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拾荒老人的秘密 (小说)

[复制链接]
541 0
  
拾荒老人的秘密 (小说)     
                   微信图片_20200114105321.jpg                    
退休后不知怎么行成了一个怪习惯,无论是群星满天的月夜,还是风雪交加的夜晚,都会在爱犬陪伴下按时到街上溜达。这时候,车少人稀,闹腾一天的大街终于安静下来了。  
有一天,爱犬狂奔向前,对着一位穿雨衣,戴口罩,用拖拖子拖着一个大包,正在拉圾箱里翻拣废品的人猛叫。我赶紧向前制止小狗,歉意地对他(她)说,对不起。他(她)显得有些麻木,什么反应也没有,又匆匆转向另一个拉圾箱。这时,我感到有些奇怪:他(她)为什么要捂着脸?是生人还是熟人?是生活所迫还是另有其它原因?对我来说十分的不解。     
   为解开心中之迷,我将爱犬锁在家里,一个人孤身只影,乘着茫茫的夜色,多次在大街溜达、寻觅。
  那是一个寒冬的夜晚,寒风禀冽,大雪纷飞。熟悉的身影终于显现,我立马不动,静静地观察,他(她)走我走,我们之间距离始终保持在50米左右。他(她)不知是为了拾荒多跑一些地方,还是为了回避我故意转弯摸角。那一晚,虽然途经了不少的路程,老人似乎有些气喘吁吁,但收获颇丰,拖拖子托了一大包废品,哑咕哑咕的。在上坡时,他(她)显得有些吃力,我赶忙上前帮他(她)一把。坡度虽然不大,起码也有40来度。当我俩汗流涔涔,气喘吁吁时,拖拖子艰难地向右转了个弯,逶逶地向两间平房驶去,在堆满废品的右墙边慢慢地停了下来。这时他(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折去草帽,退下雨衣和口罩。啊!老人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原来是一位满头银丝的老奶奶,面颊消廋,脸色腊黄,身子矮小,但精神矍铄,亲切可爱,周身洋溢着勤劳、扑实的优秀品格。她车过身往后看时,见我也是一个陌生的老者,微微一笑,以老掉牙的称谓对我说,同志,谢谢你。我说,不用谢。                                                      
有一天下午,太阳刚刚偏西,我充满了期待,来到老人的住地,不料“猴子”锁门,吃了闭门羹。好在几位邻居十分热情,纷纷向我介绍了她的情况。她们说,老人姓陈,我们都管叫陈奶奶,今年大约70来岁,老人大约是十多年前搬到这里来的吧。这几间旧房子原是人民医院的杂物间,据陈奶奶说,跟儿子媳妇长住在一起不习惯,儿子实在没有办法就跟院领导说好话,所以就成了我们的邻居。三户人家平均每户住两间。他们说,陈奶奶为人特好。房前的卫生几乎是她包了,凉晒的衣服干后总是帮我们收了叠好放她床上,等我们去拿,就像是我们两家的老人,亲密无间。所以我们两家人所产生的废品全部给她留着。
我问,她的孩子们没有给她生活费吗?
她们说,听说陈奶奶有一儿两女,两个姑娘远嫁他乡,儿子在本市工作,现已退休,在外地带孙子。椐说三个子女都很孝顺,每月都给了不少的生活费。
我说,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起早贪黑拣废品呢?
她们也疑疑惑惑,硺磨不透,说,陈奶奶可能患有子宫癌,需要吃很多很多的药。哦……
,    我带着疑问打电话找到了她儿子,想邀他一同去看望老人,他说他正在为福利院旳一个孩子募捐手术费,还有很大的缺口,必须在近短的时间内凑齐。
   因此只有我一人前往。当我走近老人的住地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苍凉,土砌瓦盖的两间平房十分老旧,机瓦破损,墙壁脱落;沿口破损的小煤炉,上面垛着黑乎乎炊壸,还微微冒着热气。两间平房,右边一间用着堆放废品,左边一间是生活间,后檐墙边放着一张老式的绷子床,床上堆放着换洗衣物;山墙的窗子下放着一张陈旧的大方桌,上面摆满了药瓶子和药盒子。其中一种药十分醒目---“今幸牌人参皂苷(rh2)”。
果真是那病!我心里充满了不安,但极力克制着,并关心地问道,你老人家既要生活又要吃药,孩子们给的生活费夠吗?
老人连声说,夠夠夠!
我说既然夠,以后就不要再拣废品了,这把年纪啦!
老人满腹苦衷,说,不瞞你说,我从小到老做了一辈子,若一天不动就浑身不自在。我应和着,那也是。
     从老人的口中证实,她的生活费是足夠的(包括药费),那她为什么如此拮据?还不辞劳苦地拣废品?我感到茫然。
     有一天,我在医院门前那段人道上溜达,忽見老人正挤上一路公交车,我快步上前,但车子已起动,只能透过车窗努力辩认。
      不错,一定是她老人家!只是今天的衣着不同罢了。老人身着雪花点子面料小棉袄,头戴棕色平绒老人帽。清癯矍铄,慈祥善良。即令是一瞬间,确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就是这一瞬间,似乎发现了老人的秘密所在。想到这里,我急忙蹬上了下一趟公交车。
在市福利大门口,老人正与一个胖乎乎的男子说着什么。
院长告诉我,说,这胖呼呼的男子是他们福利院的病人,名叫胖登。与他说话的那位老人是他母亲,男子小时就因小儿麻痹症,住进了我们福利院,大约有四十多年啦吧。据上届的老院长说,胖登从小到大,四十多年来,老人从不间断的常来探视,她那时家穷,但从未空手,不是另花钱就是土特产,虽说钱少物轻,但那是老人的一片心,深深地慰藉着受伤者的心灵。最近几年,不知什么原因,老人为胖登所交的钱项,由少逐渐增多……
院长的话不仅没有解开老人的秘密,反而使人疑虑重重:老人本来只有一儿二女,怎么突兀又多了一个小儿子?老人每月生活的来源,加上拣废品的收入,也仅仅只有两千多元,生活开支、吃药打针,基本可以持平,哪还有钱为胖登上交?
要想最终解开这个迷团,非她本人莫属。
在一个秋雨绵绵旳傍晚,我再次来到老人的住地。当我进入她的房间时,老人正默默地吃着晚餐。晚餐十分简单,一喋咸菜,半个咸鸭蛋,很是寒碜。见状,便说,老人家,年纪大了,生活要适当开好一点。老人一见是我,微笑着说,就是山珍海味,我也吃不下。我说,那到也是。
此时见老人的心情比较好,便小心翼翼地探问道,您老一共有几个孩子?老人先是一怔,显得有些酸楚,说,共有四个孩子, 忽而改口说, 实际上只有三个孩子——一儿两女。第四个孩子——就是那天你看到的,在福利院旳胖登。说到这里,老人眼里盈满了泪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诉说着久远的故事,
老人偏着头,掐指算了算,深沉地说道,说起来也有四十多年啦吧,大概是一九六二年的腊月二十八,不会错,一定是这天,那晩,天下着鹅毛大雪,嚎着喊北风,我的儿子老大,就在乡诊所里降生了。在这同时,另一个产妇也生了一个儿子,名叫胖登,白白胖胖的,十分逗人喜爱。谁也没有想到,孩子的妈妈因突发心脏病,第三天就离世了,孩子在母亲腹中时,父亲也因车禍不在了,当时孩子可依靠的只有双目失明的老奶奶,想想该有多惨啦!村里无奈,只好向民政部门反映,民政部门也无法,只有跟我作工作,要我代养。代养就代养吧,世上的好事是要人做的。只是委曲了我的老大,少吃几口奶子。两个孩子都很健康,我满心欢喜,啊!真是天上掉下个“宝”哥哥。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月以后,胖登突然高燒不止,当地诊所奈不何,由民政部门负责转到了市医院抢救。胖登福大命大,总算拣回了一条命,但不幸的是胖登从此落下了小儿麻瘅症后遗症,后被民政部门送进了福利院。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孤苦伶仃,令人心酸。胖登虽说只吃了我一个多月的奶子,确萌生了深深旳母子感情,有着无形的牵挂。所以在胖登转到福利院后,无论多忙,每个月都会从不间断地去看他。那时孩子小,我家又穷,只能拿点零花钱或带些土特产。自从三个孩子给了我生活费后,我就每月给他多交了一些钱。
我问,具体是多少?
老人迟疑了会儿说,一般一千多元,最近孩子要作手术。每个月就交了两千多。
我说,你本来就只有两千块钱的生活费,全都给了胖登,自已怎么生活?
此时老人表现得有些矜持,但只是一瞬间,很快复原常态,说,你我一来二去 ,也算是熟人啦,人好不说假话,夲人有一条要求,我跟你讲了不能告诉我儿子。
这时老人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孩子们给的钱,原本是生活费和药费。从给胖登多交了钱后。我就把什么“今幸牌皂苷(rh2)”换成了“强痛定”。每月拣一、二十天废品,一、两百块钱的收入,生活基本可过。再者上了年纪的人,生活也很简单,一碗小菜,半个咸蛋,就行了。
老人的话使我感到惊震,以瞒怨地口气说,您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已!
老人显得十分平静,说,我一个快要入土的人啦,就是“那症”,吃不吃药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像胖登这样的孩子,需要社会的关爱,母亲的呵护。
我很想将老人的一切打电话告诉她儿子。电话接通后,你猜她儿子怎说,我和母亲正在手术室外等候胖登,谢谢,谢谢。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
                                                                微信图片_20200114105321.jpg 2020年2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五月骄阳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20-2-3 09:07: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出鲜花x5
 楼主| 秋天余常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20-2-3 12:12: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李老板。祝您们身体健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