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路南行(小说)作者:五月骄阳

[复制链接]
842 5
诗曰:
       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
       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摘自(唐*许浑)
       二零零二年八月一场下岗潮席卷全国,供销系统首当其冲,企业资产一夜之间变成个人所有,成千上万的职工失去了工作。下岗工人像一只无头苍蝇,找不到生活的方向。
       我怀揣《工程师》某大学专科《毕业证》,《消防证》,《电工证》等踏上了南下广州的征途。通过企业长期锻炼出来的人才,我懂机械,液压传动,气力输送,柴油机发电,电工,钳工,机修工。电氧焊技术等。有这十八般武艺还怕找不到工作?
       我在东莞人才市场转了三天,终于被聘到了桥头镇一家台商电子厂做电工,月薪3500元。找一份工作不容易,我想一定好好干,工程部带班的叫忠良,三十出头据说是建厂就在这里干,可能是党国的忠良,伙计们都叫他老大。第一天上班忠良带我到每个车间看了一遍,发现有二十几盏日光灯不亮,他安排我上午一定要把这些灯修好。我说保证完成任务。我想修这几盏灯算个毛?于是我到库房领配件去了……
       这家电子厂坐落在桥头镇以西四公里处,厂房背面靠山,四面用彩钢板做的围挡。宽大的厂房全都是钢架结构,厂房上面有很多旋转的通风器,非常漂亮。这是一家有三千多人的大厂。门前一条大路直通港珠大道,大门两边一幅醒目的对联:生意兴隆鸿运开,财源茂盛如意来。十几辆集装箱大车出人门前,看来生意不错。
       换上天蓝色的工装,挺精神感觉还不错,我用手拖车装了一车灯管和配件,老大说车间在做事不能停电你要小心。车间所有的日光灯大约都在四米高,一张架梯三米左右,还要爬上爬下带电作业,如果一不小心就会触电从架梯上摔下来,这是相当危险的事,不懂安全法规的管理人员是企业的一种悲哀。作为打工者不听管理就要被炒鱿鱼,很无赖。我小心翼翼爬上架梯用万用表检查每一根坏了的日光灯,更换灯管或镇流器,启辉器。思想高度集中,生怕火线和零线碰火,短路触电。我拖着小车肩扛架梯和工具包,修完了各车间所有坏了的日光灯,头发衣服全都汗湿成水,我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真是巧巧的妈生巧巧—巧的很。凡是打工仔都遇到过这样的事,当你拼命地干活时,领导没看见在你刚休息时领导来了。真背时公司管工业的林经理来了,看见我坐在地上,问:“怎么不做事坐在这玩?”我说:“刚修完日光灯休息一会儿。”他看了看我修的灯,手指着我的脸说:“你看那灯罩你往上面一扣,掉下来砸在我美国客人的头上,我把他往哪家医院拖?”我说:“老板这所有的日光灯罩都是扣在上面的。”林经理说:“你是新来的吧?像你这技术还在外面混饭吃?还想不想干?”我忙说:“老板你不烦,马上找东西固定。”他眼睛望着天头也不回地走了。
      台湾老板从来就瞧不起大陆打工仔,他跟你说话时是不正面看你的。就连工程部老大忠良都跟他们学的一样了。尽管我拼命的表现在他们眼里的第一印象还是不好。
      端子车间咔哒咔哒的响声,一条流水生产线,两排女工对面而坐,都两手不住的做着电线端子,一双双毛眼睛跟着工件不住的跳动,一色的白工作帽不停的晃动,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说真话我哪有这份闲心,把工作做扎实就不错了。我拎着工具箱观察每一台设备的电路,这里除了端子机,电动锣丝刀和化锡炉没什么复杂的设备,而且电路都比较正常。这时品保课主管向我走来:“电工师傅我是品保课带班的柳叶,帮我把电线测试仪看一下,参数不准了。”我说好跟她来到品保车间,这台测试仪是检测电线的拉伸强度和绝缘层度的。经用万用表检查发现可调电阻变质影响检测参数,换了一个可变电阻设备就正常了。她向我一笑说:“谢谢电工师傅。”我说:“这是我的工作,以后有事找我。”于是我拎着工具箱到其他车间去了。
      在楼梯拐弯处工程部老大忠良遇见我说:“你把3车间1号绞线机去看一下出了什么问题。”我回他:“好马上去。”到机台一检查发现交流接触器触点烧熔化。我用断锯条刮了一下触点绞线机恢复了正常。忠良来了问我:“修好了没有?不会再出问题了吧?”我说:“不会。这点技术还是有的。”我收好工具还没走远,配电柜后面冒了一阵青烟,绞线机又停了。忠良对我大发脾气:“你修个锤子,有技术怎么又坏了?把你们带班的给我找来。”我说老大你不烦,十分钟我保证把它修好。我赶忙从仓库拿来新接触器给换了。忠良说:“你耽误我十分钟生产,知道要损失老板多少经济效益吗?”我说知道了以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总结个经验教训:凡是修的好的电器不要修直接换新的。
      我尽力的工作老板发现我还有点技术,把我调到了发电车间。据同行小罗告诉我发电车间换了两个电工,你是第三个小心点。哪知道这就是倒霉的开始。发电车间三台康明斯发电机组,1800千瓦并网发电,另有一台红岩发电机600千瓦是租来的,由姓苏的单独看管。我和张玉清两班倒看管三台康明斯发电。柴油机有很多种型号,康明斯就是很特殊的一种,它的工作原理是由一根高压油管供油,涡轮增压六缸四冲程新型发动机,启动后就是额定转速发电。老大忠良告诉我1号2号机组是刚大修过的,你要注意观察机车的运行情况,有问题及时向我汇报。我回应好的。我仔细检查了三台发电机的机油,冷却水以及传动部件后,启动了发电机组,观察水温机油压力都符合标准。大修过的发动机一定要轻负荷逐步加载,这期间机车有有个磨合期。工程部主管和张玉清并不知道这关键的一点,我做好记录机组基本运行正常,4点50分我准备下班时,张玉清接班来了他看到机组运行正常,一下把负荷加大到100%,瞬时间发动机发出沉闷登登登的响声,排气管冒出浓浓 的黑烟。他是在厂搞了多年的老师傅,随便他怎么弄,我下班了。
      职工宿舍八个人一间,四张床上下铺,除了我四十多岁其余七个人都是二十几岁。对面小秦看我回来对我说:“师傅吃饭后到榆树公园去玩,那里有好多小姐。”我说:“小师傅你们去我这一天事做了很累,需要休息…”没等我把话说完忠良找到了寝室里,劈头盖脸对我说:“你和张玉清怎么干的,两台发动机全部烧毁,快去看看。”我连忙下楼直奔发电房。张玉清两腿颤抖脸色发白有气无力的呆在那里,我说快把发电机用抹布擦干净把地扫一下。瞬时来了七八个保安把我和张玉清团团围住,忠良指着我和张玉清说:“你们两个到工程部开会!”工程部就是忠良的办公室,电工和焊工全部到齐二十个人。忠良站在办公桌前说话了:“张玉清老李!发动机烧了怎么办?你们有什么技术到这个厂里来!你们有什么本事在外面混饭吃!你们两个搞个锤子!耽误了厂里的事不说 ,这两台发动机要二十万一个星期才修的好。这个钱谁出?张玉清老李你们听后处理。散会!”师傅们一脸茫然,把我们找了来干什么?
       事后我到厂办找林经理陈述了设备事故的原因,张玉清操作失误致使发动机烧毁却把责任连带了我,林经理并没有划清责任界线,指着我说:“你下班不能交问题到下一班,看了你的行车记录一二号机组机油压力从4公斤下降到1,5公斤怎么回事?”我说:“老板机车开始工作机油是冷向热转化的一个过程,机油压力下降是正常的事。”林说:“你可以走了把张玉清给我叫来。”我叫了张玉清去了,不知道他去说了什么,至此张玉清和我产生了深深的隔阂,甚至是敌对情绪。同发电房姓苏的家伙看我也不顺眼,在张玉清面前挑拨我们的关系,陌生的环境工作真不容易。我得小心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发动机维修期间我调到大车间,带班的刘建平要我值夜班他对我说:“到各车间转转看看几台变频器工作情况,要看懂PLC电路,你在这里学会了这些技术到全国各地打工都没问题。”我说老大PLC我会一些,遇到问题搞不定再向你请教。刘建平说 过点细我相信你。我到各车间做了十几台变频器的卫生清理和检查。刚消闲品保课柳叶向我走来,她今晚很漂亮:足登一双咖啡色红蜻蜓半高跟鞋,石磨蓝牛仔裤裹着那性感的大腿,天蓝色工装长度正齐她后翘的臀部,宽松的工作服掩饰不了那高耸的小山包,一眼能窥见那白皙的飞机跑道,蓝色工作帽瓜子脸一双大眼睛勾魂。她笑着向我走来接过我拎着的工具箱说:“大老板要你去帮他把音响装一下,跟我来。”我跟着她两边扭动的屁股,思索着她跟老板的关系,她回过头来说:“到了这就是经理楼,请进吧大师傅。”我回过神来,眼前是两米高的围墙,向里望是两层高的楼房盖着红色的水泥瓦。我推开铁门双脚刚踏进去,双肩好像被什么东西一按往下一沉,耳边哈着热气,颈项里滴了什么东西,我扭头往后一瞄哎哟妈的一条大狼狗,前脚踏着我的双肩,长舌条申到了我的颈部,还喘着粗气,顿时我魂都不在身上。柳叶迅速从门边拿起一把扫帚向狼狗打来,波尔下来打死你!并对我说:“李师傅别怕,它不会咬你的。”我嚇得一身冷汗,对柳叶说你再也不要带我到这种地方来了。我帮她把音响装完已经是晚上九点下班了。柳叶说我代老板谢谢你,我送你出去。我走出这道大门一直紧张的心才平静下来,汗湿透的衣服还粘贴在背部,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总算是下班了。
      十月的东莞好像夏季还没过完,人们还穿着单衣,早晨的太阳闪着金光,天气依然很热,我想这季节家乡人都穿棉衣了。老婆在干什么是不是打牌去了。出来半年我想家了,眼皮直跳。柳叶从厨房给我带了两个馒头,我说谢谢那天我请你吃饭。她翘起小手向我摆了两下上班去了。忠良走过来对我说:“发动机修好了你今天十二点上班。”我向他点了点头说:“好的。”吃完中饭我换上工作服上班了。发电房三台康明斯发动机静静的摆在那里,1#2#机组大修后地上还乱七八糟,只有租来的红岩机组在发电,老苏冷冷的向我打了个招呼:“你来了。”我说苏师傅辛苦了。然后开始了发电的准备工作,我检查了机油柴油和冷却水后启动了机组,待油压水温正常后开始并网发电,带60%的负荷磨合,观察排气管烟色,1#2#机组排黑烟较大,磨合期属于正常排烟。电压电流频率正常。我开始打扫收拾车间的卫生,一小时后我逐渐加大带70%的负荷。水温升到75度发电机组工作非常正常。这时我想把车间收拾后的垃圾用斗车拉出去,脱离车间时间也不到三分钟。此刻我没想到有一双眼睛在冷冷的盯着我,等我倒完垃圾回来突然看到3#发电机组盖头起火燃烧,老苏用手壶在给红岩机组摇背加加油,这边发电机组起火好像与他无关。情况非常危险,我迅速紧急停车,拿起干粉灭火机向3#机组盖头喷去,白色粉末扑灭了火焰。车间弥漫着浓浓黑烟和气体,我发现水构(水滤芯器)已掉在地上,我想这下完了。忠良和七八个警卫赶来,把我团团围住,我脸色发白,忠良黑着脸向我汹来:“又怎么搞的?”我指着地上的水构说:“水滤器掉了引起机组缺水温升吸缸,油管燃烧。”忠良说:“跟我到厂部去。”几个警卫也随同车间的烟雾散去。
      我跟着忠良来到厂办公室,林经理斜靠啊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茶几上一杯茶还冒着热气。忠良说:“林总李师傅来了。”林经理眼睛望着天花板问:“发动机怎么又烧了?”我和忠良站在他面前像小学生犯了错误一样,我小声地回答:“水构掉了,发动机缺水烧了。”林突然用手拍着茶几眼睛冒着青烟盯着我吼道:“水构掉了?怎么掉的?我这电视机这么多年怎么没掉下来?”一阵敲击声后许久的沉默…。林接着说:“你好好想想从开机到发动机烧毁这中间有什么问题没有?”我仔细回忆在操作上没什么问题,3#机组原先就是好的没出什么故障,车间就我和老苏两个人,机组工作正常后我出去倒垃圾也只有两三分钟时间,回来时3#机组就起火了,老苏当时在给红岩机组加油…,莫非是老苏…?我把忠良拉出去把这情况跟他说了。忠良跟林经理说:“我们到车间检查了再来。”我和忠良返回车间从地上捡起水构罩子观察上面的丝口,发现一半是滑了丝的,上面好像用东西砸了的痕迹。我和忠良瞬时明白了:水构是有人用东西砸掉的。忠良对我说你回去吧,这件事我来跟林经理汇报。我心里五味杂陈这世道真是人心叵测啊。
       没几天红岩机组撤出了电子厂,3#机组大修。同事张玉清总算明白了我没有害他。日月如梭,光盘换转,时光很快就到了腊月中旬。“世路难行钱作马,愁城欲破酒为军。”我想请一次客和同事增加一下感情,在事务长那借了辆单车去桥头镇取点钱,(这个厂发工资是打在卡上的)这天中午吃完饭趁午休时我骑着单车出发了,大约半小时我取完钱回厂,在离开桥头镇一公里拐弯处被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家伙拦截,问我要不要苹果手机?我说不要就准备走了,不料又 从后面冒出一个家伙蒙住我的眼睛,我仰头向后面撞去,那家伙一声哎呀用手捂着鼻子飞快地跑了,另两个家伙也掀倒我的单车向另一方向逃跑。我盯神一看四处没人喊也没用,从地上扶起单车就走,推不动发现单车被锁,钥匙也不在了。再摸衣兜500元钱不翼而飞,这下又完了被打劫。在路边找来块石头把锁砸开,我回到厂已两点半钟算旷工了。我回到宿舍写了辞职申请,第二天上班递给忠良老大,他说辞职要提前半个月申请,你这要年后才能批,提前走一个月工资拿不到不说还一个月押金也拿不出来。我给家里打电话,没办法只有在厂里过年了。
      光板床被我压得吱嘎吱嘎响,一翻身两边晃动,这一夜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我想在外打工那就这难呢?不是我技术不行,是这里管得太严?是吃生?还是人员关系不好?哎蓝天一网数亿人在那不是吃饭还是走了吧。迷迷糊糊就到了正月初五早晨。这天是厂年后开工的第一天,所有在厂人员排队手拿一柱香,绕场中央摆满贡品的大圆桌走动三圈,祷告神灵保佑发财大吉。然后车间工人把机台开关按动一下,就算是开工了。出车间时老板每人给一个50 元的红包。晚饭时柳叶找到了我说走到外面吃饭去,我说好兑现我的诺言我请客。我和她先后走出厂门,在对面的一家小酒馆找到了雅座。我点了个红烧鱼,炒腰花,土豆饼,拉丝苹果和鸡蛋汤,一瓶红酒。我找到了起子撬开了酒瓶酌了两半杯红酒说:柳叶认识你是我的荣幸,咱们干杯!看她的样子好像很高兴,柳叶端起酒杯轻轻地咪了一口说:从你进车间第一天起我就发觉你很帅很不一般。我好像很喜欢你。我说承蒙漂亮女士夸奖我已经云里雾里了,在我心里你是个神秘的人,能告诉我你是老板的什么人?她没有直接告诉我,反问我:听说你要辞工了,为什么不做了?我说做得不愉快,好像什么倒霉的事都被我碰上。柳叶说:你碰上我你倒过霉么?我说没有只一回差点要了我的命。柳叶哈哈的笑起来。脸上泛起了红晕。她接着说 :你不走我当然喜欢,你执意要走我也留不住。不过我给你介绍一个厂你去不去?我问在哪儿?在深圳新桥,我姐的一个厂,我姐是大老板的儿媳妇。我说怪不得你出入经理楼像入无人之境呢。再我的事那好意思麻烦你呢?她说没事那叫我们是好朋友哩,你把电话给我好跟你联系。我把电话号码给了她,这餐饭吃的彼此都很满意,我走到吧台去结账服务员说哪位女士已经结了。我们在那又喝了又会儿茶才意犹未尽走了,感情建立好了却要分开了,遗憾!
      初六正式上班财务科小黄通知我到楼下等候结账。我退还了工作服和押金拿着着一把钞票怏怏地走回宿舍心中不是滋味。哎打个难呐。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二0二0年二月十日完稿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5 个评论

秋天余常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五先生自传体小说《路南行》,使人久久难于忘怀,它生动的表述了南下打工者的艰辛,揭示了人与人之间的维妙关糸,对人们的思维有着很大的冲击,不失为充满现实主义的好作品。
        望今后在小说的主人公上多着些色。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楼主| 五月骄阳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20-2-9 15:45: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写完怎么就发出来了?(作者)
秋天余常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路南行》的余篇及早与读者见面。
秋天余常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出棒棒糖x1
 楼主| 五月骄阳  一代宗师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余常春 发表于 2020-2-11 19:16
拜读了五先生自传体小说《路南行》,使人久久难于忘怀,它生动的表述了南下打工者的艰辛,揭示了人与人之间 ...

谢余大哥鼓励,作者将不懈努力,不忘鞭策,存心探路,竿头百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