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1323 0
              犟马(小说)
           (哈萨克族)艾克拜尔·米吉提
终于看到了希望。
她看着这位骑马而来的长者,冲女队友挤了挤眼,兴冲冲地说,大叔,能借用一下您的马么。
可以呀,那位大叔捋了捋胡须,望着她们。那质询的眼神她们是读懂了。
我们就去一下下面那个村庄,在小卖部买点东西回来。
好的。那位大叔说着,就把手中的马鞭递给了她们。
她俩兴冲冲地骑上马背。她骑在马鞍上,女队友骑在马鞍后面的马后鞧上。
她用马蹬轻轻踢了踢马肚子,那马没动。她不得不提起马缰朝后臀落下一鞭。
那马很不情愿地迈开慵懒的步伐。其实,这是马与陌生骑手之间的一种较量。她们全然不知。她们只是为能到遇到这位大叔和大叔的这匹马而庆幸,尤其为能到下面的村庄买点食品回来感到兴奋。
天气晴好,厚厚的雪被覆盖着远山近岭。这山麓地带会有逆温层护着,所以比起平原地带和伊犁河岸,显得十分温暖。她们的心情更好,出了小山村,在马鞭的催逼下,大叔的马也很不情愿的迈起小碎步。她们毕竟是哈萨克女孩,不无欣赏地说,呵,这马还有花步,会走一溜羊小跑呢。只听得小路上被踩得瓷实的雪,在挂了乳头马掌(冬季挂的带尖的马掌)的马蹄下,发出有韵律的吱嘎声,很是轻快。有时在走下山湾的当儿,她们还能听到柔柔的回响声。
她们的心情很是舒畅。全然忘了队长和两位队友融进寡妇家的那点事。有时饿极了,她们也想伙着队长和队友去寡妇家蹭饭。但是,当看见吱吱叫着满院跑得甚欢的那些猪崽,她们又望而却步。现在可好,她们可以到小卖部买回她们喜欢的食物了。
但是,那种欢快劲不一会儿便烟消云散。一切都是那样赶巧。小卖部店门关张主人去城里了。她们来到驻村工作组东家时,那位维吾尔族大妈告诉她们,那两位工作队员到对面山梁上的牧村串门去了。她们有些悻悻然。但是,很快稳住了情绪,准备到对面山梁上的牧村去转转,看看那两位工作队员。
下面是一条小河。冰没有结透。走到小河边,那马不肯向前。毕竟是城里长大的两位姑娘。她们选择下马牵过河去。她看到一块石头露出水面,于是,她牵起缰绳头,踩着那块石头过了小河。然后想强拽那匹马过河时,那马居然一仰头,缰绳从她手中脱落。那马撒腿就向那边的山坡奔去。女队友当下就坐在雪地里号啕大哭起来。
这下完了……这下该怎么办哪……女队友哭得如丧考妣。
哭得那个悲伤,把她郁结在心中那点平时不肯示人的愁绪全给哭出来了。
她突然怒了。别哭!她说。
女队友哭得愈发撕心裂肺了。太阳都被她哭得面色苍白。
哭什么哭!她大喝一声。
我们怎么办呀,那马跑了。女队友抽抽咽咽地说。
你哭了马就能回来吗?!
女队友哭得更伤心了。那马要是走失了我们怎么向大叔交待呀。
正在此时,骣骑着马来了一位小男孩。他是到小河边给那匹带着大驹子的牝马饮水来了。
她如见救星,立即央求这位小男孩,小兄弟,帮帮我们,把我们那匹马抓回来吧,我给你五十元钱。
那小男孩爽快地说,好的姐姐,不用给钱,我去给你们牵回来。
小男孩说罢调转马头向那边的山坡驰去。山坡上雪很厚,大叔的马到了山坡上雪已齐到胸前,停在那里不走。
小男孩骣骑着牝马赶到山坡上时,那匹大驹子干脆跟不上牝马,在雪深处停步不前,只是咴咴地叫着母亲。
小男孩把手中长长的鬃索扣了个套马索,当大叔的马一跃一跃地试图逃离时,小男孩将套马索在头顶上挥了几圈便抛出去,将大叔的马套个正着。
不一会儿,小男孩便将大叔的马牵回来,过河让她们骑上。
她把那张浅绿色的五十元钞票塞进小男孩的手里时,那小男孩坚辞不受。他的脸涨得通红,这是我该做的,大姐,他说。
于是,小男孩饮过马,带着她们来到山梁上那家人家。
两个队员正好在那家,见到她们格外开心。主人家正好做了一锅香喷喷的羊肉抓饭,吃在嘴里那叫一个香,此生难忘。哈萨克人有一句话,饥荒时吃过的那口羊头肉此生难忘。她们更何况吃的是羊肉抓饭。
辞别主人家时,她们执意要让两位队员带路,来到不远处那个小男孩家,要留下那五十元钱。但是,小男孩的父亲坚决不要,说他孩子作为一个男子汉做了一件该做的事情。
当她们终于回到驻村,那位大叔还在。她们把今天的遭遇告诉大叔时,大叔只是浅浅的一笑,说,我这马就是一匹犟马,有时它会欺生,但是我从不担心它会走失,无论在哪里,它都会回到主人身边。
她们俩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这位大叔。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