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松滋市老年大学文学班习作三篇

  [复制链接]
3484 0
松滋市老年大学文学班习作三篇

      按:松滋市有一所老年大学,老年大学开了一个文学班,文学班招了一群热爱写作的老大学员,老大学员都很勤奋写了不少习作,不少习作很有了点文章的味道,现将三名学员的习作展示分享于兹,并以示肯定鼓励。(周卫刚)

野 菊 花
乡音

    今年重阳节前夕,我应朋友之邀到荆门市看菊展。来到菊园,只见菊花五彩缤纷,争奇斗艳,在这深秋万物萧瑟的季节,唯有菊花生机昂然,使人想起唐末黄巢的诗句来:“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但我总觉得,这里菊花虽然开得如火如荼,气势不凡,但这些菊花毕竟是在园林大师们的精心栽培、巧手打扮下而一展芳姿。荆门菊展使我联想到全国各地如上海、北京、开封等著名的菊花大型展览会,不知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才使得展出的菊花开得有型、开的绚丽、开得妩媚。
    看完人工培育的菊展,我不禁深深怀想起那些在旷野、在荒坡、在穷乡僻壤开得朴实、开得随意、开得简约的野菊花。
    野菊花,被山里人称为山菊花。她不论人们喜欢与否,一到初秋,那花朵总是竞相绽放,一束束、一簇簇,或单独存在或相互拥挤连成一片,装点着大地。
    野菊花有白色的,也有黄色的。白色小菊是单瓣,花的蓓蕾呈粉红色,然后花色慢慢由红变白。黄花的花瓣多层,花骨朵呈纯黄色。黄白两色交相辉映,使秋天的荒山野岭处处充满生机。
    野菊花,她无意去追求优越的生存条件,只是投身大地怀抱,在秋阳下,在秋雨中,在秋风里,无忧无虑的生长着,不迎合他人的喜好,不矫揉造作,不图回报,也不在乎前程,自由自在地开着它那平凡花朵。这使我想起湖南常德诗人郭辉的“野菊花”里的诗句:“只有秋风的冷刀子,才能砍杀出它黄金的光芒,它站在山坡上,仿佛刚刚从去年的时光里远足归来,眼睁开着,含着一脸喜色悄悄地对秋天说——我才是插在你鬓角的一句知心话,坚守生命底线的黄与白,圣火般怒放。”
    野菊花总是在艰苦中彰显着顽强的生命活力,在高傲张扬的同类面前保持着不卑不亢,扎根山野基层却不为世俗偏见左右,我行我素地把充满野性的生命芳香无私地献给秋天和大地。
    由此,我想到了与共和国同年的那代人。他们与野菊花多么相似,他们出生在共和国刚刚建立的年代,百废待举,物资匮乏,在缺吃少穿的艰难困苦中,与祖国同行,顽强地挺了过来。他们与祖国一起成长,一起见证了共和国的风风雨雨,他们曾经是各条战线的精英或中坚力量,对共和国的建设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有一首记录那一代人的歌词是这样说,“我们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学会了忍耐,理解了后悔,酸甜苦辣酿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熬尽了苦心,交足了学费,真正尝到了做人的滋味,人生无悔!”如今这代人都要奔七了,但他们仍然初心不改,砥砺前行,为社会主义祖国奉献余热,就像这盛开在山间的野菊花,为大自然添彩,为人世间添香。
    野菊花,你让我敬佩,让我思索,让我牵挂。我相信“野花无种,年年有”,我在今天等待着你来年的光彩明媚!
2018年10月20日
201311221931058122s.jpg

幸福没有模本
周世芬

    有人总是拿别人家的幸福作模本,比照着去追寻自己的幸福,结果往往只能落得感叹自己的生活不够幸福,不如人家的日子过得滋润甜美,只因为这个人人追、个个寻的幸福,并没有可以比照追寻的模本。
    幸福是什么?《现代汉语词典》给出的答案是“使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但是,同样的“境遇和生活”,不同的人却有着不同的感觉。乞丐能吃一顿饱饭,心情会很舒畅,会感觉到幸福。但在大款那里,即使是满桌山珍海味,恐怕也不一定有乞丐得到一顿饱饭的快乐。
    作家史铁生患有尿毒症,他的生活境遇很让人同情,但他却说:“生病的经验是一步步让人懂得满足。发烧了,才知道不发烧的日子是多么的清爽”。并说:“终于醒悟,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身体健康的人,体会不到发烧的滋味,也是一种幸福。
    词典这样对于幸福的定义是不太准确的,因为即使是同一种境遇,人们对幸福的理解也是千差万别的。生活在大体相似的环境里,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或一百种以上对于幸福的感觉和理解。同是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和心境里对同一种生活境遇也会有不同的幸福感受。由此可见,幸福并不完全取决于人的客观生活境遇,而更多地取决于人的主观幸福观念。因此可以说,幸福,没有模式,幸福没有榜样!诚如梁实秋所说,“幸福与快乐,是在心里,不假外求。求即往往而不得。”
有一位同学,日子本来过得挺幸福的,一次同学聚会,她看到一位当处长的同学有司机鞍前马后服务,觉得那样才叫幸福有味,看到一位做生意的同学居有豪宅,行有宝马,觉得那样才叫幸福快乐。于是,常常抱怨自己的老公只会教书,不会捞钱,以致使婚姻走向坟墓,失去了原有的生活幸福和快乐。
    人们常常误以为有权、有势、有财富、有显赫的名声,有骄人的业绩,就是幸福。其实,幸福有时恰恰与权势、与财富离得很远。孟德斯鸠好像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你仅仅希望幸福,这不难做到,但期望像别人那样幸福,这总是难于做到,因为我们认为别人会比实际更幸福。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但每个人对幸福的感悟又各有不同。这大概与人们不同的个性追求有关。勇敢的人,追求刺激,冒着生命危险搞攀岩漂流,感到是一种幸福;沉静的人,喜欢安闲,甘愿寂寞,在家读一本好书,或是听一首古曲,也会心中满溢快乐。伟大的哲学家康德,把人生定位于追求“我是谁?我要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我如何去干?”等问题的答案,他的幸福肯定与常人不同。
    能行风则行风,能走雨则走雨,能应酬者则可当经理;有一身力气,蹬起三轮车有歌声相伴也是一种幸福。由此可见,幸福其实就是每个人对自己生活境遇的一种感觉,和别人的幸福是什么模样没有多大相干。按我的理解,做自己能做的事、做自己爱做的事,感到活着有意义,感觉人生很美好,就是拥有了自己幸福。对得起社会、对得起家庭、对得起父母、对得起子女,就是充实的人生,快乐的人生,幸福的人生!
    世界上没有哪两片树叶完全相同,也没有哪两个人的生活完全相似,因此在人生的道路上,只有每个人自己对于幸福生活的追求和感觉,绝没有可以比照追寻的幸福模本。
1713_20111114195140505368_1.jpg

秋天的味道
张春雁

    重阳节,我们去一个叫马峪河的林场赏景。一下车,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只见大片林木遍布整座山林,有花香四溢的桂花树,有头顶红灯笼的栾树,有高大挺拔的迎客松,有精修细整的罗汉松,有排列整齐的广玉兰,有长满尖刺的枸杞树,有结满累累果实的柚子树,桔子树,柿子树,还有好多叫不出名字的树……或红或黄或绿或黄白相间,大片大片,参差不齐,错落有致。
     一阵风吹过,满山满林落英缤纷。踏着满地的花瓣和金黄的落叶,任凭徐徐清风吹得长长的裙裾摆动,看着漫野的果实在勤劳的采摘姑娘们手上翻滚,听着姑娘们美妙的歌声,随手掰一瓣香甜的桔放入口中,顿觉沁人心脾,心旷神怡,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般惬意,不禁想起了《唐子西语录》中的诗句: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美丽的秋终于更替了酷热难耐的夏,婉如华丽的少妇款款地走来了,满山满林都弥漫着秋天的味道。
《洈水》网刊版权页.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链接
关于我们
便民服务
松滋史志
服务
微信营销系统
企业建站
影视制作
导读
《洈水网刊》
魔镜男女
松滋楼盘
自媒体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今日头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