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评介】松滋文学的引领者

    [复制链接]
6320 7
    gmaj.png
松滋文学的引领者
—— 曹其华创作简介

   曹其华,男,汉族,中共党员,1962年生;先后毕业于中南财大金融学院、武汉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传媒学院,兼任湖北省社会科学院民营经济研究所所长,长期供职于中共松滋市委宣传部,历任讲师团主讲,报社主编,文明办主任,文联主席,现任松滋市文新广局党组副书记,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其文学创作经历如下:
   1981年任湖北财经学院(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胭脂山诗社社长并主编《胭脂山》诗报。
   1982年在湖南常德《桃花源》发表小说处女作《曲水弯弯》,30多年来在各种文学杂志和报纸副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等作品400多篇(首、部)。
   结集出版的文学作品有长篇传记《光辉岁月》(中国文联出版社),《第一军长》(光明日报出版社)、诗集《乐乡古音》(大众文艺出版社),散文集《灵山秀水》(炎黄文化出版社),中短篇小说集《不该发生的故事》(2011年远方出版社),报告文学作品集《甘泉化乳》(2013年团结出版社),另外诗集《逝者告白》和散文集《苦竹作简》即将出版。大型纪实文学《第一土坝》正在创作之中。
  诗歌《永恒的称呼》获香港“德朗标”一等奖,组诗《烟雨江南》获“钟静诗歌奖”一等奖,诗歌《古城风物》获荆州建设集团征文一等奖,《光辉岁月》已入选首届荆州市人民政府文艺奖。
   2006年至2017年任大型文学刊物《洈水》杂志社长或主编,先后荣获湖北社科奖、湖北新闻奖、湖北文学奖。

代表作选

逝者对白(叙事诗选)

    题记:2011年6月26日清晨,湖北恩施红土乡村民董杰驾驶鄂QKA880东风铁龙轿车,当场将与其发生口角并已被他人打翻在地的湖北民族学院学生郭字辗压致死,2012年4月28日,恩施州中院判处董杰死刑。
杀人的汽车(郭宇与董杰对白)
郭字:凭什么你们大街上如此猖狂
      大路朝天各人半边谁在阻挡
      居高临下盛气凌人颐指气使
      撒一泡尿照一照猴急模样
董杰:小蛮子有种别慌慌张张
      信不信老子把你破肚开膛
      光天化日爷都敢横冲直闯
      夜深入静爷的地盘敢开黄腔
郭字:朗朗乾坤岂是你私家殿堂
  有理行遍天下我偏要担纲
      车轮战胜之不武太卑鄙
      论单挑指不定哪个躺在地上
董杰:大爷看你嘴硬造谣中伤
      大爷看你手痒胆敢对抗
      大爷我四个轮子搞掂你
      钢铁的滋味叫龟孙尝尝
郭宇:汽车成为杀人的魔杖
      乘人之危碾我于路旁
      如此野蛮会触犯天怒
      相信终究会血债血偿
董杰:我当时醉驾梦游一样
      神志恍惚看不清前方
      只觉得车轮颠簸摇摆
      无意间造成血染沙场
同伴提醒我没一点印象
斗殴跟我也扯不上名堂
肇事逃逸都难以成立
故意杀人说法太荒唐
郭宇:是非颠倒黑白不分鱼龙混岗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总有真相
      拨云见日尘埃落定瞑目垂泪
      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告慰爹娘

题记:2010年10月20日,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大三学生药家鑫驾车回家,途中撞倒当天刚刚遭遇下岗骑摩托车回家的张妙,发现其在观察车牌号码,用随身携带的钢刀连刺八刀,置对方于死地。2011年4月22日,陕西高院判处药家鑫死刑。
弹钢琴和握钢刀的手(张妙和药家鑫对白)

  妙:开的什么车会不会开车
        我已经躲到人行道旁边
        你还从后面把我撞翻
        事故责任应当全部归你承担
药家鑫:速度有点快我要赶时间
        伤得重不重让我看一看
        咦你看我牌照干吗
        这下麻烦大了乡里人难缠
  妙:今天刚下岗心情比较烦
        平白无故遇到飞来横案
        撞伤我还想荷叶包黄鳝
        逃到天涯海角都休想过关
药家鑫:别怪我一不做二不休
        今天是不成功便成仁
记住我车号也是枉然
        信不信我让你命丧黄泉
  妙:我小孩在家望眼欲穿
我老公焦急盼我下班
        就算你把我碎尸万段
        善恶相报因果轮回终归还
药家鑫:该死的道路该死的傍晚
        我记忆模糊手忙脚乱
        管它何时被警察发现
        我只能躲得一天是一天
  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法网恢恢躲不过明天
杀人抵命血债要血还
六月飞雪  堪比窦娥冤
药家鑫:弹钢琴的手握错了钢刀
        激情行凶或许情有可原
        如果能取得受害人谅解
        愿意当牛做马结草衔环
  妙:你现在后悔为时已晚
       “富二代”也不能犯上作乱
        额外赔偿会分文不取,
        乡下人从来不胡搅蛮缠
药家鑫:我哪里是什么“富二代”
        都是从何方昕到瞒天讹传
        平凡普通的工薪族双亲
        倾其所有也不能钱壮恶胆
我不是罄竹难书的恶少
没想过流芳百世遗臭万年
一时糊涂铸成弥天大错
网络和唾沫却推波助澜
一个幸福的家庭被我葬送
何须让支离破碎继续增添
只要能平息滔天的愤怒
暂借我头颅祭奠以谢人间
  妙:我和你前世无仇今生无隙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休得多言
        这次我长眠都不再苏醒
        云在青天水在瓶任凭评判

    题记:2009年5月16日,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村民李昌奎奸杀19岁的邻居王家飞,并摔死其弟3岁的王家红,还用一根绳子将姐弟俩脖子勒在一起。2011年8月23日,云南省高院二审时将李昌奎由一审死缓改为死刑。

爱恨情仇(王家飞、王家红和李昌奎对白)

李昌奎:我们俩曾经是青梅竹马
        年长十岁我看着你长大
        亲上亲又毗邻佳偶天成
        天一对地一双并蒂开花
王家飞:多彩的舞姿转动在河流旁
        动人的歌声回旋在山川下
        海枯石烂我们的承诺不变
        手挽手要从朝阳走进晚霞
李昌奎:你是我缘定今生的不二选择
        捧在手心怕飞含在口中怕化
        我会用宽厚的肩膀遮风挡雨
        心有灵犀地等你披衣出嫁
王家飞:我哪如西施沉鱼落雁
        我哪像昭君闭月羞花
        只要哥哥你哪天备足彩礼
        随时随地可以披上婚纱
李昌奎:我一定发奋图强勤劳持家
        我一定回馈反哺孝敬爸妈
        别看我囊中羞涩口袋皱巴巴
        已备齐钢筋水泥盖高楼大厦
王家飞:不是我爸爸妈妈贪图钱财
        不是我家设置条件苦苦挣扎
        只因幼小弟弟嗷嗷待哺
        规定的礼金要分文不差
李昌奎:家红现在还是小娃娃
        肯定是双亲宝贝疙瘩
结婚后我们挑起重担
保证不让他风吹雨打
王家飞:听话听音我越来越明白
        看样子原来你光说空话
        最后通牒我重申一遍
        不拿钱说明你情虚意假
李昌奎:得理不让步情何以堪
        认钱不认人世风日下
        今天我偏要强行成亲
        不同生但同死一起作罢
王家红:奎哥哥为什么打我姐姐
        看见姐姐流血我好害怕
        姐姐常夸我又乖又听话
        等一会看我不告诉爸妈
李昌奎:小杂毛就是你惹的祸根
        恨不得一把火烧你全家
        你姐姐在黄泉想必孤独
        再送你到那边免得牵挂
王家飞:你无情无义把法律践踏
        残忍地推毁含苞的鲜花
        我姐弟阴间都不会饶恕你
        正义和公平将禽兽严查
李昌奎:我事出有因在激情之下
        自首情节为何不被采纳
        错失了可以傲标杆的判决
        见仁见智并非贪赃枉法

题记:2011年1月11日,江西省九江学院法学院副院长张俊,在办公室杀害院长李长江焚尸灭迹。两人历经知遇之恩、上下级、好友、同事、相互有积怨、再度上下级等多个轮回。2011年9月26日,江西高院判处张俊死刑。

恩怨鸿沟(李长江和张俊对白)

李长江:没曾想你胆大妄为利令智昏
没曾想你丧心病狂以仇报恩
        农夫和蛇的故事有了新版
        养虎为患断送我锦绣前程
  俊:这一切都源于你出尔反尔
        这一切都源于你步步逼人
        芝麻大的权力都用活用足
        最典型的覆手为雨翻手为云
李长江:我当初对你鼎力推荐
我当初以为慧眼识英
        力排众议踏平荆棘丛生
甘作人梯让你平步青云
  俊: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
        珠联璧合  琴瑟合鸣
        相互切磋  硕果累累
        如影随形  喜结秦晋
李长江: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中山狼很快得意忘形
        挥戈相向就割席绝交
        路人皆知你狼子野心
  俊:良药苦口你充耳不闻
        闻过则怒你独断专行
        志不同道不合渐行渐远
        休想低眉顺眼曲意相迎
李长江:半亩方塘看天光云影
        源头活水能永恒滋润
妙笔生花固然可喜
过河拆桥叵测居心
  俊: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如今宾主已平坐平行
        学科带头凭实力说话
        游刃有余才炉火纯青
李长江:以己之长去博人之短
        一叶障目  不见森林
        党同伐异  疑虑重重
        风声鹤唳  草木皆兵
  俊:你投机钻营再执牛耳
        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寄人篱下水火不相容
        打击和报复骇人听闻
李长江:端正心态修复裂痕
        勿以小人之心猜君子情
        众人划船  同舟共济
        捐弃前嫌  扬帆启程
  俊:悔不该当初醍醐未灌顶
        回首苍茫大错已铸成
        害人害己  愧对社会
        恩怨鸿沟  一骑绝尘        
李长江:度尽劫波心有千千结
        世态炎凉悲伤难熨平
        掩卷遐思最后寄厚望
        脱胎换骨重新再做人





创作谈
拉近读者和诗歌的距离

    中国新诗发展掀起过几次高峰,以郭沫若、钱玄同、刘半农为代表的白话诗,以徐志摩、戴望舒为代表的新月派,以艾青、李季、田间为代表的田园诗,以北岛、顾城、舒婷为代表的朦胧诗,以杨牧、周涛、章得益、昌耀为代表的新边塞诗,乃至以汪国真、席慕容为代表的精短朗诵诗,都曾经风靡一时。四年前的汶川大地震,一度引发了轰轰烈烈的全民写诗运动,几乎每个诗人甚至不怎么写诗的人,都在地震诗中流露出真情实感。
    当今诗坛很热闹,派系丛生,刊物林立,然而诗歌已逐渐游离主流文学,越来越边缘化,很有些落寞和沉寂的味道。探究其形成的重要原因,还是诗歌逐渐地退缩到象牙之塔,风花雪月的无病呻吟,迎来送往的唱和应答,小草闲花的抒情叙事,不咸不淡的回车分行,脱口而出的白开水一样的语言,已经严重伤害了诗歌的读者。
    70年前,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一针见血地指出:文艺脱离了人民群众,人民群众就会疏远文艺。诗歌无视时代的热点,民生的难点,眼球的焦点,网络和博客的关注点,就会失去广大的读者群。前年我写了一首保卫钓鱼岛的诗.放在一家网站文坛应征,点击率呼啦一下蹿上去,居然获得第二名,它给我带来启示。诗歌还是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读者,更客观真实地反映事件本质,更接近于真相。我突破叙事诗的传统表现手法,创新出一种“复活体”,让逝者开口说话,自言自语地独白,陆陆续续地推出“少女跳楼”、“嫖客遇刺”、“闹市飚车”、“官二代拼爹”等视角独特的事件,又相继关注“躲猫猫”、“俯卧撑”、“打酱油”等网络专用语,还推及到波兰总统专机坠毁、阿以争端、击毙本·拉登等国际题材,这一些诗歌作品在读者中引起反响,有文学刊物转载,有信函和短信支持,还有铁舟等诗人的专论和诗评。让我尤其欣慰的是有一部分读者,原来只热衷于悬念丛生的小说、深情表达的散文或者通畅淋漓的戏剧,平时几乎不怎么关注和阅读诗歌,发现这种“复活体”的诗歌之后,居然也调动起阅读的积极性。拉近诗歌与读者的距离,就扩大了诗歌爱好者队伍。这真是一个出其不意的收获。
    本组诗歌涉猎的大学生药家鑫激情杀人案,农民李昌奎恋情杀人案,寻衅滋事汽车杀人案,积怨泄愤教授杀人案,都是几个典型的案例,其判决的激烈争议更是一直充斥整个过程,被冤为“富二代”、“少杀慎杀”的把握尺度,自由裁量权的宽严,社会舆情对执法的干扰抑或法制的公平公正,由杀人偿命到取消死刑的漫长过渡,都不是诗歌能够解决的问题。但是,诗歌必须为时代呐喊,为社会宣泄,因为中国是一个传统的诗的国度,《诗经》和《楚辞》提供很多行为准则,诗人有过许多光环,作为灵魂的歌者,曾经万众瞩目,在五千年的文明史中,很多皇帝的名字都已经被百姓淡忘,然而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陆游、辛弃疾这些诗人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刘邦、项羽、曹操等人能够传世,也似乎与诗歌密不可分,毛泽东、瞿秋白、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本身就是诗人,现在,诗人已经平民化。然而.正如著名诗人叶延滨所说的那样:“诗人代表了一种社会价值和情感价值,诗歌的价值在于捍卫个体尊严,这也是诗人和诗歌存在的价值。”
    期待着诗歌盛妆归来,引领文学潮流。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7 个评论

 楼主| 无尘  社区法老  发表于 2018-10-20 11: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曹主席,厉害了!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胡文泉  微信粉丝  发表于 2018-10-22 20:0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曹其华先生不仅是松滋文学的引领者,更是松滋文化人士的贴心人!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老树(艾立新)  微信粉丝  发表于 2018-10-22 11:51: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才实学,为人低调,乐乡文坛第一人!/强/强
羊羽  微信粉丝  发表于 2018-10-22 13:11: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乐乡新诗的引领者,松滋文坛的擎旗者,高城真正的文化人。敬佩!
楊祖新  微信粉丝  发表于 2018-10-22 13:39: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滋文学的引领者,这个称号,曹其华先生名符其实!
A@捉住梦想  微信粉丝  发表于 2018-10-22 19:53: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滋文学的旗帜!
艾左(张先进)  初涉江湖  发表于 2018-10-22 21:12: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曹其华先生为人亲和质朴,待人接物,以本色示人。且文采斐然,是个可交文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