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别忘了告慰天上的妈妈(小说)

[复制链接]
1065 0


别忘了告慰天上的妈妈(小说)
                        
七年前,洈河山山茶花红遍了的时候,杨旭儿依依不舍的
离开了家乡,来到美丽的海口市经济管理学院读书,毕业后招聘在海南省定安温泉宾馆上班。
定安温泉宾馆座落在一个少数民族区域,距海口市一百多里。在定安地区小有名气。创办者名叫海东,50来岁,矮矮个,黝黑的脸上有着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透露着精明和干练。
旭儿一到单位,就引起了海东的特别关注。如果要来猜摸他的心思,可能有两种:第一,企业确实需要像旭儿这样稳重、忠实、可靠且有一定管理水平的年青人;第二,他有一个儿子,名叫海升,年龄大约二十五六岁,在海大读研三,目前尚未处对象。海东觉得旭儿扑实无华、外谦内秀、聪明贤惠。如能让这般清纯的农家女儿作儿媳,那便是前世修来的福份。
在这种特殊的氛围里,旭儿所学的管理知识得到了有效的实践和充实,可以说是如鱼得水;温泉的业务也蒸蒸日上,得到了很大地发展。海东笑在眉头喜在心底。他期昐着那一天。
这天下午,旭儿正在办公室聚精会神地写作下年度的计划书。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一接听,原来是父亲打来的,说她母亲病危,要她速回。她不得不放下手头的工作,跟海总请了假,坐晚上12点钟的飞机,星夜赶回。
但为时已晩,母亲终究没有等到见女儿最后一面,就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望着母亲紧闭的双眼,枯槁而腊黄的面颊,心如刀绞,悲痛欲绝,眼泪汩汩直流。在亲朋好友地劝慰下,旭儿方才渐渐止住了哭泣,领阵主持了母亲的丧事。
安葬好母亲后,在家住了半个来月,主要目的是要陪陪父亲,冲淡父亲对母亲的思念,在阴影中尽快走出来。但旭儿的父母从玩泥巴时就在一起,可谓青梅竹马;婚后几十年,也是形影不离,相濡以沫,感情很深。要想一下子让父亲丢开、解脱,谈何容易!半个多月过去了,父亲的情况不仅没有一丝好转,反而愈加严重。每日里,父亲吃罢中饭,就带着饭、菜、酒和香纸及一把躺椅,准时来到母亲的坟前敬酒,叫饭,烧纸。唠唠叨叨地说过不停。一呆就是一下午。还说天天和你母亲在一起,跟她活着时一样。
旭儿和亲朋好友苦苦相劝,父亲仍是无动于衷,痴迷不悟,不可自拔。此时的旭儿处境确实为难。带他去海南,老人家一百个不愿意,说和你妈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不能丢下不管;辞职回家照顾他吧,更是不愿意。这期间,单位多次打来电话,催促旭儿尽快回去上班,旭儿心里充满了纠结和不定,
这天下午,她静静地站在房前的场子上,眺望着奔驣的洈水河,心事重重。良久转身回屋,换了一双旅游鞋,拉着父亲的手,亲昵地说:“爸,今天天气好,我们去河堤上转转吧?”父亲开始不想去,终究拗不过女儿的央求。在夕阳的余辉里,女儿在前父亲在后,他们的步履轻盈、欣然、缓散。老父时不时用手在空中指划着,似乎在告诉女儿些什么……
洈河发源于鄂西山脉,途经湘鄂两省,全长大约500多公里,九曲十八弯,烟雨茫茫,迷津无限,最后注入洞庭湖。在晴空万里的日子里,河水清澈如镜,十分温顺,像一群逗闹的孩子,嘻嘻哈哈顺江而下;一旦山洪爆发,河水就像发怒的狮子,脱缰的野马,在河床里咆哮奔腾。但它不失为是一条伟大的母亲河,灌溉了万顷良田,养育了两岸的百姓。
当河水湍急地流向洈河山处时,被洈河山无情地挡住了去路,河水不得不低头向南转了一个大弯。弯的上面便是洈河山,高约1000来米,山麓下有一片空旷的平地,依山畔水住着30多户人家。这便是贫穷落后的洈河山村。旭儿的房子处在最南端,夜深人静时还可听见洈河的潺潺水流声和鱼儿飞跃时的落水声。河水拐弯处的背面有一个见方十多米的简易温泉池。当父女俩快要走近温泉池时,天已黄昏,隐隐绰绰瞧见一些人在池子里洗澡、戏水、逗闹,好不热闹!面见此情此景,旭儿像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实然想起了自己在童年的时候,父亲每年都要在腊月30晚背着去温泉池洗澡的情景,心里暖暖的,充满了无限的幸福。
此刻想得最多的还是海总的话。旭儿在定安温泉上班的第一天,他对她说,现在的定安温泉,在二十多年前是坟茔满地、杂草丛生的荒郊野地,寥寥数户人家,生活贫困潦倒。但在那儿却有一股温泉水,无怨无悔的静静地流淌着。多少年来,人们熟视无睹,不以为然。当历史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叶,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要想富,先励志。当我们再一次站在温泉水边审视它时,泉水似乎多彩多姿,变幻莫测。时而是一只金灿灿的聚宝盆,时而是位活灵活现的财神爷,觉得是上天赐给的珍贵礼物,是党的开放政策带来的福祉。此地若能建一座温泉宾馆,得天独厚……
老父见女儿痴痴地望着河水发呆,赶忙上前把她搒了一下,眈心地说:“旭儿,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我们回去吧。”旭儿这才从回忆中醒来,忙说,“没事,没事,我们回去吧。”旭日心里究竟想些什么,父亲并不知晓。
目前正是旅游的黃金季节,入住定安温泉宾馆的客人一拨又一拨,可谓宾客盈门,应接不暇。在这关键的时候,旭儿突然归来,好似雪中送炭,海总喜出望外,高兴地说:“你回来啦就好,正忙不过来呢!”“我是回来请假的,”旭儿深深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我要回家照顾父亲。”海总有些意外,觉得这不是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便说道:“把他老人家接到宾馆来住不就得了。”
“嗨!老爸说什么都不愿离开他那个窝。他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再说也丢不开埋我妈的那堆黃土”
“啊……”海总想了想说:“那就请一个人作伴。”
“他老人家一再说,没有必要。要我安心来上班;我哪里放得下心。”
海总一时也觉得为难,便说道:“旭儿,你我都再考虑考虑,看有什么好的办法来解决。”
第三天上午,旭儿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向海总递交了辞职报告。海总沉默了片刻,十分慎重地说:“想清楚了?”旭儿答道:“想清楚了。”“既然如此,”海总说:“其它的不必多说,现在我有两个想法,跟你商量 :第一,你在我处上班,已签过三年的劳务合同,按照合同的规定,合同期间是不准请长假的,鉴于你的特殊情况,准你半年事假,到时回单位上班;第二,你和海升谈了几年,我把他叫回来,在你走之前,见个面,道个别。”就在这一瞬间,旭儿的脸上轻轻地略过一丝淡淡的红晕,微微点了一下头,小声说道:“听您的。”
旭儿在乘坐回家途中的飞机上,脑子里反复浮现着多幅画面:时而是海总——威严可亲的尊长;时而是海升——单纯憨厚的笑靥。……这时,也就是这时,旭儿淡红的脸上绽放着由衷的笑容,像是刚喝下一杯新鲜的蜂王糖浆,心里甜透啦!是啊!旭儿短短的人生,事业如此顺利,“朋友”这般上心,搁谁都觉得幸福!随着飞机的降落,旭儿很快恢复了状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心里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的一切,将只能是美好的记忆。
回到家后,旭儿将要创办洈河温泉浴池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闷了好一阵子,坐在椅子上只抽叶子烟,随着烟雾一圈一圈的在空中缭绕,父亲的脸色更加腊黃,左边的脸还微微有些抽搐,老人家心里急呀!好半天才憋出了几句话来:“旭呀,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当今个办事有多难呀,更不说办企业,我们这地方既偏又穷,你又是一个女娃,哎!……”“现在情况不同了,去年中央专门召开了扶贫工作会议,要求各级政府精准扶贫。”旭儿瞟了父亲一眼,见他黙不作声,接着说道:“您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村里的青壮年劳力基本上都外出打工了,老人无人赡养,小孩无人照顾,农事有所影响。我想了,要想解决这些矛盾,唯一办法的就是利用当地资源办好企业,既可使农民富起来,又解决了农村的根本问题。”
父亲怔怔地望着旭儿,像不认识似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心里感叹道:女儿真的长大啦!
说服了父亲后,旭儿心里平静了许多。根据海南所闻所见,关起门来开始写起了文章。文章的题目是:《关于开发洈水温泉浴池的报告》。市委江书记看了报告后当即作出批示:第一,以洈河乡彭乡长为首成立专班子抓好洈河温泉浴池的开发工作。第二,公路、银行等各有关单位都要大力支持,积极做好相关工作。第三,精准扶贫是我们各级政府当前的中心工作,消极和失职者一率严加处分。
根据市委江书记的批示,洈河乡政府十分重视,彭乡长主持召开了办公会议,周密布置了开发洈河温泉浴池的具体工作。彭乡长是提拔不久的大学生村官,风华正茂,朝气蓬勃,雷厉风行。乡办公会结束后,他立马跨上摩托,风尘仆仆地来到旭儿家。正赶上父女俩在吃晚饭,在父女邀请下,彭乡长也没怎么客气就吃了个便饭。饭后,旭儿的父亲在场,彭乡长将市、乡两级政府的意见转告了旭儿,旭儿十分高兴。在彭乡长的提议下,他们俩人作了分工。旭儿负责现场指挥,彭乡长负责在外面联系,落实论证会、资金等等。
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洈河温泉浴池的开发工程全面开工了。温泉池的清淤、扩池;冲洗室、休息室的修建,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500米的下河路段,在隆隆的炮声中,初显古道雏形;农家乐的维修改建工地上欢声笑语……
这段时间来,洈河两岸不时有湘卾的农民在眺望、关心。他们知道,洈河温泉浴池建成以后,将有部分在外打工人员返乡,与家人团聚,服务于温泉浴池;将有很多城市的朋友,来这里度假、泡温泉,体验农家乐的田园生活。这样一来,村民增加了收入,也解决了部分年青人就业问题。昔日孤野、偏僻的洈河村不久将会变成热热闹闹的小集镇。人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
似水的月光悄然地撒满了工地,它安详地睡着了,做着甜蜜的梦。
旭儿没有回家,心事有些沉重,在皎洁的月光下,在静谧的雾霭里,涓涓的洈河水把她的思绪带回到了美丽的定安温泉。那里有椰风椰树,如诗如画的南国风情;那里有可亲可敬,如父般的领导;那里有魂牵梦绕,如胶似漆的纯洁爱情。啊!这一切的一切,就象一抹淡淡的清云,随风去了远方……就在这时,一辆牌号琼A12888奥迪白色小车,轻轻地停在她的身边。她吓了一跳:海总的车,她熟悉不过了,怎么突然降临到我们这里?心想,一定是套牌车!今天算是遇上窃匪哪,正准备喊叫时,车门打开了,彭乡长突兀站在车边,指着刚从车里钻出来的海升笑容可掬地说:“你看,谁来了!”旭儿一见,十分吃惊地问道:“你怎么来啦?”海升还是那样文文静静的,抿着嘴微微一笑,说:“受老爸的指令。”旭儿深知他那学究似的个性,以怜爱的口吻说道:“你呀,永远都长不大。”在一旁的彭乡长,十分理解他俩此时的心情,按理说应当让他们独处一会,说说话。但又觉得海升已跋涉千里,人困马乏,时节也正处在深秋,寒气袭人。便说:“咱们先进屋休息休息,吃了饭接着聊。”
在小车离开乡政府之前,彭乡长就分咐乡办主任,带上食堂的炊事员,在农贸市场务必买到洈水刁子魚和白鹤山的野山鸡及有关食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先赶到旭儿家,帮助旭儿的父亲洒扫庭除,备好本地特色的菜肴,迎接客人。怪不得彭乡长他们三人一进入旭儿的住地,就看见客厅里灯光辉煌,四周飘逸着茉莉花香。
宾客在餐厅入座之后,彭乡长以东道主的身份举怀敬酒,但海升是个“酒斋公”,滴酒不能沾。彭乡长的深情厚意,旭日、海升十分感激。
对于海升的不期而至,旭儿心里有一个谜团:海总是怎么知道她的情况?又为什么要派海升来看她?这一连串的问题使她不得其解。这时的海升心知肚明,笑着说道:“从你离开定安后,老爸老是念着你。他多次要我跟你打电话,你电话不通。”旭儿插话说:“我一回家就换了本地电话号码。”“情况属实吧。”海升接着说:“最后老爸逼得我没有办法,就把当时你在定安温泉宾馆工作时,填写的基本情况表找了出来,按照填写的地址,在电脑上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终于找到了洈河乡的电话号码。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人说他是彭震,我反复询问,他说他确实是彭震,并介绍他的情况:海大毕业,现任洈河乡乡长。哎呀,我的妈呀,这世界咱这小呢!原来彭震正是我大学的同学。”
旭儿像听故事一样听着海升的诉说,感叹之余,略带责怪的口吻对彭乡长说:“你怎不早告诉我呢!”彭乡长说:“不是我推脱责任,是海总不让说。”海升接着说;“当我把你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老爸后,老爸非常高兴,连声赞道,我早就知道旭儿是一块好料。要改变农村贫穷落后的面貌,就要有一批像旭儿一样的励志年青,根据本地环璄特点、资源优势,大刀阔斧地进行开发。她们就是建设新农村的先锋队,是扶贫攻尖的尖兵!我坚决支持她。他要我告诉你,创办一个企业是很艰难的,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要顶住。一旦有问题,要及时告诉他。前天彭乡长在电话中告诉他,说你们的贷款没有落实,急得吃不下饭,要我马上在银行跟你汇了100万。我是专程来送支票的,也来看看你。”
旭儿十分感激,说:“谢谢海总,市里的贷款昨天已经落实,这……”海升见旭儿面生难色,立马说道:“懂你者我爸也。我爸说啦,作为捐赠你们不收,那就投资入股。具体方案待你们工程完工后定。他老人家还说,无论是定安温泉,还是洈河温泉,永远都是一家人。”
彭乡长反复拈量着海总的话,心存感激,对洈河温泉充满了信心和希望。想想这些,他高兴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深情地对海升说:“请转告海总,洈河乡政府、洈河人民感谢他。”说到这里彭乡长看时间已过十二点,准备向外走。这时,海升突然叫道:“好一会都没看到杨老啦!”彭乡长惊异地回过头,十分认真地说:“你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还不改口叫——爸爸!”说得他俩羞色满面。
当彭乡长在场子上与两位告别的时候,突然发现屋后的半山坡上,有一堆忽闪忽闪的星火。旭儿忙说:“那是我老爸在向天上的老妈汇报呢。”
但愿老妈含笑九泉。
    (此小说敬献给广大读者。春节将至,祝大家节日愉快,身体健康,万事顺心。)
2020年1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楼主| 秋天余常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20-1-6 16:29: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纲鉴哥 发表于 2020-1-6 15:42
精彩的短篇报告小说,引人入胜!

谢赵老板抬爱。祝好。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0 反对 0
五月骄阳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20-1-4 18:20: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出棒棒糖x1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0 反对 0
 楼主| 秋天余常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20-1-4 18:48: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李老弟的鼓励。
纲鉴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20-1-6 15:40: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欣赏
纲鉴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20-1-6 15:4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短篇报告小说,引人入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