毛上挂棒棒,爱呢个吊吊。”

  表:龚小毛夺过本本就丢进了柴火灶。一眨眼红本本化成哒灰,龚老爹气得把扁担操,一扁担打到龚小毛的腰。

  带哭腔唱:哎哟,哎哟!春姣,春姣!快把我爹拦倒,要不然,要不然……

  唱:我的脑壳就变成哒葫芦瓢!

  白:拦啦?!我才不得拦!打!打得好!

  唱:打你个不忠不孝!打得你跪地求饶!

  表:龚小毛听了媳妇的话,气得一蹦三尺高。他指着春姣的鼻子骂:

  白:“你……你硬是个粑粑苕,我跟爹吵架,你不卫护我,你卫护公佬。

  唱:我看是你们叉起哒,要把老子当鱿鱼炒。”

  表:李春姣眼睛一瞪、牙齿一咬,口里骂他个“乱鼓泡”。李春姣只好用女人常用的好方法——

  数板:女儿一抱,钥匙一交,行李一拿,回娘家走一遭。

  唱:呢回偏要龚小毛上门作检讨,要不然就跟他分道扬镳。

  表:夫妻冷战了半个月,龚小毛“缴械投降”去求饶。

  白:“春姣,不怄气哒,跟我回去!你不晓得啊,呢半个多月,我一个人睡觉,冷得发跳,就像是睡在寒窑!”

  白:春姣暗暗一笑:“呢好说!你去买个捂脚壶、暖手宝。让你天天黑哒发高烧!”“春姣,你不在,我……一个人蛮冷清。”

  春姣嘴巴一撇:“呢还好说些!你去换个大彩电,里面有说有笑、有唱又有跳——

  唱:你一天到黑抱倒它,收看荆州花鼓调!”

  表:龚小毛一听,又发了毛:“我不缺呢些死东西,我缺一个大活人!”

  唱:李春姣一听开口笑,顺水推舟、因势利导:

  数板:“小毛啊,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换位思考。你晓得怕冷、怕冷清。爹他难道就不怕……”

  表:小毛听了春姣一席话,悔恨交加心里就像猫爪子刨。

  白:“我说春姣啊春姣,你就不用给我做工作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干涉长辈再婚,不该和爹爹唱反调。呢几天我想得蛮多,自从我妈去世,我爹又当爹又当妈,养育我是一把屎一把尿。吃哒好多苦,受哒好多罪,现在日子过好了,该让爹爹享受哈!

  唱:有吃有穿不是老人生活的全部,

    只有让老人顺心顺意才算尽哒孝。”

  白:“过两天就是爹爹六十五岁生日,我们要给爹办一份寿礼。”“办寿礼?你说办送个寿礼,才能投其所好呢?”

  唱:李春姣定计策,出人意料,

    龚小毛眉开眼笑、连声叫好。

  表:再说那龚老爹正在生闷气,儿子媳妇都回来了。儿子跟爹赔不是,媳妇跟爹煮长寿面条。

  白:“爹,祝您生日快乐!”“爹,我们跟您把寿礼已办好。”“咳,送个寿礼我都不要?把钱留起让孙子上大学花销。”

  唱:我跟您办的呢个寿礼,

    又温馨,又高雅,又时髦。

    包您满意,做梦都要哈哈笑。

  表:媳妇春姣掏出一本结婚证……

  白:“结婚证?!咦?我的结婚证不是被小毛烧的喳?”“呢是我们从王大妈那里拿来的。您的那一本我帮您补办就是了。”“你们,你们去见过王大妈?”“见过,见过哒!

  唱:我们俩还亲亲热热地把妈叫

    叫得她脸上红霞飞

    叫得她忙钻进床角垴!”

  表:龚老爹是半推半就一脸笑。“哎哟伢们啦,我呢大把年纪哒,黄土都快埋起哒腰,还厚着脸皮把老婆讨,只怕伢子嘎当笑料。”“爹,您就不要谦虚哒,也不要假套。”

  唱:新时代,新思潮,人活七十心不老;

    新生活,新变化,和谐社会乐逍遥。

  表:儿子推出两辆新摩托,龚老爹不住地抿嘴笑,儿子前头驮新郎,媳妇后头驮行礼包,

  唱:他们要送龚老爹去出嫁,寿酒加婚宴两瓢水一起舀。

  合:也要嗬合咧……一呀么一起舀咧。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龚艳云 徐东 来自: 《松滋文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