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母亲的拐棍-海振国

  [复制链接]
3631 1
母亲的拐棍
海振国   

       母亲民国中期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新中国成立后才翻身做了主人,一步步过上了自由幸福的生活。如今虽然九十多岁了,但仍然不服老,依靠拐棍坚持生活自理。子孙们都不让她再干活了,她总是说:我只要不倒床,只要还能动,就不要你们服侍。      
       前年我把八十年代土砌瓦盖的危房改造成砖瓦平房,想要让年迈的母亲安度余生。每个房间墙角处都有一两根拐棍竖在那里,或长或短,或弯或直。为了显眼大都在把上缠着红色带子,与现代家具不大协调。其中除了两根是买来的,其余都是自制的,这是母亲如影随行的宠物。              
       母亲七十六岁那年,我的一位盲人朋友提醒我:你今年可能有孝戴。于是忙问是父孝还是母孝,他告诉我是母孝。他要了母亲的生庚八字,确定在下半年她生日前后。随后的日子我们都很紧张。腊月的一天中午我突然接到大弟的电话,他说母亲出事了。我一惊,心想算命先生的话应验了。大弟告诉我母亲的腿折断了。我松了口气,心想这叫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大难化为小灾,只是要挨些痛苦了。回家一了解才知道,原来是母亲到堰塘清洗衣服的时候,在水跳板上一滑,把右小腿腓骨折成了九十度直角,她自己忍痛用手将其扳直。送到邬氏骨科医院,骨头复位是非常疼痛的,她咬着牙坚持下去,一声不哼。医生说,疼就大声叫出来,她摇摇头说:我受得了,你们治吧。医生都称赞说这位老人真了不起。腊月二十八医院要放假过年了。我带着没有痊愈的母亲出院,住到了我家里。她刚刚能够下地走路了,就吵着要回老家,没办法只好依了她。从此她就用上了拐杖。                                 
       八十一岁上我父亲因病去世了。从此母亲就一个人在乡下生活。父亲去世后口粮田种不了了,她仍然不接受儿子媳妇的奉养。母亲说你们负担都很重,我还有能力自己养活自己。每当水稻收获季节,母亲就约上几位老太婆,一同下地里捡拾稻谷。早、中、晚稻三季捡下来就有两百来斤谷子。玉米成熟收摘后母亲一个人单独去捡。因为丘陵地区玉米种得不成片,而且玉米杆高大,活动不方便,所以不宜集体行动。晴天,母亲头戴草帽,提着竹篮,竹篮里装着蛇皮袋子和一瓶凉白开,拄着拐棍去捡玉米。到了地头,把蛇皮袋子和水瓶从竹篮里拿出来,把拐棍插在地上。为了识别方向,还在拐棍把上系上一个红色塑料袋,作为目标。风一吹玉米杆哗哗啦啦响,像波涛汹涌。塑料袋呼啦呼啦,像水兵在打旗语。炎炎夏日晒得大地发烫,焦枯的玉米叶刺到脸上,像钢锯条刮一样焦痛。母亲蹒跚地提着竹篮在玉米地里穿行。慢慢地捡到半筐了,母亲吃力地在茂密的玉米丛中扒开一条路,朝飘着红色标记的方向走去。她把竹篮里的玉米倒入蛇皮袋,喝口水,继续在玉米地里穿行,寻找别人收掉的玉米棒子。太阳快下山了,母亲背着大半蛇皮袋玉米棒子,拄着拐棍,疲惫地往家里走。有时背不动,就拖着走。一里左右的路程有时要走半个小时。每年,她都要捡一百多斤玉米。这样她全年的口粮就解决了。
      八十六岁那年,母亲的腿疼得厉害,走不动了。上医院检查治疗,住了半个月的院。出院后还是不愿在城里住,坚持回老家去,没办法只好依她。这次以后,拐棍成了母亲形影不离的伙伴,连在家里走也离不了。
      随着岁月流逝,母亲得了老年白内障,而且还有倒睫毛,视力不断下降,以前自己穿针引线缝缝补补,现在越来越不行了。有时候拐棍就放在身边还在到处找。曾孙看到了就好笑:“太太,您是骑驴找驴。”后来,母亲为了好找,就把每个门角落里都放上一根拐棍。而且都用显眼的红色塑料或红布缠着,方便拿取。
母亲现在虽然九十二岁高龄了,但仍然过着自理的生活。晴天不是在周围捡柴火,就是在菜园里挖草、捉虫、培土、淋水。菜园里我们帮她栽种着各种时令蔬菜,她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培育管理着。不管天晴下雨母亲每天都要到菜园里去釆菜或查看,走进菜地她像见到亲人一样,脸上总是露出开心的微笑,顺手把系有红色带子的拐棍往园壁旁一靠,拐棍如一只顶着红冠翘首的公鸡。
      母亲生命不息劳作不已,为我们后代树立了勤劳自立的榜样。

    (海振国,松滋市老年大学文学班学员)


《洈水》网刊版权页.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1 个评论

秋天余常春  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19-6-20 16:35: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流畅,寓意深长,不失为一篇好文章,可喜不贺。为你点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