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我的父亲(话剧小品)

Hox| 2013-9-24 10:24 阅读 1875 评论 0

人物:父亲(简称父)
         女儿(简称女)
时间:现代。
地点:某市民家。
 
[某普通市民家。室内摆放桌椅等。

[幕启:喧闹的城区隐约传来男、女人的喊声: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父穿休闲装,戴墨镜,背一黑色包慌慌张张上,喘一口气,摘下墨镜。

父:乖乖,要不是我两腿跑得像兔子,屁股又要开花。

[父哼歌曲开门进屋,小心地掩上门。得意地亮女士钱包,掏出钞票数。

父:(似乎听到观众席上问声)这钱是从哪里来的?问得稀奇,(作扒窃动作) 钻(赚)的喳,未必是天上掉下来的?哪门搞?犯红眼病啦?劳动所得!(继续数钞票)

[女背书包,颈项系着红领巾上。(开门)

父:(一惊)哪个?

女:是我。

父:(自语)我的姑娘。

[父慌忙将钱包藏于小书桌垫子下面,用报纸盖上。开门。

女:(进门)爸,你在屋里呀?……

父:呃……才回来。

女:爸,你今天哪里都不准去,要帮我写作文……

父:要我帮你写作文?呢不是日决姚癞子的呀(意为讽刺)。(旁白)我那时候读书写作文全靠报纸帮忙,连下转第几版都不放过。

女:哪个要您帮我写啦?我只要您提供素材。

父:提供树材?(开玩笑)你是要柳树的呀?还是要杨树的呀?

女:(不高兴)您不要打岔。老师布置的题目叫“我的父亲”。

父:啊?写你的父亲?

女:是的。

父:开国际玩笑吧。(作小偷动作,旁白)我是搞呢个行当的,写不得。(哄着女)苗儿,你看我,又不是送个大人物,又没做送个惊天动地的事,有送个好写的呢?

女:老师说哒的,平凡中见伟大。

父:苗儿,听话,不要写父亲,要写就写你母亲。

女:不行!妈跟人嘎走哒不管我,打死我也不得写她。

父:(惭愧地)那……不怪你妈。

女:我说不行就不行!不按老师规定的写,就要重写的。(撒娇)

父:(敷衍地)好好好,写父亲,就写父亲。

女:(欲放书包于书桌上)好咧。

父:(担心女发现了包,将自己的黑包压在报纸盖着的钱包上)来,我说,你听好喽。

女:嗯。

父:你就写你父亲是个干部,(双手撑在桌上,学当官模样,清嗓)同志们啦,这个这个……

女:呢不像我父亲。

父:那你就写你父亲是个华侨(学华侨模样)乡亲们啦,我想死你们啦……

女:这也不像,倒像冯巩。

父:那你就写你父亲是个大老板。(模仿广东人模样、方言)我是从广东来偷鸡(投资)的呀。

女:(笑)来偷鸡的?那不是强盗呀?

父:(慌张地)不是的不是的呀。(作掏腰包状)我是来给你们把钱搞建设的啦。

女:(明白)噢,是投资。呢根本就不像我的父亲。

父:(欲转移女的注意力)嘿嘿,我真的说不好。噢噢,我去做饭……

女:别做,就吃快餐面,反正我都成哒“康师傅”的女儿啦。

父:苗儿,你先合理想象吧,让你思绪,就像大雁一样,(作飞翔动作)飞呀,飞呀,飞得高高的。

女:老师说哒的,真实是文章的生命。您要给我讲您的真实生活。说说您的经历呀,您工作中发生的一些故事呀……。

父:(大声地)那不能写!

女:哪门不能写呢?

父:我的工作是不能让外人晓得的。

 女:莫非您在保密局工作呀?

父:没有。

女:就是,那有送个秘密呢?唉?爸,您没在机修公司上班啦?哪门老是白天睡壳睡,晚上就出去了,一夜都不回来。

父:(撒谎地)噢,我原来的公司工作太累,又拿不到几个人民币。现在换了个公司,专门上夜班,人虽然累点,可工资高。

女:(感动地)自从我妈跟人嘎走哒,您又当爹又当妈,看把您累的。爸!我要好好读书,将来让您过上好日子!

父:苦点累点不要紧!只要你有出息,爸就有盼头了。

女:(哭起来)爸,您今后不要老上夜班好不好!呢样会把您身体累坏的。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不上学哒……

父:哎哟,不行不行!你一定要上学……

 [忽然手机响。

父:(躲至一旁)喂……阿三啦……有条大鱼? ……

女:(跟随父偷听,自语)有大鱼?噢,我爸现在水产公司上班。

父:(继续接听手机)你在哪?……噢,我马上来。(收起手机)我走哒。

女:爸,您又去上夜班啦?爸!我求求您,今日您就请个假,告诉我写作文吧!要是再不交作文,老师就不让我进教室了。

[女拖住父。

父:你自己写!(生气,用力甩开女,抓起黑包扬长而去)

女:爸——

[女追至门前,转身环视四周,然后把书包放在小书桌上,发现桌上隆起,用手掏出钱包,惊异地发现钱包里有钞票和一张身份证。

女:钱包?(打开看)还有身份证?唉?这不是华妈妈的身份证吗!(疑惑地)华妈妈的钱包哪门在我爸爸呢里呢?呦,闷多钱!(忽闻敲门声,忙将钞票装进钱包)

[父上,敲门。

女:哪个?

父:你爸!

 [女将钱包藏在身后,开门。父进门直奔书桌边,用手摸钱包未着。

父:桌上的钱包是你拿的?

女:我没有。

父:嗬,就屁大个时候,庙里屙屎,赖鬼呀。你把给我!

女:(捉迷藏地)您把眼睛闭上。

父:嗯?你想玩送个花样?

女:(撒娇地)我要您闭上嘛。

父:好好,我闭上。(闭上眼)

女:您再把身体转过去。

父:(顺从地)好好,转过去。(转过身子)

女:(从背后拿出钱包,学魔术师刘谦的调)“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父:嗬,我姑娘甚么时候学会玩魔术啦。(借势欲夺回钱包)

女:(忽然收回)爸,我问你。呢钱包是从哪里来的?

父:钱包?是……噢,是同事放在我包里的。

女:(掏出身份证)

父:噢……她是我的同事。快把给我,我现在就给她送去。

女:(疑惑地)她是您的同事?

父:是的,没骗你。

女:唉?华妈妈在城建公司上班呀,(问父)您在水产公司上班,哪门和她……

父:哪个说我在水产公司上班呢?

女:是您说的嘛。

父:我送个时候说了?

女:您刚才不是说“有条大鱼”吗?别人还打手机催您去捞。

父:不是呢个意思,是……咳!

女:我爸和华妈妈是同事吗?(看一眼身份证,欲证实地)您呢位同事叫送个名字呢?

父:名字?不晓得。哦不,叫……

女:您说呀。

父:叫……

女:爸,您今日哪门老是小伢吃泡泡糖,吞吞吐吐的呢?

父:咳,我告诉你哒你又不认得。

女:我认得。呢身份证上的像,我太熟悉哒。她叫华连香。

父:华连香?哦,对对对。(顿悟)你哪门晓得她叫华连香?

女:她……(正欲回答被打断)

父:噢,你是从身份证上看的,是不是的呀?

女:不是的。她是我同学华蓉的妈。

父:啊?哪门呢么巧?

女:巧?

父:噢,我是说你同学的妈,哪门就和我是同事呢?她真是你同学的妈?

女:当然是的。上个星期天,华蓉约我去她家玩,华妈妈还给我们做哒好多好吃的。唉?我哪门就没听华妈妈说和您是同事呀?

父:噢,我们才认识。

女:(喜悦)您们真是同事?

父:是是是……

女:那好,呢个星期天,接华蓉同学来我们屋里玩,叫华妈妈也来,行吗?

父:啊?不行!

女:哪门不行?

父:噢,我刚才是顺嘴说着玩的。我和华连香根本就不是同事。

女:(惊讶地)不是同事?(稍想)呢钱包,哪门放在您包里呢?

父:(被逼无奈)实话实说吧,呢钱包是我在马路上捡的。

女:捡的?(忽然想起)嗬,哪门呢种好事都被老爸碰到哒?上次一个伯伯来屋里领走一个钱包,您说也是您捡的。好啊,您把钱包给我,我给华妈妈送去!

父:不能送!

女:哪门不能送?爸,您想想华妈妈掉哒钱包,该有多着急呀?

父:她急?怪她自己不小心。(无奈地看着女)

女:哎哟,您哪门像雷打痴了的呢?

父:苗儿,听爸说,要还钱包可以,在哪里捡的,就还到哪里去……

女:(打断)您脑壳进水啦?钱包是在马路上捡的,现在又放到马路上去,让别人捡走哒哪门搞?

父:捡走哒就捡走哒,让别人还去。

女:要是别人不还呢?

父:不还,那是他的事。反正我们没做亏心事。

女:爸,华蓉是我的好朋友,她妈对我又那门好。我能眼睁睁地看到她们受损失吗?不行!我一定要亲手还给她们。

父:(旁白)您看看您看看,姑娘不是成心要我穿包吗?(对女生气地)呢事与你无关,我晓得哪门搞的。

女:依我看,您就是不想还钱包。您要是不还,也太让我失望哒!我真为呢样的父亲感到羞耻!我们班里的同学在呢次命题作文中,有的写了“我有一个当兵的好父亲”;有的写了 “我有一个当警察的好父亲”; 还有的写了“我有一个当企业家的好父亲”……您说,我该怎么写这篇作文?我该怎么写“我的父亲”?!

父:(受到震慑)啊!

[父来回走动,焦燥不安。

父:(哄女)苗儿,你听我说。不是爸不想还钱包,而是爸不想把呢事弄得天上老鸦子都晓得!你是不晓得的,爸向来就不爱出名!

女:不爱出名?(一个激灵)噢,我晓得哒,原来您想当无名英雄!爸,您真了不起!刚才我错怪您啦,对不起!

父:(呈羞愧状)

女:(高兴)哦,哦,我晓得哒!我晓得哒!我晓得哪门写“我的父亲”哒!(伏案边写边念)我有一个拾金不昧的好父亲!俗话说:“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我一定要向爸爸学习,以爸爸为榜样……

父:(看一眼女,苦笑,旁白)宝贝姑娘啊,爸爸没你想的呢门好……(暗自下决心)好,我不如从现在起,金盆洗手,做一个真正的好父亲!做一个倍受人们尊重的好父亲!

女:爸,您在想什么?

父:我……噢。(将钱包拍在女的手上)快给华妈妈送去!

女:给华妈妈送去?好的。(稍想)不……

父:(疑惑地)哪门搞?

女:我要给警察叔叔送去!我也不会留名字的,向爸爸学习,当一个无名英雄!

父:(愕然)

[忽然手机响。父看一眼不予理睬。手机继续响,父干脆作关机状。

女:爸,您哪门不接手机呀?

父:呃呃……阿三拔错号码了。你快把钱包给华妈妈送去呀!免得人嘎找急!

女:爸,您真好!我为您感到自豪!(换鞋、换衣服,准备出门)

父:(自语)嗨!当个家长真不容易呀,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伢们都在盯到看、偷偷学呢!(如释重负,擦汗)

女:爸爸,您哪门呢么热?

父:噢,爸爸得到姑娘的表扬,激动喳!(欲从桌上黑包里掏毛巾擦汗,不小心,带出另一个女士钱包)

女:(发现)爸,呢是……?

父:(懊丧、内疚地)这是……抹不掉的污点!

女:(惊讶地)啊?!

      [定格]

 剧终。
 
(此剧2011年2月获全国戏剧文化奖三等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徐东 来自: 《松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